字号:

社工资格认证考试,我们来了!

2018年01月30日 来源:《盲人月刊》

《盲人月刊》2018年第1期

文 侯超韡

  不久前,我国有七位盲人参加了全国统一的社工资格认证考试。这看似不起眼的一件小事,在盲人中引起很大反响。

  社会工作师考试是一项新的职业资格考试,《全国助理社会工作师、社会工作师职业水平考试大纲》早获人事部审定通过,这意味着社会工作者首次被纳入国家专业技术人员范畴。领取证书后可以享受国家政策补贴。视障者多人组团参加这一考试尚属首次。

  同样的知识 不同的备考

  与“义工”不同,“社工”人员不仅是拿薪水的,同时要比“义工”人员具有更为专业的知识和技术,并且遵循更为严格的专业伦理和价值。因此,为了打造专业化、职业化社工队伍,我国在2008年6月28日至29日首次进行了社工资格认证考试。虽然社工考试面向全社会考生,但残障盲人考生受自身客观条件的限制,直到2017年,在这项考试诞生近十年之际,成规模的盲人考生,才正式出现在考场上。

  黄佳,北京人,今年33岁。11岁那年他因为遭遇一次车祸而双目失明。失明后的黄佳进入了特殊教育学校,毕业后在北京一家专门为残疾人服务的公司上班,最常做的就是帮助和他一样的盲人找工作。2017年年初,黄佳决定参加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他想要成为一名专业社工工作者。

  要准备这场考试并不简单,因为没有专门提供给盲人的备考材料,黄佳将整整四大本参考书扫描成电子文档,再通过电脑上的语音软件读出来听。“时间特别紧张,前期的寻找和扫描完成后,我满打满算的复习时间,一个月不到。”黄佳对记者说。

  黄佳的家境一般,父母都是工人,一家三口住在一个40平方米的楼房里。他的卧室也是他的书房,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当成书桌的缝纫机。母亲说:“每次进他房间,他都在努力读书。”黄佳在家里总是很沉默,他听着复习材料,做题,再回过头去在教材里纠错。由于读屏软件不能百分之百念对文字,因此,黄佳一边背考题,一边将软件念错的内容记录在一个用烟盒装订的本子上。虽然不美观,但是烟盒的纸质足够粗和厚,方便黄佳摸读。这个“本子”就是纠错本,他用盲笔将自己背错的和软件念错的考点编译成盲文记录在这个本子上。每套考题,黄佳都反复背过三遍,每次都将答错或答不上来的知识点整理在专门的“本子”上,每天早上上班前、上班的路上、中午休息,以及下班的路上,他都会抽出时间,反复背几遍。“他有他自己的追求,我们只要支持就好。”母亲很心疼儿子。

  白晓婉,今年28岁,是一名北京女孩。由于基因问题,成为一名低视力盲人。她在“1+1”残障机构管理有限公司负责行政工作,虽然不是直接面对盲人,但她周围的同事、朋友很多都是盲人,“所以我很想通过社工考试的学习,提升一下自己,让自己更加充实。”但报考的过程,着实让她费不少劲。“因为我有一些视力,因此网上报名,不仅要自己填报,还要为另外几位同事报名。”报名网页上需要填写每位考生的个人信息,“而北京人事考试中心的报名网站没有进行无障碍优化,网站上很多菜单读屏软件无法识别。” 白晓婉说道。因此她只能通过盲用助视器一行一行、一项一项认真地核对,本以为很快能填完的表格,结果耽误了大半天。“填写完一个人大约需要半个小时,这一点让我觉得有点不便。” 她无奈地说着。但让白晓婉没想到的是,考试资格审核要比网上报名方便很多,从走进审核大厅开始,就有专门的志愿者全程陪伴,不仅帮助她填报各种信息、资料,在拍摄电子版照片时,还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为她矫正姿势。“我全程都没有遇到任何障碍,每个环节都为我开设了绿色通道。”白晓婉开心地说道。

  在复习过程中,起初白晓婉也遇到“没有盲文复习材料”的问题,但很快她找到了解决办法。她通过手机下载了一款扫描软件。只要将手机对准要扫描的纸质文章,便可以轻松地将纸质文字转换为电子版文字,通过读频软件播放出声音。听完一章复习内容,白晓婉会将知识点翻译成盲文,记录下来。“当我第二遍复习时,我就可以不用听声音,而是靠摸读盲文加深记忆了。”

  一样的考题 特殊的考场

  为了使七名视障者(全盲三名、低视力四名)顺利参加考试,北京市考试中心在诸多方面进行了创新。比如,允许视障者们在导盲犬的帮助下进入考场,工作人员辅助读题,为低视力的视障者提供三号字大字试卷,允许视障者携带电子助视器、台灯及必要的助考设备进入考场……考试间隙还为视障者提供午餐及午休场地。

  蔡聪今年30岁,是一名低视力盲人。考试当天,在志愿者的带领下他来到考场,刚坐到考试位置时,就有考试工作人员询问是否需要助视器、台灯等盲用辅助设备,“由于我坐的位子离窗户较远,于是我选择一盏台灯。”考试开始前,需要填写考生个人信息,当他填写完后,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帮蔡聪核对信息是否填写有误。

  上午的考试是社会工作实务,共80道选择题,60个单选,20个多选,用时两个小时,蔡聪答得非常顺利。中午休息的时候,北京考试中心的领导主动向他询问对于此次考试的感受,并告诉他涂答题卡时,只要找准答题选项位置,用铅笔涂抹上就可以,因为验卷老师会重新核验他们的答题卡,不完全靠计算机,会有人工校审。

  还有一件事让蔡聪感到特别舒服,就是中午吃饭解决了。“时间一到,立刻有老师收卷子和答题卡。上午考试结束,我刚准备离开考场时,志愿者直接把一份热腾腾的盒饭端到了我的面前,这可解决了我在陌生的地方四处找地方吃饭的烦恼。”下午的考试是社会工作综合能力考试,虽然考题数量和形式同上午考试无异,但受到考试中心领导的指点,蔡聪答题的速度比上午更快了。

  有些盲人在考试中需要借辅助器具作答,但也有一些视障者答题连笔都可以不用。马景阳,今年38岁,从深圳来到北京生活多年。他刚出生就被查出患有白内障,不到一岁的时候就什么也看不到了。由于他此次报考的是社工中级考试,试卷中有主观题,考试中心的工作人员为了便于他答题,同时做到考试的公开、透明,因此在答主观题的时候,全程采用录音、录像。“工作人员在帮我念完考题材料和问题后,我通过语言表述进行答题。可以不夸张地说,我就是带了个脑袋去考试的。”马景阳开心地说。这确实是他这十几年经历过最舒心、最顺畅的考试:3月底,他向北京市考试中心提出申请,考试中心的同志在电话里耐心地了解了他视力不好的实际情况,并告知他会立刻向人社部以及民政部提出申请,为他努力创造一条绿色通道。“考试中心的工作人员言而有信,第二天就联系了我,并告知我可以参加今年的社工考试,同时还为我安排了志愿者。”

  王志华,今年36岁,是北京一家专门为盲人提供服务的公司的员工。因为眼病从小失明,现在他双眼均无光感。“我在公司负责组织助盲志愿者、为助盲志愿者培训等工作,因此单位为我和其他想要参加社工考试的盲人统一报了名,省去了像我这样全盲考生的奔波之苦。”但报名后王志华才知道还需要现场审核,这个环节让他犯了难。因为他平时出行是靠导盲犬的,但北京很多公共场所还没有接纳工作犬进入。“没想到最后我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当时走进考场真是硬着头皮的,因为我不敢肯定我的导盲犬能不能陪我一同进入考场。”王志华说道。但监考人员的服务态度出乎了他的意料。“在导盲犬的引导下,我从考场门开始,到最后答题结束,没有碰到任何阻拦、质疑,相反我得到专门志愿者的引领、读题、协助填写答题卡。考试过程中,还有志愿者为我的导盲犬准备了水碗。”王志华开心地说道。并且为了王志华更好地答题,考试中心的工作人员不仅为他专门腾出了一间办公室作为考场,还特意将屋内的温度调低了一些,“因为导盲犬在考试过程中是全程陪伴我的,他们担心导盲犬在较热的屋内发出较大的喘息声,影响我的答题,因此就把空调温度调低了一些,让我跟它都感到非常舒服。”

  新兴的职业 别样的精彩

  社工考试对盲人开放了,可究竟他们能够在社工的岗位从事什么样的工作?从那些已经投身社工工作的视障者身上,我们得到了很大的启发。

  25岁的张倩昕,从小因为先天视神经萎缩,成为一名低视力盲人,但她还是在前不久拿到了社工专业的硕士文凭。作为学校唯一一名盲人考生,她参加了此次考试。

  张倩昕对自己非常有信心,她说:“我以社工工作为自己终生追求的职业,因此我非常认真地备考,并且我之前已经从事过一段时间的社工工作,所以这次社工考试的题目对于我来说并不难。”

  2016年4月,张倩昕在北京成立一家公司,专门做中途失明个案危机介入方面的工作。通俗地讲,就是帮助中途失明的朋友走阴霾,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气。这项工作需要大量社工方面的专业知识,比如:帮助中途失明者重新适应新的工作、生活,满足他们失明后的新的需求,等等。

  2016年12月,张倩昕就接收过这样一位需要帮助的朋友。因为一次交通事故,这位男性患者双目失明。他曾一度对生活充满绝望,甚至尝试放弃生命。后来,朋友将他带到了张倩昕的公司。“因为我也是盲人,相对健全人的帮助,我与他之间少了很多隔阂,毕竟对黑暗有着相同的感受,因此他对我提供的帮助少了很多抵触。”张倩昕回忆道。

  由于每位患者所经历的生活各有不同,因此在帮助他们走出失明后的阴霾时,所设计的方案也各不相同。就像这位大叔,年龄将近五十岁,记忆力不如年轻人。因此张倩昕并没有让他从学习盲文开始,而是教他如何使用电脑、手机阅读。同时,为了让大叔尽快走出黑暗的世界,张倩昕将视障人士定向行走的要领教给了他,并且反复带领他在楼下的小花园里进行练习。“教他如何利用盲杖走直线,遇到障碍物如何躲避,路上需要帮助时该如何求助,等等这些基本要领都是我从社工学习中学会的。”

  随着张倩昕不断地努力,这位大叔慢慢地可以自己出门遛弯、洗漱、穿衣、看新闻、听广播,等等。伴随着掌握越来越多的生活技能,他的性格也悄然发生变化,愿意承认自己失明的事实,开始尝试与别人聊天,甚至会主动给张倩昕打电话,咨询一些问题。“他自卑、自闭的性格逐渐地发生着改变,而这一过程正是我社工工作所带来的结果。”

  刘惠是这七位盲人考生中年龄最大的,今年38岁。他不仅是一位低视力患者,同时也是一位心理咨询师。“我本科学的就是心理学,毕业后在一所医院从事心理治疗工作,已经从业近10年了。”刘惠介绍说,很多病人初次见到他都觉得惊讶,“他们没想到一位盲人也能从事心理治疗工作,但经过几次治疗后,患者对我就产生了信任。”

  有一次,刘惠为社工人员讲解心理治疗方面的知识,并在授课过程中,分享了自己的经验与实例,得到在场学员的肯定。“经过此事,我发现,以北京为例,目前社工机构中,绝大多数的心理辅导的工作人员都是在以兼职的形式从事心理辅导工作,同我们这些专职心理咨询师相比,治疗水平上还是差了一些。”因此,刘惠决定考取社工资格证,他想尽快成为一名合格的社工人员,然后可以在社工机构中,以全职的形式为客户提供更为优秀的心理辅导工作……

  社会工作师,在我国尚属新兴职业,盲人能够勇敢地参加资格认证考试,向这个新领域进军,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在国外,社工领域不乏残障者的身影,许多残障人士都以社工的身份参与社会工作,获取报酬,自立地生活。希望,我国的社工也多些包括盲人在内的残障者的身影。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