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走在激情与执着之间——记北京市病残青年俱乐部

2018年05月16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2018年第5期

文_ 吕争鸣

(作者介绍:吕争鸣,长期从事残疾人工作,曾任北京市残联副理事长。)

20 世纪80 年代初,我当上了全国青年突击手。上报纸了,电台也有声儿了,好多人一下子就知道我了,尤其是跟我一样的残疾人。给我来的信就像雪片一样,有的干脆上门来找我。一方面是表示祝贺,另一方面他们说:“你现在出名了,是不是得帮咱们残疾人嚷嚷一下,让国家把咱们的事管起来。”于是,我和我结识的一大群残疾朋友开始一起奋斗,才有了后来的病残青年俱乐部,才有了全国第一个残疾人协会,才有了我们一起奋斗的这个事业。1988 年中国残联成立之后,记得第三届全国残联代表大会的时候,邓朴方主席讲话时专门把我叫去,他说:“80 年代初你们一批残疾人到处嚷嚷,是顺应了国家大局,因此我们因势利导组建了基金会后来组建了残联。”

“信”和“访”

说改革开放给残疾人事业带来了生机一点都不假。邓朴方主席在基金会成立30 周年讲话中说得好,改革开放中生,改革开放中长,改革开放中壮大。回想起来,还真是只有在改革开放的环境中我们这种嚷嚷才有效。当时国内环境是改革开放,国际环境是通过了《关于残疾人的世界行动纲领》,提出平等参与共享。1981年被定为国际残疾人年,我们国家也围绕这个主题开展了不少活动,这也让大家开始重视残疾人这回事。

由于和全国各地的残疾人有很多联系,于是我和刘京生、曹燕等6 个人就综合了大家的主要要求写了一封信,题目叫《呼吁成立残废人协会》,大家四处联系,联名签字,信里清楚地写着我们的呼吁、我们的愿望就是要为国家分忧,为残疾人服务,希望国家能成立组织,能够把我们管起来。也许正是国际残疾人年这个大背景起了作用,我们这封信竟然刊登在了1981 年7 月9 日的《中国青年报》上,那天的中国青年报同时还刊登了北京市残疾女青年林达的建议文章《应为病残青年开展多种活动》。这两篇文章见报以后反响非常大,全国各地残疾青年纷纷来信响应,表达了同样的心声。

因为除了写信,我们还四处走访。国际残疾人年的事情是由劳动部负责的,可是1981 年过去了,残疾人年结束了,人家不管了。我们就一起合计,谁能管我们的事呢?于是几个人一块找到民政部、团中央,反映了我们的需求。当年残疾人里吴运铎名气最大,我们决定去找他。那天去了四五个人,吴老看见我们特别高兴,拉着我们说了他自己的想法和多年的愿望。当时社会上管残疾人还叫残废人,吴老特别不爱听这个废字,他讲话,我们是残了,可我们并没有废。我们大家听了心里都很振奋。之后我们又来到了高士其老人家里,高老拿出一封信,是孙询大姐写给他的,高老对这封信特别重视,嘱咐我们有时间一定要去替他看一看这位残疾人。我们说,行啊,马上就去。于是一大堆人也没耽误,马上动身去孙大姐家。孙大姐问我们,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我们说既然大家能凑到一块,以后就一起来合计这事,一块做点什么。

自己建个家

我们觉得不能等,在国家成立残疾人组织之前我们应该自己组织起来,病残青年俱乐部就这样诞生了。核心的几个人都有不少残疾人朋友,左右一招呼就有不少人加入到俱乐部当中来。当时的残疾人本身确实比较困难,社会上还存在比较大的歧视,他们加入到俱乐部,互帮自助,精神上互勉,生活上互助,再也不会感到孤独了。虽然是草根组织,房无一间地无一垄,没钱也没权,一切都是大家利用自己的资源给残疾人办点事,能办到哪就办到哪。

从我个人经历到周围的残疾人境况,就业都是一个大难题,所以我们就希望能够教给大家一点劳动技能,让大家能有点事干。于是我们成立了就业小组,具体由林达负责,大家一起琢磨重度残疾人到底能够干点什么。偶然一个机会,林达发现了一位残疾人剪纸艺术家申沛农,马上就自报家门去拜访,希望他能够给俱乐部的残疾人传授剪纸技艺,让他们坐在家里就能挣口饭吃。这事儿还真成了。申沛农马上在自己家里办起了剪纸培训班,甚至还多次派徒弟到那些出不了门的残疾人家里去传授技艺。通过一段时间的培训,不少残疾人掌握了剪纸手艺。为了帮助更多的残疾人,我们都挖空心思寻找资源。通过朋友介绍,我们联系上了路易艾黎的国际工合组织,他们非常愿意为中国的残疾人做点事情,由他们为俱乐部的残疾人手工制品做营销,还挺成功。虽然不容易,但我们成立俱乐部的目的就是要自己把自己的事管起来,只要知道哪个残疾人有困难,我们这帮人都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

俱乐部慢慢有了名气,也得到了邓朴方同志的关注。当时他正在筹建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专门邀请俱乐部派代表去交流。那是11 月份,天特别冷,孙询大姐身体不好出不去,我们就派林达、韩润锋等三个人到设立在北京市富建胡同的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筹备处拜会邓朴方同志。据韩润锋讲,朴方主席一见面就说,我们都是兄弟组织,向你们学习,向你们致敬。这一下大家都感到很激动,刚才还为要见到大人物而紧张得手足无措,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亲切。交谈间,朴方主席还说:“中国的公益慈善和西方的是不一样的,希望我们加强合作,共同推进这项事业。你们嚷嚷起来了,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有了领导的支持,我们的干劲儿就更足了。要让社会认识残疾人,残疾人就必须要走进社会。我们通过分析,很多残疾人喜爱体育运动,国家也已经成立了残疾人体育协会,应该从这方面着手突破。乒乓球是中国人喜闻乐见的体育项目,残疾人也喜欢;我们还经常组织残疾人游泳,陶然亭游泳馆、工人体育馆的游泳馆、海军游泳馆都出现过我们残疾人的身影。为了扩大残疾人的影响,我们说服残疾人体育协会的同志来看我们游泳。那次是在海军游泳馆,去的时候我还纳闷,怎么戒严了,游泳馆边上到处都是战士站岗。原来是残疾人体协的钱中信会长来看我们残疾人游泳了。他一来,海军一位副司令员和政治部主任都跟着来了。老领导一一跟在场的残疾人握手,还跟大家合影留念,当时合影的残疾人里面出了六七个世界游泳冠军。

瓜熟蒂落时

我们的活动赢得了社会的认可,新闻界给予了很高的关注,几乎每次活动都有报道,不但没有费用要求还给我们捐款。咱们的残疾人朋友为社会做贡献的热情非常高,俱乐部的活动也都围绕为社会服务,每年搞学雷锋活动,残疾人为别人修车、修无线电、搞医疗服务、掌鞋、量血压,在中山公园搞义卖活动,很多名人都到场支持我们。我当时说过一句话,残疾人的事离不开党和政府的支持和帮助。1984 年9 月,国家同意北京市盲聋哑协会正式更名为北京市残疾人协会,我们高兴啊,终于有家了。那天晚上我们俱乐部的十几个残疾人相约一同赏月。大家都觉得我们一直在要求建立一个属于我们残疾人的组织,现在政府同意了,建立了规范的残疾人组织,它的资源等方面的优势是我们俱乐部所不能达到的,我们应该围绕这个家去努力,把它建设好。记得刘京生当时讲过这样一句话,我们的愿望实现了,俱乐部的历史任务告一段落,我们要紧密围绕在党和政府周围。

回想起过去发生的这一切,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来得都是那么自然,一群年轻人凭着心里的那股热情,一门心思为自己建一个家,不断地努力,不断地坚持,最终梦想成真。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