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后半程的人生

2018年05月16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2018年第5期

_XI_9806_副本.jpg
刘入源。

命运

“只选这一天?”

“只选这一天!”

我问刘入源,如果能回到过去看看,你愿意回到哪几天?他略微迟疑了一下,回答我“1999 年5 月27 日”。在刘入源的人生简历里,写着从健全到残疾的伤痕创业几起几落的波折,爱情长跑后子女双全的幸福,带动村民脱贫致富的成就,从小山村走进人民大会堂,被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的荣光... ... 但他告诉我的这个日子,并不在其中。这一天,是刘入源受伤致残后的第七天,他被母亲朱秀娟从博白县医院接回来。那一天,在自家的小院子里,母亲对不幸成为残疾人的儿子说了一句话,开启了他后半程的人生。

广西自治区内有一条“南流江”,河水自北向南入海,南流江的源头在玉林市大容山。这条江水蜿蜒曲折,泥沙易淤积,自古便常闹洪涝,曾有“水淹百乡,鬼歌万户”的说法。20 世纪50 年代,为了治理洪涝,玉林市修建合浦水库,一批村庄异地安置,长江村就是那时候被安置到博白县的山上。1983 年,刘入源出生在长江村里,他是家中的第三个孩子,这个男孩的降临让父母心里落了停,毕竟那时候在农村,生个男丁是头等大事。刘入源的父亲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家里说不上富裕,生活也没什么大难处,能供着几个孩子读书学习。刘入源重复着大山里每一个普通农村男孩的成长轨迹,家里受宠,放学后上树摘果,下河摸鱼,招猫逗狗。1999 年,刘入源16 岁,那一年的夏天,他把鞭炮的火药塞进玻璃里,自制“炸药”到河边炸鱼,瓶子还没投出去就在他手里突然爆炸了,一声巨响在山间陡然回荡,刘入源说,自己一下子蒙了,那时自己似乎什么都看不到了,怔怔地摸了一下右手,像是抓到了一团被剁碎的肉… …

沉默

刘入源从没见到母亲哭过,或者说,母亲从没有当着他的面哭过。刘入源的右手掌被炸烂,不得不做了截肢,右侧脸颊被碎玻璃划烂,深可见骨,留下终生无法愈合的疤痕。然而,更深的疤痕,是在刘入源和父母的心里,他突然致残的事情,成了这个封闭小山村里茶余饭后的谈资,背后指指点点像是伤人无痕的刀子,剜开了心头肉,放进了“废人”两个字。亲戚们过来看望,叔叔刘学春劝慰着安抚着,谨慎地不敢提及“工作”“老婆”这些词汇,那时候,谁家要是有两三个儿子,会被高看一眼,谁家有了残疾人,会被村里人认为“家运很衰”,因为一直以来,残疾人的未来就是“没有未来”,而这个“没有未来”的孩子,是刘家唯一的男孩。受伤第七天,刘入源被母亲从医院接回了家。他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残臂裹着纱布,母亲在一旁做饭,没有人说话,刀切案板的声音节奏性传来,刺耳刺心。母亲突然把手里的活停了下来,静静地对他说:“别人能做到的,你要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你也要做到。”

刘入源抬起头看着妈妈,沉默着,没有回话。

在采访中,刘入源向我讲述着那一天的场景,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清晰。他说,母亲没什么文化,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只是告诉他,只有做得更好,否则就“抬不起头”来。他开始重新学习如何与残疾的身体相处,“左手写字其实不难,我三个月就学会了。”刘入源向我比画着,“穿针难吗?就这样做,再绕两个圈就能单手打结了。”残疾了以后,刘入源才发现,“残疾”所带来的伤害,远不止身体的痛楚这么简单。他看到,自己成了残疾人以后,要强的母亲竟然在一个月之间白了头发,原本好热闹的父母,一看到哪里人多,就绕着走,躲着走。断肢也让他成了路人眼中的异类,走在街上,人们像打量怪物一样看他,也从那时候开始,他养成了一个习惯,把右臂放进裤兜里——“如果我不说,大家都看不出来我没有右手。”

爱情

DSC01659_副本.jpg
刘入源有一儿一女,正好凑个“好”字。

一想到“残疾”这两个字,刘入源便是痛入心底的难受,“我是残疾人吗?”残臂给了他答复。“我的未来在哪里?”没有答案。“我是废人吗?我还能给父母养老送终吗?”没有回应。

刘入源本想做个医生,子承父业。从县卫生学校毕业以后,整个乡镇没有任何一家医院诊所愿意要他,哪个诊所只要是看见他右臂残肢,就是摇头摆手,最后刘入源找到一家药店做销售员,他上班早下班晚,勤恳卖力,可别的销售员一个月1200 元,店里只给他800,刘入源不服气,找老板理论,老板也很直接,想干就干,欢迎不干,刘入源一气之下就辞了老板。自己做小买卖,卖种子,开茶馆。一天,刘入源在镇上赶集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姑娘,刘入源说,真是觉得自己撞见了的爱情。这个姑娘叫彭凤,是他的初中同学,在隔壁班,考上了大学。两个人互相认识了,留了联系方式,姑娘就回南宁读书去了。刘入源辗转反侧,在他心里,一个是落魄的残疾人,一个是优秀的女大学生,这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爱”这个字可以弥补的。那一年,刘入源做了一个决定,去养羊!

博白县是广西壮族自治区的生猪养殖第一大县,养猪是当地的主导产业,虽然山羊肉的价格达到猪肉市场价格的三倍,市场需求巨大,但是没有规模化养殖的成功先例。村里老养殖户张正娟就说:“这里哪能养羊,整天下雨,山羊一淋雨就生病,给我都不要,养不了。”邻村养殖户彭国正也劝他:“山羊没有人养成功的,一般养个几头十几头就养不了。没有技术人员帮忙,遇到问题只能自己乱来整。”刘入源很敏锐地看到了养山羊市场的商机,却没有清醒地意识到,之所以没有人做,是因为承担了巨大的风险。2009 年,刘入源把自己的全部积蓄拿出来买了31 头种羊,他自建羊舍,每天划着竹筏过河到好草场打草喂羊,小伙子特地给自己买了一件“喜羊羊”的卡通围裙,每天穿在身上,想象着自己梦想实现的样子。可现实从不因人的热情而改变,正如老养殖户们的预料,刘入源“一举失败”。一个月中,羊一只只地死掉,直到刘入源背一筐鲜草回来,看到最后的三只羊在地上“睡”着,伸手过去摸,羊身体还热着,可已经断气了。刘入源蹲坐在那里,怔怔地看着三只死羊,再站立时,已经过了三个小时,几年的积蓄,这一次都赔光了。

沉浮

_XI_0226_副本.jpg
刘入源让企业成为残疾人第二家。

2010 年刘入源向亲戚借了3万元钱,第二次创业,他总结经验,改建羊舍,创造了一种新型的高床结构羊圈,其漏斗状的底部既利于通风又方便收集羊粪用作肥料,这种羊舍好处是羊的粪尿可以分离,减少了堆积发酵,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山羊发病。他还把自己在学校学习的医疗知识用在了动物防疫上,每天和山羊吃住在一起,刘入源借钱创业,拼了命干活,他把这次当作了自己最后的机会。一年后30只羊变成了130 只,刘入源也拿到了事业的第一桶金13 万元。随后他又贷款引进努比亚黑山羊,经过科学方法优化繁殖喂养,成为了玉林市最大的黑山羊养殖基地,他买了房子车子,与彭凤喜结连理。然而,2012 年博白县又发了一场洪水,水虽然没有淹死羊,但羊舍出现了瘟疫,刘入源的积蓄再次赔得精光。在刘入源一筹莫展之际,博白县残联的管明理事长送来慰问金帮他渡过难关,刘入源自己也总结经验教训,制定细化羊舍清洁消毒工作方案,以较小代价成功度过2015 年的洪水,并将公司迁址扩建,创办桂源农牧有限公司。而今桂源农牧有限公司是广西唯一一家集研究开发、山羊品种改良、生产、繁殖及供销一体化的大型养殖基地,占地50 多亩、总投资1000 多万元,拥有6 个品系的努比亚种羊数,达到了2000 多头。荣誉伴随成绩而来,刘入源先后获得 “自治区残疾人自强模范”“全国优秀农民工”“全国十佳农民”“科普中国·最美乡村科技致富带头人标兵” “全国农业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2017 年12 月,刘入源作为代表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受到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亲切会见。2018 年刘入源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参加“全国两会”。“真的没想到,我一个普通农民也能当上全国人大代表,我觉得非常荣幸,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刘入源走村串户,召集养殖户、贫困户一起座谈,倾听社情民意,收集一手资料,为知情知政、依法履职做足功课。分组讨论期间,他提出“扶贫不能把产业硬塞给农民”和“司法机关要加大乡村司法和普法力度”等观点向全国推广,得到了众多代表的支持。

刘入源说,有些人问他为什么能够成功,我只是回答他们,你们每个人都比我幸运,因为你们每个人都比我多一只手。

记者观察

脱贫与扶贫

听本地人说,博白县有两个名人,一个是“中国近百年来最伟大的语言学家”的王力,一个是养羊的刘入源。二人放在一起,听起来有些突兀,但在当地人说起来,西南边陲小县城的“大学问家”和能到人民大会堂开会的两会代表,是同一种自豪感。在我看来,刘入源的创业起点和“扶贫”之间没什么关系。他向亲戚借钱,先后两次创业,可以说,残疾的身体断了他的“后路”,母亲的话给予他振作的起点,敏锐的“嗅觉”让他走上从商之路,自绝后路的勇气给了他一往无前的动力。他的经历让我想到一个词“内生动力”。回想我这十几年来采访过的各类从基层摸爬滚打起来的优秀人物,大抵都有这种破釜沉舟式“内生动力”。

刘入源富起来以后,反倒和“扶贫”有了关系。“扶贫”成败,首先看脱贫者有无“脱贫的意愿”,一些贫困家庭“穷垮了”,不管别人怎么帮,不愿试也不敢试。更有甚者,贷款之前先问要不要“还钱”,不还钱的才贷。第二是扶贫者要了解“脱贫者的意愿”,有些地方的帮扶措施并没有真正贯彻党中央“精准脱贫”精神,而是搞“一刀切”,虽然“整村资金帮扶”“整村产业发展”让达标收入的账面数据很好看,并没有实际了解贫困户的需求,没有按照“缺什么、补什么,差什么、扶什么”的原则,针对贫困户的致贫原因,明确帮扶重点; 针对贫困户产业规划,明确产业发展项目,为不同困难群众“量体裁衣”。刘入源出身基层,他的成功,在当地起到了很好的鼓励示范作用,他在扶贫中,通过“公司+合作社+农户”的产业化经营模式,将公司种羊分散养在加盟农户家中。公司不仅提供全程技术服务和饲料,还保价收购羊羔。他说:“这是产业扶贫的一种方式,我们把扶贫贷款集中起来,一户免费发放25 头羊,帮助他们建羊场。一头羊一年平均可以产3 头小羊,我们即使按照最低价300 元回购,一个贫困户一年都可以有2.25 万元收入,贫困户只需要喂养和简单照看,饲料、药品、防疫都由我们负责。”在桂源公司辐射带动下,黑山羊养殖也成为博白县的特色扶贫产业之一,入围广西县级现代特色农业示范区,博白县的9 个镇、11 个行政村500 多户农户参与黑山羊养殖,其中入股贫困户有300 户,养殖户年增收达到2 万元以上。博白县的有一定代表性的。广西是我国扶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集“老、少、边、山、穷、库”于一身,自治区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残疾人37 万人,在脱贫攻坚工作中,贫困残疾人是脱贫攻坚战中最难啃的“硬骨头”,广西残联针对自身情况,建立残疾人关爱制度,因地制宜地制定实施了“党员扶残温暖同行”、“阳光助残扶贫基地”、“农村贫困残疾人实用技术培训”、“阳光家园计划”、“残疾人居家无障碍改造”、“贫困成人残障者康复”6 种不同的针对措施,2016 年和2017 年共实现了12.04 万建档立卡贫困残疾人脱贫,约占建档立卡贫困残疾人总数32.5%。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