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关于梦想变现的一个案例

2017年07月1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B98A9860_488.jpg
在徐京坤看来,大海带给人最真实的感受是孤独,任何一个英雄面对海洋无尽的孤独时,都会成为一个普通人。但也只有体会过这份孤独的人,才能够正视和珍视眼前的生活。

徐京坤对于我而言,不仅是一个励志故事。

他或许是中国残疾人帆船领域唯一仅存的“果实”。2008 年北京残奥会中国残疾人帆船队比赛失利解散以后,中国残疾人帆船领域唯一一批专业队员们四散东西,若干年后,徐京坤是唯一一个在依旧掌舵的人,他依靠残奥会的契机和自己持续的拼搏,在帆船航海领域创下了一片天地。帆船是他的梦想,也是自己选择的栖身立命、实现价值的途径。如何把“梦”和“想”变现成“梦想”,是机遇、勇气和智慧的综合体现,我把这称为“梦想变现的能力”。

人物档案

徐京坤,原中国残疾人帆船队队长,曾代表中国参加世锦赛、北京残奥会。获得了RYA 最高级别YACHTMASTEROCEAN,法国帆联注册船长、美国帆联ASA 驾照签证官,ISAF世界帆联救生救援资质、SRC 通讯资质等。世界上第一个完成环中国海、参加“MINITRANSAT650”完成大西洋航行的独臂航海家。

文/ 图_ 《中国残疾人》记者 陈曦

大西洋上飘着一艘小帆船,船身随着波浪起伏而摇摆,这是一艘参加2015 年横跨大西洋的“MINI TRANSAT”极限挑战赛的帆船。船长徐京坤用残缺的左臂配合右手调整好风帆,缩身到狭小的船舱里,进入一天中难得的休息时间。跨大西洋帆船赛是世界上最艰难的单人帆船赛事,徐京坤是中国第二个、亚洲第三个有资格参加这一赛事的人,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参加此项赛事的残疾人,完成此项挑战,是他的海洋之梦。现在,这个12 岁时被鞭炮炸掉左手的孩子正朝着梦想的彼岸乘风前行。极度的疲劳让他在摇摆的船舱中恍然入睡。

“这个孩子废了!这个孩子废了!”恍惚中,徐京坤躺在担架上,眼前一个老者正焦急地指挥大家抬他去医院。担架剧烈晃动,船身猛然侧翻,撞船了,人被压进海里……徐京坤猛然惊醒,这是一个梦。他钻出船舱,满头汗水,被海风吹得一阵透凉。烈日下,小船独自前行,远方,只有海洋。

我问他:“大海带给你什么感觉?”

他毫不犹豫地说:“孤独。”

我追问:“除了孤独呢?”

他犹豫了一下,似乎回想了片刻,说:“还是孤独。”

我有些犹豫了。我知道,徐京坤反复说的“孤独”,或许并不是我能真正感受到的。他说,在航行中,一个人面对海洋,只有孤独。大海中航行,在船舱这个小小的盒子中,没有任何信息,船不停地摇晃,人天天坐卧不安,潮湿,或暴晒,风向不停地改变,我就得不停地重新调整风帆,一整天零零碎碎总共只有3 个小时睡觉时间。一天、一周、一个月,就是每天早上一包方便面,中午晚上两碗白米饭和算计着喝的5 升水,我就这样独自完成了环大西洋的航行。有些朋友叫我老师,有些叫我英雄,我不是英雄,哪怕是英雄,当他独自面对海洋的那种孤独时,都会慢慢地被打回普通人的“原形”。但孤独的海洋会让人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风浪的危险让人重新审视自己所定目标的意义,遥不可及的陆地炙烤着脆弱的梦想,将不坚定的人打回原形。

2003 年,徐京坤第一次接触帆船,那时山东青岛要为北京残奥会帆船比赛项目组建帆船队,正在残疾人田径队训练的徐京坤得知后主动报名,从田径项目转到帆船训练。从此,这位来自大山的孩子,开始面对大海,他发现,这里原来还有一个世界。他那时下了一个决心,不再生活在“废了的孩子”的预言里,要成为一个对生活有“反抗能力”的人。北京残奥会带来了中国残疾人体育运动的一次跨越,在国家体育体制的巨大推动下,帆船队和赛艇队同时组建,中国残疾人两个新的水上项目同时开启,一批从没有接触过这个项目的残疾人,从零开始,一步步地向着帆船竞赛专业领域前进。

学习,训练,休息,就这样到了2008 北京残奥会的比赛场上。回溯2008 年,赫然夺金的赛艇队成为当时新闻的宠儿,而关于帆船队的报道只有寥寥数笔,并未提及名次,因为帆船队最终只获得了第四名。金牌加身的赛艇队在后来的2012 伦敦残奥会再续辉煌,而中国残疾人帆船队从此匿迹,队伍也解散了。徐京坤的梦想似乎走到了断头路。他回家,跟着家人做生意,每天起床,赚钱,吃饭,喝酒,睡觉,一天天周而复始。这样一天天混着的徐京坤在想,自己只有20 岁,一辈子就这样吗?一年后,他回到了海边,他要去航海,他要回到失去的世界。

回到青岛的海边,他用做生意攒下的钱,买了一条旧帆船,开始自己的第一个梦想——独自驾船环中国海。他求助所有能够求助的人,有些朋友拒绝了,对他说,我不是不帮你,是不能看着你送死。我问徐京坤,你知道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吗?有意义吗?徐京坤说自己那时候并没有想明白所有的事,但就是想去做。后来遇到的危险超过他的预料。在台湾海峡,徐京坤遇到了特别大的风浪,大到似乎要撕裂这条小船。他在海图上找到一个小点,那是一个小岛,就逐渐向那里靠拢,慢慢地看见了灯光,看见了军舰,就在快要抵达时,徐京坤被一个浪颠到海里。他用尽所有练习过的办法想回到船上,但无济于事。船渐渐消失在夜幕里,他声嘶力竭的呼救声淹没在波涛声中,就在这时,奇迹般的中国台湾地区海军出现了,把他救了起来。在这个小岛上,徐京坤更多是思考,关于意义和价值,关于梦想和生命。他有过动摇,但最终却决定继续前行。


环中国海结束后,他成了航海圈子里小有名气的人,物质生活也稳定下来,这时的徐京坤不再需要为自己的人生突围,而是朝着更高的目标进发,朝着帆船航海的圣殿前行。 环大西洋比赛是世界上最艰苦的帆船比赛,每两年一届,需要世界前60 名以内名次,需要具备法国职业联盟船长证书,国际无线电通讯执照,国际帆船联盟救生员执照,至少1500 海里的航程,航海期间不能靠岸,不能有任何电子设备,看星星来完成定位。徐京坤决定去法国学习,就像曾经在青岛备战奥运一样,他用两年的时间完成了别人五六年才能完成的资质,最终完成了比赛。

徐京坤曾经的队友如今已经四散各地,从事着各个不同的行业,梦想或许也曾经在他们的心中留过,但最终成了梦。横跨大西洋归来的徐京坤担任了帆船教练,或许是中国残疾人帆船项目中唯一仅存的硕果。执着梦想,让人感动,但“梦想变现”的能力需要胆识和智力,还需要技巧和运气。残奥会为徐京坤打开了梦想的门,他沿着自己的路走下去,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变现”。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