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周有光论盲文改革
2017年第6期

2017年06月14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_DSC2811_488.jpg
本文作者尚振一(右)在在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文化博物馆馆长马建强教授的引荐和陪同下, 于2012 年拜访了当代语言文字学家、参与过《汉语拼音盲文》设计工作的周有光先生(中),听取他对《汉语双拼盲文》的评论。本文节选自此次访谈中周有光对盲文改革的论述。

1949 年以前,我国有几种地方性的盲文在使用,并无统一使用的规范的盲文文字。建国后,原教育部盲哑教育处黄乃于1952 年提出了《新盲文方案》(即现在的现行盲文)并在1992 年最终形成了“汉语双拼盲文方案”。1995 年“汉语双拼盲文”经国家语委、教育部、民政部、中国残联、新闻出版总署五部委批准在全国试行推广。但在试行推广过程中,由于社会对《汉语双拼盲文》的评价存在不同意见,评估组提出了暂缓试行的建议,并于1999 年由教育部、国家语委、中国残联下发了《关于暂缓在盲校中推行汉语双拼盲文的通知》,汉语双拼盲文的推广工作实质上进入停滞。2015 年12 月29 日,中国残联、教育部、国家语委、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共同启动了《国家手语和盲文规范化行动计划(2015-2020 年)》( 简称《行动计划》) 并宣布了“国家通用手语方案”和“国家通用盲文方案”两大课题的结题意见,从而宣告了中国盲文改革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文_ 尚振一

登上一栋普通的居民楼三楼推开屋门,周有光老先生和我们热情地打招呼,连声说“欢迎!欢迎!”我们赶忙走到老先生面前同他热烈握手。老先生带着歉意的口吻说:“现在站起来困难了。”老先生有了谈兴,一发不可收。我们之间的对话自然而然地转入了正题

尚:周老,我今天真的是亲身体验到了您对盲人是多么热情,多么的平易近人。同时我也知道您对盲文也很内行。能不能先请您就这两点谈谈自己的印象?

周老:要说起来我对盲人还真是不陌生。这还不是说小时候我就在大街上见过不同年龄段的盲人,而是早在上世纪30 年代我就在上海的圣约翰大学见过许多同样有报负,有才气的盲人大学生,其中还有些高才生赴美留学。后来又认识了黄乃同志,并且和他成了好朋友,还一道工作过一段时间,今天我又认识了你,并且不希望你是我认识的最后一个盲人朋友。对盲文我当然也不陌生,但是可不敢说内行。在圣约翰大学时,我亲眼见过许多盲生从密密麻麻的点字读物中汲取知识的营养,跟他门的明眼同学一样深造。再后来跟黄乃他们一起研究制定《汉语拼音盲文》

尚:黄乃同志在盲文改革工作中做了很多工作,是这样的吧?

周老:不错的。黄乃是我的老朋友,但是在中国盲文改革应当坚持什么方向的问题上,我们之间的看法是不一致的。可以说从他最早设计的《新盲字(现行盲字)》到他最后设计的《带调双拼盲文》我都是不赞同的。要知道,文字最本质的特征之一就是它的社会性。盲文当然也必须服从这一点,就是要向主流文字靠拢,靠拢得越近越好。中国的主流文字是什么?当然是官方文字——汉字。如果盲文有困难靠不上汉字,必须要用拼音字母,那也应当设计盲文的注音字母,就是鲁迅他们在1913 年设计的那套笔画式的注音字母。这套字母在汉语拼音没有出台以前,全国人民都在用,因为它是国家级的拼音字母啊,明眼人和盲人要统一使用同一套拼音字母嘛。干什么一定要为盲人再另搞出一套什么“新盲字呢?这样做的结果是在使用拼音字母方面盲人自己把自己边缘化了。所以我说“这新盲字”新的不是地方,新的没有必要。

后来《汉语拼音方案》经全国人大批准在全国正式推行了,原来使用的注音字母被取代了。那时全国人民都大张旗鼓地宣传汉语拼音、学习汉语拼音、使用汉语拼音。用它来做什么呢?用它来查阅字典,帮助扫盲,学说普通话。1982 年,我们的“汉语拼音”又被国际标准化组织认定为翻译汉语的标准拼音。如今,汉语拼音的适用范围更广了,用途也更多了。人们用它来发短信,打电脑,可以说越来越离不开它了。当年我和黄乃同志等搞出了《汉语拼音盲字》以后,满以为这一回盲人在使用拼音字母这方面可以结束与明眼人不统一的局面了,可以实现与全国人民一致起来的目标了。可后来听说在几个试点盲校坚持了一两年的时间就又恢复使用新盲字了。我听说现在盲人也在发短信、打电脑,真不知道他门使用的是哪种拼音,是新盲字,还是汉语拼音呢,或者是带调双拼呢?

再来说“带调双拼盲文”。这是黄乃同志在上世纪70 年代历时十几年才设计出来的。听说后来被批准试行。这套盲文问题更多。首先,它比原来的新盲字离主流拼音更远,跟国家通行的汉语拼音更是一点儿都不沾边儿;第二,自创了一些晦涩难懂的符号和规则,盲校师生不接受,社会盲人不买账,恐怕也早就自生自灭了吧。

尚: 我从一份资料中看到周总理和吴玉章当年都明确说过汉语拼音不是文字,也不能代替汉字。那么,迄今为止的各套中国盲文的功能都丝毫没有超过汉语拼音。不知道能不能据此来说中国至今其实还没有盲文?

周老(思考片刻):你的看法有对的地方,但又不完全对。正如你所说的那样,中国是使用表意汉字的国家,包括汉语拼音在内的不能表意的拼音(当然也包括中国各套盲文)叫作文字。你刚才举的那些例子都是很实在的,都是很有说服力的。这说明什么呢?说明相对于汉字来说,汉语拼音一类确实就不是文字。但是一旦到了盲文范围里,那情况就不同了。汉字的数目那么多,同音字和各种规则也那么多,用点字符号去和汉字对接几乎是不可能的。说汉语拼音不是文字是跟汉字对比得出来的,现在还没有产生你说的那个点汉字的情况下,我们今天的盲文跟谁去对比呢?我看只有跟“无”去对比了。毕竟是“有”比“无”好啊。不错,在中国,文字是独立于语言之外的,但文字和语言并没有决裂,否则,那广播不就不能听了吗?当然你说得对,中国盲文是有缺陷的,是“残疾字”,可“残疾字”也是“字”啊!因此,我主张给中国盲文以文字的名分,并应受到相关法规的保护。

尚:现在日本、德国、韩国早已经有人设计出了“点汉字”;我国的毕臻、高陆也设计出了这样完全新型的“点汉字”。我曾在许多场合上讲过:“人们常把不识汉字的明眼人叫作‘睁眼瞎。而我却总是固执地认为将来认识了点汉字的盲人必将变成‘闭着眼睛的明眼人’。”不知道我的这种期待有没有科学根据,不知道研发这种点汉字应该不应该成为中国盲文改革的方向?

周老:这是一个只有盲人自己才能推敲出来的一个美好的期待。我深深地理解盲人的这种期待。还是让将来的实践去作答吧。

(尚振一整理,蒋蕊聪译稿)

尚振一

天津视力障碍学校退休盲人教师,曾任天津市残联一至三届主席团委员、天津市盲协原副主席。1989 年开始,他参与到相关部门组织的盲文改革工作,是《中国盲文》《中国盲文国家标准》两本书的编委。1995 年参加了全国盲文改革工作会议并获杰出贡献奖;曾担任国家通用盲文“十二五”课题组顾问。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