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从梁小昆到梁小昆

2017年05月17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_XI_9890.jpg
▲梁小昆在众多优秀学子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北京电影学院视听传媒学院的副教授。他的的职业认同感早已经不再隃囿于听力残疾本身。

人物档案

梁小昆,1976 年出生,北京电影学院视听传媒学院副教授

中央民族大学经济系学士学位

北京电影学院硕士学位

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电影学博士学位

文/ 图_ 陈 曦

学生时代 从证明自己开始

从普通小学升入重点中学,梁小昆是保送生, 但即使是保送,也需要参加考试。当时全北京共有200 多名保送生到师院附中(现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进行笔试,而录取名额仅仅是90人,梁小昆的考试成绩是第12名。在上世纪80 年代末期,“融合教育”还是非常超前的词汇,这个学校从来还没有一个重度听力残疾的学生在校就读过。面试之后,有一天学校给梁小昆的家里打电话,请家长和孩子一起去学校聊一聊,那天父亲骑着车带着小昆去了学校。现场有几位老师,轮番问了梁小昆的情况,最后有一位老师对父亲说:“我们知道你孩子学习成绩不错,但是他耳朵不好,小学的时候还能死记硬背,但是中学的时候就不一样了,他能不能跟得上大家的节奏?如果去别的学校,压力还小一些,这里竞争太大。”老师说的其实也是事实。但敏感的梁小昆听懂了,他望着父亲。可能先前一向很会交流沟通的父亲,面对这样的问题也只能一次次的解释着什么,父亲只能对老师们说家里会尽全力保证小昆跟进同学的进度,不拖大家的后腿……现场气氛有些尴尬,大家沉默不语。梁小昆似乎想到了什么,当即给老师们表演了一段霹雳舞。回忆起这一段,梁小昆说其实自己当时跳的很差劲,他用手臂表演电的传导,在地上学习毛毛虫向前爬行,他记得老师们笑了。梁小昆自己和教务处主任说:“我没问题,我能跟得上。”老师告诉他,你别着急,我们要你了。父亲那天相当的高兴。

梁小昆说,在当时,重点中学招收残疾人是很罕见的,不是因为社会和学校不理解,而是因为不了解,而让别人了解自己,很多事情还得需要自己来做。

教师身份 自我否定中成长

从大学本科时学习的经济专业,到硕士生进行的图片摄影,再到摄影系的博士生,梁小昆在众多优秀学子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北京电影学院视听传媒学院的副教授。梁小昆的职业认同感早已经不再寓于听力残疾,作为中国重度听力残疾康复的最成功案例之一,梁小昆的康复经验被写进了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研究中心(原中国聋儿康复研究中心)的教科书里,助听器帮助梁小昆跨越身体的障碍,去寻觅自己的内心。梁小昆从不回避自己耳朵的问题,自己和学生有时候会忘了,这是个戴着助听器的老师——尽管有的时候这会在教学中带来一点点插曲。有一次,一个学生小声嘟囔着问问题,这超出梁小昆的听力能力,但他发现了,就走下讲台来到学生身边,问他:“你刚才说什么?”学生被吓住了,以为老师对自己有意见。有的学生会在互联网上搜索梁小昆,告诉他我觉得你特别棒,你挺有意思的。梁小昆说你要是真觉得我讲课好,就好好学习我的课吧。在梁小昆看来,当老师最累的时候,并不是在讲台上讲一天课,而是思路的建立,把思路变成体系,需要不断的思考和完善。第一次讲课梁小昆并不紧张,那是他知识结构最新,自信心爆棚的时期,但随着对教师身份的深入认识,梁小昆逐步进入了自我否定和自我成长的循环期,他在自我否定中成长,不断地进行知识结构的重组和不断地自我否定。梁小昆说,教师这个职业未来可能会消亡,这个时代有大量的学习资源,那么老师的存在究竟有什么意义?老师绝不能照本宣科,而是把抽象性的东西提炼出来,老师并不是知识的传递机,而要培养的是思路,是书本上看不到的东西,这才是让学生终生受益的,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有些应试教育中表现很优秀的学生并不理解梁小昆的理念,认为学校的作用就是把知识点传递下来,扩充知识面。但梁小昆在教学中要做到的是“双赢”,双赢是说学生有收获,老师也要有收获,所说的教学相长,就是教师和学生要有相互启发的过程。

IMG_4497.JPG
▲梁小昆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也是自我发现的旅程

成为父亲 也发现新的自己

梁小昆也算是晚婚晚育的类型,婚姻带给他更多的想法,儿子的出世也让梁小昆去问更多的为什么?引导他去寻找生活本源。成为父亲的梁小昆更深刻地感受到,做人做事要感恩和报恩。“我小时候觉得妈妈做的鸡蛋西红柿菜太好吃了,爷爷爸爸讲的三国演义太精彩了,哥哥讲的西方美术史太棒了,老师们的知识都太丰富了,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发现妈妈做的鸡蛋西红柿菜大家都会做,爷爷讲的三国演义,有时候也会错误百出,即便是老师,知识面也是很有限的。所以,一个人成长带来的那份成熟感,一个人能成就现在的今天,都是来源于他们曾经的滋养,是来源于这些家人、恩人、朋友们帮我构建出的自我人格,这些生活充实了生命,兴趣也来源于他们的塑造,自信与自尊的形成也来源于他们。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并不也永远不会‘out’。不要去改变他们,不要去“帮助”他们,更不要借助他们来证明自己的成就感。比如说我们的父母老了,我们长大了,我们就会有意无意的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强加给父母。”梁小昆在婚姻中力图做到不把“很正确”的东西强加给家人,试图去教育甚至改造家人,引导他们发现自己,就像梁小昆一直在做的事情一样——去不断地认识发现自己。梁小昆的工作是教育,他的家庭是陪伴,教给孩子什么,要怎样去陪伴孩子?尽管梁小昆的工作很忙,但他尽可能地多陪伴孩子,他说自己几乎每天下午和晚上陪着孩子
玩,这让他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有感触的东西。他说,未来也许会拍一部纪录片,记录孩子的成长,这同时也是自我发现的过程。

记者手记

作为记者,与被访者大多是一面之缘,采访也似管中窥豹,只是凭借着自己有限的人生认知,去揣摩别人的心境。对梁小昆的采访,则有些不一样。小昆与我是同龄人,比我年长几岁。我在10 年中采写了他3 次。 3次采访,恰恰经历了他身份的三次变化——第一次他读电影学院摄影系研究生, 第二次是成为了电影学院的教师,第三次是他当了父亲——这10 年中,我们两个人都跨越了30 岁的年纪,朝着“四张”进发。我们走着不同道路,迈着相似的步伐,于是在这次封面人物的采访拍摄中,访谈也更像是聊天,拍摄更像是游戏。在电影学院的影棚里,我为他拍摄了本期的封面图片,他说,自己一直在拍摄别人,被别人拍摄的机会很少。我想了想,我也是这样啊,于是把相机交给他,咱俩互相拍拍吧。

“心有戚戚焉”是不是说的就是这样啊?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