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如何让残障社群获得表达意见的自由

2016年12月2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残障社群在社会生活中很容易处于“无声”状态。这一方面可能是由于他们损伤状况复杂,克服损伤过程非常困难,另一方面,可能也是由于种种现代社会的组织和安排方式,尚无法充分破除种种社会“藩篱”,应当协助残障社群逾越其损伤,使其能和其他社会人群一样,获得各类可以帮助其思考,做出决定和“发声”的能力与资源。在《残疾人权利公约》起草讨论过程中,起草者们充分认识到了克服社会障碍,国家和公共及私营部门需要做得更多。

文_ 李敬

一、《公约》第21 条讨论中的焦点

《残疾人权利公约》在讨论过程中,对第21 条表达意见的自由和获得信息的机会(起草文件中这一条的位置是第13 条)的法律渊源来自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各方没有异议。大家总体上认为:这一权利归属公民权利政治权利类。但是,与会者们也充分认识到,如果残障社群要和普通大众一样,有自由且充分的意见表达机会,需要额外的社会支持和辅助,而这也让这一权利披上了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的外衣。这一权利之间彼此交错不可分割的特色,也贯穿了整部《残疾人权利公约》,即,这是一部不仅要声明“做什么”的国际人权法,还是一部在一定范围内指导各国“如何做”的法律。

在“做什么”的讨论中,因法律渊源规定简洁,作为某一缔约国公民的残障者本身也就自然而然地应得到相应的法律保障,所以大家对这一部分讨论很少。

讨论“如何做”的过程中,各国就聋人社群对手语的普遍认知(即,手语是语言中的一种,而非辅助措施);如何厘清公共或官方部门及私营实体的责任(西方大多数国家都已经历过或正在经历“出售国家〈公共/国有资产〉的阶段”,而私有财产又历来神圣不可侵犯,所以,如何让国家能真正对公民,特别是弱势公民有所作为,其实是个很头疼的事);如何要求大众媒体,特别是互联网服务商以无障碍方式服务;第21 条如何和《公约》第9 条无障碍进行区别等内容,进行了3 次广泛而深入的讨论。

1213549848.jpg
在公共场所为盲人提供相应的听读设备,可以方便盲人及时获取公共信息。(图_CFP)

1213549847.jpg
盲人有声电影为盲人提供了一种了解当前文化的平台,让他们在倾听中感受电影艺术的魅力。 ( 资料图片) 

二、如何解读

  1. 文本最终形成的官方法律文本如下:

第二十一条表达意见的自由和获得信息的机会

缔约国应当采取一切适当措施,包括下列措施,确保残疾人能够行使自由表达意见的权利,包括在与其他人平等的基础上,通过自行选择本公约第二条所界定的一切交流形式,寻求、接受、传递信息和思想的自由:

㈠以无障碍模式和适合不同类别残疾的技术,及时向残疾人提供公共信息,不另收费;

㈡在正式事务中允许和便利使用手语、盲文、辅助和替代性交流方式及残疾人选用的其他一切无障碍交流手段、方式和模式;

㈢敦促向公众提供服务,包括通过因特网提供服务的私营实体,以无障碍和残疾人可以使用的模式提供信息和服务;

㈣鼓励包括因特网信息提供商在内的大众媒体向残疾人提供无障碍服务;

㈤承认和推动手语的使用。

2. 解读

首先,在法条的起首部分,强调了缔约国的责任,即“应当采取一切适当措施”确保残疾人可以“行使”这一权利。这一“行使”概念的表述非常重要。正如我们在上文所强调的,从抽象的权利概念上人人享有这一权利,但是,如何在日常生活中确保残疾人“行使”,并切实享受了行使后带来的结果,则是缔约国需要努力的领域了。由于《公约》第二条定义部分对整部法律的一些核心概念给予了界定,所以这里对“一切交流形式”可以参照第二条:

“……‘交流’包括语言、字幕、盲文、触觉交流、大字本、无障碍多媒体以及书面语言、听力语言、浅白语言、朗读员和辅助或替代性交流方式、手段和模式,包括无障碍信息和通信技术;‘语言’包括口语和手语及其他形式的非语音语言;……”

其次,本条对残障者获得信息等内容的支持,又不仅仅局限于此,《公约》要求,对社会大众提供的信息,也要向残障社群提供,且要以无障碍的模式和技术,以适应各类残障社群需求的方式提供。很引人注目的是,这一条款特别提出为残障社群提供这些信息,应该是及时的且不额外收取费用的。

第三,《公约》要求各国接受并便利残障者使用多种交流方式,并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概念“互动”,其英文为interactions,在作准中文版中翻译为“(正式)事务”。提出这个概念并非怀疑作准中文版的翻译,而是希望提醒读者注意“互动”是一个双向的过程,《公约》在这里是要求缔约国在和残障者的官方互动中,需要对各类残障者的交流方式都要所有考虑和回应。这一互动过程不仅是官方信息自上往下的灌输,而是一个上下互动的动态过程。

第四,法律第三款提别提出“敦促”私营实体(包括互联网服务商)在为大众提供各类信息和服务时,提供的应是无障碍和可用的信息与服务。值得注意的是,如上所说,传统上西方国家的公权力部门是无权约束或要求私营实体提供“额外”服务给社会弱势人群的,所以,条款在这里没有如第一款那样直接提出时间和价钱上的要求,而是隐讳提出“可用的”说法。试想一下,如某一服装商家(包括互联网店家)为残障社群提供销售服务时索要额外的“翻译”费或不及时更新产品信息,致使残障者选购时总是遇到“想买买不到”的情况,“可用性”就成为了一个大问题,而这是缔约国敦促私营实体要避免的现象。

第五、法律第五款提出鼓励大众媒体,包括互联网媒体为残障者提供无障碍的信息。现在很多网络媒体已经有了读屏版或大字版的网页,这就方便了一些残障读者对信息的需要。

最后,整个第21 条的讨论中,各国聋人组织的声音很强大,结果,最后在这个法条的结尾,有了这么一条承认和促进手语发展的要求。

三、《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如何和第21 条形成和谐互补

2012 年我国颁布了《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从建筑交通、信息服务和社区服务等主要领域对“无障碍”做了规定,这其中,无障碍信息交流与无障碍社区服务和本条的关系密切,如果我们能切实、细化且扎实地落实《条例》要求,就能为顺利履行《公约》第21 条,铸造一个成功的典范。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