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如何实现残疾人自由出行的权利——解读《残疾人权利公约》第20条

2016年11月25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对残障社群融入社会、迁徙和行动自由、交通助行分别通过《公约》第九条无障碍、第十八条迁徙自由和国籍及第二十条个人行动能力,从不同层次、角度和约束力上进行了规范。本期,就让我们把视线转移到个人行动能力这一更为微观的权利上,聚焦到如何为特定个体提供适当便利设施设备和服务的条款上,看看《公约》是怎么要求缔约国落实这一实体权利的。

文_ 李敬

一、《公约》第二十条的诞生和核心要义

《残疾人权利公约》的集体协商中有过4 次对这一条款的讨论,各国代表的讨论主要聚焦在这一条和其他条款的区别、是否确实需要这一条款独立存在及如何理解个人行动能力及其实现形式。最终,通过的第二十条内容如下:

第二十条 个人行动能力

缔约国应当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残疾人尽可能独立地享有个人行动能力,包括:

㈠ 便利残疾人按自己选择的方式和时间,以低廉费用享有个人行动能力;

㈡ 便利残疾人获得优质的助行器具、用品、辅助技术以及各种形式的现场协助和中介,包括以低廉费用提供这些服务;

㈢ 向残疾人和专门协助残疾人的工作人员提供行动技能培训;

㈣ 鼓励生产助行器具、用品和辅助技术的实体考虑残疾人行动能力的各个方面。

这其中,条款的起首部分,阐明了这一条的立法主旨,它要求各国在采取有效措施的情况下,确保残障者尽可能独立地享有个人行动能力。这其中的关键词是“有效措施”、“尽可能独立地享有”,这意味的是要求缔约国采取积极举措,以确保残障个体能最大程度的独立地实现个人行动能力这一权利。

随后的四款,在这一立法主旨的统领下对这一权利的实现进行了详细规定。首先,法律要求缔约国的有效措施,是要能让残障者在适合自己的时间、以适合自己的方式及自己能负担得起的情况下享受这一权利。举例来说,残障者A 要使用特定的交通工具协助其去某地,如去医院进行已经提前预约好的检查,A 所在社区内的残障服务管理和(或)服务组织,就需要根据A 的时间和具体出行困难及需要,协助其安排相应的交通措施,方便其就医。

其次,法律规定为了实现这一权利,缔约国需要协助残障者得到质优价廉的用品、用具、技术、现场协助等。这就是说,这类辅助出行的设施设备等,需要有品质保障且价格比较低廉或对残障者有优惠,这些辅助设施设备的生产和销售是不以营利为目的,或至少不仅仅以营利为目的。如果上述助行设施设备是政府出资采购配发的,也需考虑采购的是有社会责任的企业产品。

第三,缔约国需要为残障者和支持残障者的工作人员提供专业的技能培训。也就是说,缔约国有责任通过各种形式,如主管部门组织或委托第三方组织培训的形式,为残障者及其相关服务机构和服务工作人员提供技能培训,确保残障者和服务人员掌握相关技能和技术,确保后者可以按照操作规则提供支持和服务。

最后,该条款要求缔约国要鼓励各类公共或私营的助行设施设备生产实体机构能够在设计、生产、销售时,多方考虑残障者的需要,使其产品能够最大程度的满足残障者的相关需要。举例说,如某个生产针对脊髓损伤者的轮椅企业,政府可能会通过多种措施鼓励激发其在设计和组织生产时,多方考虑脊髓损伤者的生理特点、设计出能便于调整和易于协助者推行的轻便产品,还可以鼓励生产者考虑设计针对不同场地的产品等。总之,残障者的个体出行需求极为不同,需要尽可能多样化、个性化地设计和提供产品,并在重视个体需要的同时,考虑人群的集合性特征,使相关产品容易调节调整,具有能够为多人使用和在多类场景下使用的前景。

QQ截图20161125150927_副本.png
通过鼓励助行设施设备生产企业为残疾人设计个性化的助行器具,可以更好地方便残疾人实现其自由行动的权利。图为上海世博会上,相关企业展示的为肢体残疾人设计的外置骨骼技术。(图_ 陈曦)

QQ截图20161125150944_副本.png

在残疾人使用助行器具时提供各种形式的现场协助,也可为残疾人个人行动能力的实现提供保证。图为北京残奥会上的中国技师为残疾人运动员检修轮椅。(图_ 张稚)

二、第二十条和其他有关公约条款的比较分析

正如本文开始所说,在各国代表集体讨论时,大家已就第二十条和《公约》第九条和第十八条的异同提出了不同看法,这里为方便读者顺利理解,做一简要分析。

首先,从“同”的角度上看,上述三条,都和残障者融入社会、便利出行有关,不论是社会建筑环境的无障碍,还是对个体出行的协助和设备提供以及对迁徙流动这一公民和政治权利的保护,都是为了使残障者和普通大众一样,可以尽可能自由的移动,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第二,让我们看看它们三个的“异”,究竟异在哪里?这三个条款有各自规范的范围,不能混淆。第九条“无障碍”规范的是社会中一般化的、大众的建筑、服务环境,即针对残障者也针对各类潜在的有损伤者,它是对外在环境改造提出了要求。第十八条,渊源来自于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强调的是个体的政治自由和作为一国公民所具有的移动迁徙自由,它本身是更为抽象的权利,需要实施的条件也和第九条、第二十条不同。第二十条,是一个更为个体性的权利,它强调的是个体在遇到具体出行需求时,需要得到的各类支持和帮助。

谈到它和第九条的区别,举一个例子来说明,对于一个轮椅使用者而言,他出行前往某地需要乘坐无障碍公交车,那么无障碍公交车的普及就是在积极落实第九条,而他出行时乘坐的针对他生理需要的个体化的轮椅、出行随行的服务/ 支持人员就是在落实第二十条。

通过对这三个权利的比较,可以让我们些许领略到权利实现的复杂状况,正如公约的序言所说,所有权利的关系是相互关联,无法分离的,对权利的理解和实现,需要在具体的情景下分析考虑。

三、对积极落实第二十条的若干建议

《公约》第二十条个人出行能力,和我国目前正在积极进展中的社会环境无障碍和通用设计的相关工作可以紧密结合,还可以和我国这些年一直在大力推进的(个体)辅助器具的研发、生产、配适等工作结合在一起。同时,从对软性产品的使用和专业服务的角度上看,除各类硬件外,相关专业人才的教育培养,也和积极实现这一权利有天然的联系。所以,回应上段所言,实现这一具体的权利,可能需要的是开放、全方位、多角度的政策设计和多层次的举措落实。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