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如何理解保障残疾人的“身心完整”?

2016年08月1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编者按:在《残疾人权利公约》的实体权利条文中,第17条的出身最为扑朔迷离,这次就让我们一起来揭开它的有趣面纱,并通过这一条款的前世今生,认真思考一下《残疾人权利公约》对于我们到底能起到或应该起到什么作用?我们需要如何客观认识以及结合国情恰当履约?

屏幕快照 2016-08-12 下午1.59.06.png
残疾人接受治疗时,医疗机构提供其所能理解的治疗资料,并听取其对治疗的
想法,正体现着对残疾人“身心完整”的尊重(图_cfp)

文_李敬

一、第17条的诞生

《残疾人权利公约》(以下简称《公约》)作为一个多国、多组织机构集体协商的文本,历经了4年8次开放、集中、紧张的讨论。在这一漫长的过程中,《公约》文本,从2003年最初的工作小组文本(working group text)到2006年8月第八次特设委员会全体投票表决通过的版本,这中间也不断改变着它的模样。

我们今天看到的《公约》第17条,直到特设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结束时,尚没有出现在会议公开讨论的文本中。但是,与会者确实通过对公约中其他条款的讨论,如免于酷刑、免于剥削等条款(之前已经概说过的《公约》第15条、第16条),不断地表达出对残障者,特别是精神残障和伴随精神障碍的其他类别的障碍者,在医疗健康等领域遭受强制治疗或在无知情同意下的医学处置状况的极大关切。一些参与讨论的组织和个人,不断对将这一关切移入公约做出各种努力。

2006年1月,特设委员会第七次公开讨论是这个条款的转折点。在特设委员会主席新西兰驻联合国大使的主席文本(chairman’s text)中,第一次出现了第17条初稿。当时,这一条共有4款,其中,第4款又包含了4个小点,主要规定可大致翻译如下:

1.国家应保障残障者的身心完整;

2.国家保护残障者免于强制治疗或强行安置于住宿机构内;

3.在有公共卫生风险时,对残障者的医疗处置要和他人平等;

4.国家要保障残障者的非自愿治疗:

⑴通过积极的替代方法使其减少到最少;

⑵非自愿治疗只在特别情况下进行,且要和相应的法律保障程序结合在一起;

⑶要在最小限制环境下进行,且要充分考虑当事人的最大利益;

⑷ 对当事人及其家庭提供时应是恰当且免费的。

(有趣的是,第七次特设委员会公开讨论这一初稿时,各种意见分歧层出,最后,这个条款应未达成一致意见。)

恐怕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在特设委员会的公开讨论过程中,那些会议室内外的聚会以及会后相关人员、工作小组的汇总总结到底是如何进行的。但是,2006年8月,当特设委员会组织第八次,也是最后一次公开集体协商时,第17条已经变身为我们今天看到的模式。第17条最后公开文本如下:

第17条 保护人身完整性

每个残疾人的身心完整性有权在与其他人平等的基础上获得尊重。

对比第七次特设委员会的讨论版本,并结合讨论中各国的意见,不难看到,在对残障者身心完整的现有规定中,去掉了对国家保障残障者身心完整的强制义务;去掉了在强制治疗和强制安置住宿机构时,国家保障残障者免于遭受不当处置的义务;去掉了当公共健康危险爆发时,残障者得到强制治疗时需要在与他人平等情况下得到国家保障的义务;以及国家在残障者不可避免接受强制治疗时的基本责任和义务等实质性内容。

二、如何解读

最终通过的第17条,只有一句话,其关键词分别为:每一个残障者、身心完整、有权获得尊重,在与他人平等的基础上。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认识一下这些关键词的含义:

“身心完整”(integrity):从法律渊源上讲,在之前的联合国其他人权公约中并未出现过,从更为广泛的渊源看,欧盟和美洲的人权公约曾对身心完整有过相应的规定。纵观现有的为数不多的研究,对身心完整的研究主要集中于残障者有权对涉及其自身利益相关的治疗过程中,在充分知情情况下进行自由表达等领域。历史中,残障者的身心统一和完整,总是有意无意地遭到漠视、间接或直接地干预,乃至忽视尊严、遭到侵犯。举几个例子可以让读者更清楚,如,残障者在医疗机构接受治疗时,医疗机构是否会根据其精神状态为其提供他或她能理解的治疗资料,并听取其对治疗的想法或支持其做出决定?出于使残障者保持安静和便于管理等目的,某些提供住宿服务的机构是否会对患者过度饲药?在残障者接受某一行为治疗或其他干预时,医疗机构是否能为其提供这一治疗干预方案的详细内容,使其了解或得到其首肯?作为一个独立且独一无二的个体,残障者的精神状态和生理状态,都需要得到尊重和保护,使其最大程度的融入社会生活,而非以治疗和管理为目的,在其不知情或无法知情并进行有效表达时,对其进行任何介入和干预,违背其天然的身心平衡状态。

“有权获得尊重”:虽然,最终的第17条,不再公开提出国家义务这一要求,但是,有权获得尊重,实质上是对每一个社会个体和缔约国的相关政府组织机构提出了更高要求。即,每一个个体不论其是否残障,都需要尊重残障者,并在一个和谐的社会中相互尊重。而且,不进行明确规定的好处之一,是给了国家相关机构和社会组织,在履行这一尊重义务时,利用各类资源和手段的可能。

“在与他人平等基础上”:残障者得到的服务需是有质量的、非歧视的,且和其他社会大众获得的一样。在有可能无法通过一般性服务获得支持时,他们可以得到专门的服务,这一专门的服务不是有意的区别,而是为了使残障者最终得到和社会大众一样有效的服务保障。这里对平等的理解,更接近于机会平等和结果平等双重含义。

“每一个残障者”:意味着每一障别、每一年龄段、每一个残障者,都可有权享有身心完整,这一条款是覆盖每一个残障者的,不能出现某个障别因情况特殊或严重,被排除于被尊重和保护之列。

三、反思与启发

《公约》第17条的诞生和修改过程,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也许这些不可知,正多少反映出确实存在着在如何看待残障者身心完整问题上的分歧。但是,不论隐秘的故事是什么,现在的现实是,经过最后的缩减,这个原本拥有无数诠释可能性的条款已经客观存在了。我们能做的,是结合本国实践,去思考如何解释它,并将这种解释的力量扩散到诸多发展中国家中,让发展中国家的现实和声音,得到普遍尊重。

通过第17条的诞生,可以清晰地看出,《残疾人权利公约》确实是一个某些民间组织积极参与下的、经过协商和妥协的文本。针对这一条的研究,目前主要集中在精神障碍人群非自愿治疗领域,而这也和那些精神障碍者或精神治疗幸存者组织的倡导有关。那么,对身心完整的解读,能否跳出精神障碍者领域,能否将所谓的过度、不当治疗的讨论拓展到因资源不足造成的治疗不足或治疗缺乏等领域呢?就如同一个人,给他吃多了吃错了,不好;那么,不给吃或吃少了,是否也是不好呢?类似的讨论,在《公约》的不断解读中,还有不少,值得我们不断的反思和追问。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