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改革开放与我们的生活——与时代同行

2018年12月19日 来源:《三月风》2018年第12期

40年40人说

改革开放与我们的生活


40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里,不过短短一瞬,但对生活其间的人来说,就是小半段的生命年华。

40年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胜利召开,标志着中国从此进入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新时期,为政治、经济、社会、教育、文化等领域送去春风。包括残疾人在内的全国人民的生活,驶入了新的快车道。

40年,40名残疾人领域的参与者和事业的践行者,每一条生命的轨迹,在广袤的时空里渐渐汇成一组声情并茂、激昂澎湃的交响乐,奏响改革开放美好蓝图的时代强音。

S`)LM6%I$6Y@6{S5C5{$BCL_副本488.jpg

●1978年,15岁的我和班主任同时考上大学。

●1984年,我为中国赢得历史上第一块残奥金牌。

●1984年,我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失去双眼,人生轨迹彻底改变。

●1987年,12岁的我放牛时不小心跌下了山,伤到了脊柱。

●1987年,国家教委下发了文件,批复同意长春大学招收残疾人。

●1991年,我成了长春大学特教学院第一届也是唯一一届中文专业大学生。

●1992年,我发行了专辑《私房歌》,其中的主打歌是《水手》。

●1995年,我在回部队的车上,抱走一团火救了一车人的命。

●1997年,我带着4名残疾人创办的“残友”公司正式成立了。

●2003年,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北京大学统招博士。

●2004年,我获得博士学位,成为中国第一位轮椅上的女博士。

●2006年,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大连导盲犬基地挂牌成立。

●2008年,我点燃了北京残奥会开幕式主火炬。

●2008年,我辞去工作,与其他病友发起成立了“瓷娃娃关怀协会”。

●2008年,我被查出脊髓空洞症,从此再也站不起来了。

●2009年,从杂志社辞职下海,我进入出版行业创业。

●2009年,我正式开始写诗,写下我的爱情、亲情和生活感悟。

●2009年,我开始创业,残联给我们提供了办公场地和资金支持。

●2010年,在政府的支持下,我开办了阳光职业技术培训学校。

●2013年,我被评为“最美乡村医生”“感动中国年度人物”。

●2018年,我参加了中国残联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文_《三月风》记者 白帆

1978年12月中下旬,冬至前的北京天气异常寒冷。西长安街边上的京西宾馆在那几天突然热闹起来。第一会议室的墙上,“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八个大字似乎在预示着将有大事发生。

12月18日至22日,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京西宾馆隆重召开。在这里,冲破了“两个凡是”的禁锢,摒弃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枷锁,为改革开放扬帆起航。12月23日,全会公报响彻了神州大地。

改革开放,让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到腰杆硬起来。残疾人事业也迎来了化冻复苏的那一刻。

弱势群体的事业被提上日程

1953年7月27日,中国盲人福利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一年内,在毛泽东主席亲自关怀下,一本专门服务于盲人的盲文版综合性期刊——《盲人月刊》创刊了。

随后几年,全国盲人训练班为全国各地输送了290多名毕业生,成为各地开展残疾人工作的骨干力量。1960年,中国盲人福利会与聋人福利会经国务院批准合并,全国盲人聋人第一届代表会议在北京召开,周恩来、朱德、邓小平、李先念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了与会代表。

“文革”浩劫掐灭了刚刚萌芽的事业,停滞长达十余年。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带来的春风,让残疾人事业重新有了生气,盲人聋人协会也开始重新办公。邓朴方也在结束康复治疗后,从加拿大返回国内,他带着一个强烈的愿望,要让中国的残疾人也能享受到一流的康复治疗和服务,因此有了建设基金会募款建医院的念头。改革开放使得慈善基金会这一在西方业已成熟的公益组织模式在中国有了勃兴的土壤。1984年3月15日,在邓朴方的大力倡导下,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正式成立,为后来成立中国残联打下了组织基础。1987年12月10日,民政部成立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筹备领导小组,1988年3月中国残联正式成立,新的历史时期来了。

中国残联原副理事长王智钧回忆,1978年相当于划了一条线,开辟了一个崭新时代,“残疾人事业是改革开放的产物,没有改革开放,根本没有现在意义上的残疾人事业,更谈不上残疾人整个状况的改善。只有改革开放,只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关心弱势群体的事业才被提上日程。”

)6]{6R%6]NKU]2IL0@L3J}X_副本.jpg
正在北京国家博物馆举行的“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通过关键抉择、壮美篇章、历史巨变、大国气象、面向未来等主题展区,让国人感受到了伟大变革中的时代温度。(图 CFP)

从解决温饱到共同富裕

20世纪80年代初,地方上的残疾人开始跃跃欲试,大家等组织等得太久了。北京有个残疾人叫孙恂,19岁时患上了重症肌无力,1982年她成立了一个叫“北京病残青年俱乐部”的残疾人组织。当时社会上还把残疾人称为“残废人”,他们没叫“残废人”,而是叫了“病残人”。同在那一年,残疾青年李扬还只是大连工学院图书馆的管理员,他一直认为作为残疾青年绝不能自暴自弃,要和命运抗争。他听说北京的残疾青年成立了组织,觉得大连也一定要组织起来。于是,在大连市党政领导的支持下,1983年8月,他和同伴创立了全市性的残疾青年协会。协会成立之初,他们喊出了一句响亮的口号:“废”字与我们无缘,强音是我们主旋。邓朴方对这个口号非常赞赏,说这是把残疾人从沉沦中解放出来了。回忆过往,李扬非常感慨:“以前别人都叫我们残废人,后来我们建立了组织,力量强大了,把这个‘废’字甩进了大海。我觉得这些年没白干,付出再多的努力都是值得的。”在那之后,西安、大同、沈阳、广州、武汉等地也相继成立了残疾人自己的组织。

残疾人体育事业也奏响了序曲,1984年,我国第一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在合肥举行。同年我国首次派出伤残人体育代表团,参加在美国举行的第七届夏季残奥会,盲人运动员平亚丽为中国夺得历史上首枚残奥会金牌。

1984年6月1日,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派出代表团出席在葡萄牙里斯本举行的康复国际第15届大会。大会一致同意接纳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为该组织的正式会员,中国的残疾人工作开始被世界所认可。中国残联成立后,先后参加“残疾人国际”“康复国际”等多个国际组织;参与“联合国残疾人十年”,倡导“亚太残疾人十年”行动。2016年,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就任康复国际主席。

英国《卫报》曾撰文评论:21世纪始于1978年,一个纯粹的中国时刻。它创造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历史。

残疾人从受助者成为参与者

1980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关于残疾人的世界行动纲领》,要求“会员国必须通过立法,为达到各项目标所采取的措施建立必要的法律基础和权威”。在此之前,我国尚未制定关于残疾人的专门法律来维护残疾人合法权益,因此立法显得十分迫切了。于是在1985年,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与北京大学合作,开始起草“残疾人社会保障法”的初稿。

1986年9月28日党的第十二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方针的决议》,指出“在社会公共生活中,要大力发扬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精神,……关心帮助鳏寡孤独和残疾人。”更为立法工作创造了理论空间。

两年后,在国家法制部门和民政部指导下,成立了一个由立法机构和中国残联参加的联合起草小组,集中力量起草、修改“残疾人保障法”(草案),草案先后增删修改了18稿之多。“筹备小组成立后,我和时任中国残联理事长的刘小成一起,主要负责起草初稿。1990年春末夏初那会儿,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我们在总政招待所的北楼租了两间房子,搞了一个‘百日大战’。刘小成和我都是常住户,其他人随叫随到。”中国残联原发展部副主任兼法规处处长李志岐从头至尾参与了草案的起草工作。

那时候,残疾人事业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国残疾人事业五年工作纲要(1988年~1992 年)》也正式实施了,宣告残疾人工作被列为一项国家重要发展指标。此后从国家“八五”计划开始,残疾人事业被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规划。

1990年9月,“残疾人保障法”初稿由民政部报请国务院审议,以少有的速度,在20天内审议通过并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成为建国41年来在国务院和全国人大常委会上首次对残疾人事业进行广泛、深入、高层次的研究与决策。

同年12月28日,凝聚着党和国家的关怀,体现国家进步和社会文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正式诞生了。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万里同志,带着浓重的山东口音宣布这一振奋人心的结果,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从那之后,以《残疾人教育条例》《残疾人就业条例》《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残疾预防和残疾人康复条例》等行政法规为辅助、以优惠和帮扶残疾人的地方法规为补充、全面保障残疾人权利和促进残疾人事业发展的法律法规体系渐次形成。尤其是2008年4月,修订后的残疾人保障法更为全面,被残疾人称为“太阳”。太阳之下,涉及残疾人权益保障的法律已达50多部,残疾人由受助者变为参与者。

与此同时,我国始终活跃在残疾人权益保护领域的国际舞台上。《残疾人权利公约》是人类历史上第一部系统性保护残疾人权利的国际法律文书。中国是制订公约的倡导国和参与国,也是首批签署国和批准国,更是忠实的履约国。

中国梦,也是残疾朋友的梦

党和政府对残疾人事业的重视是空前的。1987年,国务院批准进行全国第一次残疾人抽样调查。根据这次抽样调查的结果推算总体,全国各类残疾人总数约5164万人。

2003年,邓朴方荣获当年的“联合国人权奖”,成为获得此奖项的第一位中国人,也是全球第一位获得此奖项的残疾人。他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一奖项虽然是发给我的,它在一定意义上是颁发给中国残疾人事业的,是对中国政府长期以来致力于人权事业的发展,致力于执政为民、改善人民生活,特别是下大力气解决包括残疾人在内的特殊群体基本生活问题的一种肯定。”

2008年北京残奥会之前,媒体对残奥会了解非常不够,奥运会到残奥会的转换间隙,媒体对残疾人事业了解的愿望变得特别强烈。8月下旬到9月5日,媒体在残联的帮助下集中培训,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组派出24人来学习残疾人知识,每天从中午边吃盒饭边听开始,一直培训到下午4点半。前来培训的残联人既欣喜又欣慰,“过去是我们求人家,现在是人家真的渴望走近残疾人。”

在今年中国残联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发表致词,他在总结了改革开放40年、中国残联成立30年来残疾人事业的各项成绩之外提到,“我们国家各行各业、社会各个方面都在努力消除障碍,越来越多的残疾人接受更好教育、实现就业创业、平等参与社会,有了更多出彩的机会。”

中国残疾人事业在加强自身建设的同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历史性成就。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中国梦是民族梦、国家梦,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梦,也是每一个残疾朋友的梦。我们都要凝心聚力,在实现人生梦想的同时,共同推动中华民族的美好梦想早日实现。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