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匡禹 “浮力宝宝”养成记
2016年第11期

2016年11月25日 来源:《三月风》

b3_副本_副本.jpg
“浮力宝宝”的课程里,不善交流的特殊儿童在一段时间的一对一训练后,可以融入“大班”去,能和别的小朋友更好地交流互动。

“不想帮助残障儿童的创业者,不是好游泳运动员。”匡禹身体力行地告诉人们,收起对残障人士的别样眼光,鼓励他们穿上泳衣,展示自己并不“完美”的身体。

QQ截图20161125094002_副本.png

匡禹

国家一级游泳运动员,在北京从事学龄前儿童游泳培训工作,是北京英东游泳馆、特佳游泳馆、小康乐游泳馆的运营方,“浮力宝宝”项目发起人,为特殊儿童提供游泳场馆和游泳培训服务。

文_《三月风》记者 张西蒙

图_受访者提供

匡禹曾是中国游泳协会下属游泳学校的负责人,从2010 年开始经营一个小型的游泳场馆,主要的服务是教学龄前儿童游泳。“2010 年起,偶尔会有特殊的孩子想来学游泳,其中有发育迟缓的、唐氏综合征的、自闭症以及肢体残疾的孩子。”

曾有一名家长来的时候告诉匡禹,孩子没任何问题,就是和别的小孩“不太一样”。后来几次上课下来,孩子接受程度远低于其他儿童,匡禹向孩子的母亲再三询问才得知这个孩子患有智力发育迟缓。

“其实我能猜到她为什么瞒着我们。”匡禹说,那位母亲告诉他,之前去过很多家游泳馆,都被拒绝,孩子眼巴巴看着在水里嬉戏的小朋友,“孩子哭,自己也哭。”

进不去的游泳馆

三年前的一场大雨中,不到10 岁的小然(化名)不慎被高压电击伤,自此失去了一双上臂。这场意外给原本温馨快乐的家庭带来了致命的打击,小然的妈妈至今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还会泪流满面。让家人没想到的是,小然在机缘巧合下加入了残疾人游泳队,并且获得了全国残疾人游泳公开赛S6 级别100米蛙泳冠军。

原本怕水的小然慢慢了解到,原来水下不是“黑黑的、冷冷的”,在灯光的照射下,其实水下很亮;下水游上几个来回,身体就暖和了起来。然而像小然一样能享受游泳带来的快乐的幸运儿并不多。

“整个北京有3600 多家游泳馆,之前只有两家愿意接纳残疾儿童。”曾经是一名游泳运动员的匡禹说,他早知道水中康复对残疾人的神奇疗效。在他的努力下,现在能接纳残疾人的游泳馆增加到了三家,但对于许许多多的残疾儿童来说,承载量极为有限。同时也是一名父亲的匡禹希望每个孩子都能享受游泳的乐趣,包括比健全孩子更需要水中康复的特殊儿童,于是他启动了“浮力宝宝”计划:商业和公益相结合的方式,打造更多接纳特殊儿童的游泳馆,并为他们提供游泳教学服务。

4 岁的小美( 化名) 经医院诊断是发育迟缓,轻度自闭症。她不爱和任何人说话,常常抠自己的手,摆弄衣服扣子,除此以外还喜欢站在镜子面前自己乐呵,自言自语。

小美特别喜欢水,可在游泳池里训练的时候,不管教练如何教她,和她说些什么,小美也听不进去,不会照做。小美妈妈一度担心游泳教练不能像她一样耐心,于是匡禹采取一对一的教学方式,“慢慢给她一些口令,教会基本的动作,把水里的风险降到最低,再往大班里揉,到最后这个孩子很愿意来馆里游泳。”在匡禹和“浮力宝宝”教练为期半年的指导下,小美甚至会主动开口问其他小朋友:“你会游泳吗?不会我教你!”如果小伙伴说会游泳,她还会继续追问:“那你会自由泳吗?不会我教你!”作为最早的一批学员,小美来的时候才不到5 岁,现在小学三年级,也是跟着匡禹游泳的一名“浮力宝宝”。

据统计,中国0 至14 岁的特殊儿童有近900 万人,其中脑瘫患儿约175万人,且每年以4.6 万的速度递增,自闭症患儿约165 万人,每年以20 万的速度递增。而我国大部分医院仅负责确诊治疗,缺乏有效的康复手段,特殊儿童康复的治愈率仅为8%。“在中国仅有不到0.05% 的特殊儿童,曾经有过水中运动经历,更不用提有多少人接受过专业的水疗康复训练。”匡禹说,对这些儿童的接纳程度低,并不是个别游泳馆出现的情况。

游泳馆属于特殊行业,相关的配套设施、人员都根据国家体育总局的标准有一套独特的防控体系。“如果出现问题,即使施救及时、采取了相应措施,仍要承担后果,或许可能被终生吊销执照,因为除了自己的防控体系,还有《消费者保护法》的硬性要求。”匡禹说,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游泳馆有心收这些孩子,但面对无法承担的安全隐患,也只好婉言拒绝。

除了安全的因素,有些孩子的家长也成了这些特殊儿童的一道屏障。“小孩子不懂事,不认为这些特殊儿童和自己有什么区别,但是家长就不一样了。‘会不会影响我的孩子’‘孩子看见他们会有心理阴影的’。”匡禹说,为了照顾一些家长片面的想法,游泳馆也不得不委曲求全。

2071483276 模糊_副本.jpg
侯建群是浮力宝宝的元老级教练,他对自闭症儿童的游泳教学很有心得。

没有在泳池中度过夏天,不足以谈人生

为了给特殊儿童营造一个良好的游泳环境,匡禹极力主张把自己运营的第一个游泳馆“特佳”进行了无障碍改造,建起了配套的无障碍通道,为此铲了很多级台阶。

“其实这些孩子对我们来说和健全孩子没什么区别,无非就是花费更多的时间和耐心。”匡禹说,一般情况下,孩子学会游泳的周期是15 个小时,特殊的孩子可能要花30 甚至40 个小时去学。“到2015 年左右,这些孩子成几何数量增长。我们教过的孩子家长有一个群,得知有‘浮力宝宝’的项目,就会介绍身边的特殊儿童来游泳。”

一到夏天,来游泳的人特别多,六年来匡禹和“浮力宝宝”服务的孩子每年近万人,记录在案的特殊儿童不下500 人。因为有和幼儿园合作教授游泳课的经验,造就了教练员一双“火眼金睛”,一节课过后,虽然不能用医疗的术语精准定位孩子的病症和治疗方式,但对孩子患了什么病、应该怎么康复,心中已经有数。“现在我们加入了试游课程,先判定一下孩子到底是什么程度,教练以后能更好地和孩子沟通。”

5 岁的浩浩,是一个患有成骨不全病的“瓷娃娃”。浩浩的妈妈总是担心他摔倒,对一个处在好动年纪的孩子来说,运动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在水疗康复体验中,浩浩头一回摆脱了对摔跤的畏惧,在水里,他跟正常孩子一样灵敏,这不仅为他带来愉快的运动体验,也带来了从未有过的自由自在。

“孩子在水里能感知到的体重不足在岸上的10%,在陆地上无法实现的动作在水里都没问题。”“浮力宝宝”的一名教练侯健群说,十年前第一次接触特殊孩子,本来不想收,经不住家长再三恳求,收下了这名特殊的儿童,现在他已经成了“浮力宝宝”的资深元老级教练。“学得慢没关系,一遍遍去教,时间长了他会有这个记忆,能记住一些特定的动作。”侯建群说,教这类孩子游泳的诀窍是把复杂的东西代码化,“比如收翻一个动作,蹬夹一个动作。我们把每一个动作拆分,用数字替代语言。”针对骨损伤的孩子,“比如没有上肢的,可以用腰腹力量游起来。”

曾有一个14 岁慕名而来的多动症儿童,长得又高又壮,见到泳池特别开心,手舞足蹈,结果教练挨了一顿揍。匡禹说:“后来才知道和多动症患者沟通时应该站在他们身后的位置,而他们的泳姿更多以仰泳为主。”教学并不是最大的难题,和这些孩子的沟通方式考验着匡禹和“浮力宝宝”的教练员们。“没什么捷径,就是尝试着和他们做朋友。”

x1_副本 模糊_副本.jpg
烧伤儿童有时因为是开水烫伤,不太愿意下水,教练不得不哄着他们了解水并不可怕。

国际水中康复协会落地中国

当匡禹在国内走访时,看到的多是行业内水平参差不齐的水疗机构里,水疗师们鲜有专业人士,“首先教练本身在水中的稳定性要好,能立刻找到自己和孩子的重心、浮心,有的地方孩子表面上天天游,其实什么都不会,就是拍拍水。”康复医学专家励建安曾帮匡禹录制了几个指导视频,他告诉匡禹国内康复最大的问题不是设备、资金,而是技术。

为了更好地服务特殊儿童,匡禹决定把“浮力宝宝”推上一个更专业、更广泛的高度。“水疗康复训练技术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已经开展超过30 年,欧洲超过85% 的残障人士曾接受水疗康复训练,部分残障类别治愈率高达60%。”

匡禹的合作伙伴张婷分别走访了美国和欧洲的水中康复体系。“美国偏运动康复,他们的商业模式很成熟。有点像传统意义上的游泳培训。”张婷说,欧洲的系统更适合国内的孩子,叫ITAT,中文名是国际康复水中协会。“这套系统更细腻,恨不得关注到手指头的关节,他们的康复技术已经发展了超过50 年,我们在这一块近乎是空白的。”匡禹引进了国际水中康复技法五大类中的两类,在北京落地,成立了国际水中康复协会中国分会,以商业方式完成公益项目,还和北京和睦家医院达成合作,为特殊儿童提供更为专业的水中康复服务。

“浮力宝宝”的专业化提高后,吸引到了一些在京的外籍孩子。“有一个患唐氏综合征的中法混血男孩,是美国大使馆参赞的孩子,他住在香山,每一次游泳的时候都是司机开车送来,在我们这里一游就是三年。”匡禹流露出一丝自豪,能得到国际友人的认可,在他看来是一种肯定。

即便现在天气转凉,仍能在特佳游泳馆、小康乐游泳馆和英东游泳馆看到积极游泳的孩子们,其中不乏罹患残疾的儿童。很多时候家长告诉匡禹:“不要求那么多,只希望孩子在水里开心就好,如果能学会游泳就更好了。”

匡禹也本着让每一个孩子享受快乐的想法,寓教于乐中给特殊儿童提供了一个快乐的平台。而作为一名曾经的游泳运动员,他潜心于游泳行业,在竞技和教学上破过纪录,与此同时,也在另一个层面的权利赛场上进行着零的突破。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