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合法环境下的黑色肾脏交易
2016年第4期

2016年04月14日 来源:《三月风》

摘要:一个月后,阿莱士接到一个电话。加法尔的身体对移植的肾脏有排斥反应,他没能活下来。在葬礼上,一群人围着他的新坟默默转圈。纳琳的肾脏和他一起被埋葬。

屏幕快照-2016-04-14-下午2.08.21.jpg
加法尔患肾衰六年,每周要进行三次透析。在拍摄几个月前,他看到了纳琳卖肾
的广告。他打了她的电话,最后达成一致,成交价是1500万托曼(约合人民币3万元)。

摄影_弗朗西斯科·阿莱士(Francesco Alesi)

文_本刊记者 白 帆

伊朗是全球唯一可以合法买卖器官的国家,导致医院附近贴满了当地人出售自己肾脏的海报,被形容为“肾脏淘宝”。但如果通过公立机构售卖肾脏,肾的官方价格只有725美元。出价太低,导致公立机构肾源紧张,有意愿出卖肾脏的人都流向了高价黑市。

据伊朗官方统计,全伊朗大约有11%~14%的失业率,但是据专家估计,失业率要比这数字多得多,这其中包括好多青壮年,他们才二三十岁,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可是没有工作,连基本的生活费都没有,只好去卖肾。

屏幕快照-2016-04-14-下午2.08.32.jpg
弗朗西斯科·阿莱士
(Francesco Alesi)
意大利人,在成为摄影师之前,做过店主、会计和警察等工作。
34岁时成为一名纪实摄影师。从2010年起,加入ParalleloZero图片社。


黑市卖肾比政府价格高得多,而且也比政府机构快得多,但这种交易对卖肾人的生命安全没有保障,而且一旦出现生命危险或是留下后遗症的话也没有地方去讨说法。但由于价格高,好多人还是愿意通过这种方式去卖肾。

在所有卖肾的伊朗人中,约有80%是通过黑市进行交易的。有些接受肾移植者愿意出高价给供肾者,有些富人可能还同意为提供肾的人提供永久的资金帮助。

德黑兰是伊朗最大肾脏买卖中心,位于市中心的肾脏病患关怀慈善协会(CASKP)周边区域,卖肾广告很多。

伊朗一名寡妇为了早日把女儿嫁出去,不惜到德黑兰各大医院附近贴广告卖肾,所赚的钱是替女儿买嫁妆,维护家族名声。类似个案在当地比比皆是,当地人都争相在医院附近贴卖肾海报,并会附上血型和电话号码。

为此,摄影师弗朗西斯科·阿莱士(Francesco Alesi)记录了一名患肾衰的年轻人加法尔(Ghaffar)私下购买肾脏并进行移植手术的全过程。

屏幕快照-2016-04-14-下午2.09.18.jpg
“我想做一名教师,但因为这个病不得不中断学习。”加法尔说,“这些年来,
我只有一个目标———找到捐赠者。”

屏幕快照-2016-04-14-下午2.09.27.jpg
加法尔的经历在伊朗并不常见。一般来说,只有富人才有钱买得起一个肾,纳琳
的开价等于一位政府雇员两年的工资收入。

屏幕快照-2016-04-14-下午2.09.34.jpg
加法尔打过几百个卖肾者的电话,其中有72个与他的血型相符。但最后他们都被
医生拒绝了———或者是因为不匹配,或者是因为卖肾人自身的健康状态太差。

屏幕快照-2016-04-14-下午2.09.42.jpg
移植手术进行那天上午,加法尔非常紧张,一直没有说话。

一颗肾的交易

一股强劲的热风从沙漠方向吹过来,在伊朗城市阿瓦士(伊朗西南部城市,胡齐斯坦省省会)一带,从石油精炼厂烟囱里喷出的火苗,像是献给波斯湾的生日蛋糕上的蜡烛。一阵鼓声让街面喧嚣了起来,在伊朗的所有城市里,什叶派教徒正在庆祝阿舒拉节。

24岁的加法尔走到窗边,细细观看。他多想走下去,跟他们一起载歌载舞。但今年他去不了,因为他正在医院里等待有人能捐给他一颗肾。

而在移植病区的女患病房,鼓点的节奏打断了三名年轻病人叽叽喳喳的交谈。坦蒂丝(Tandis)和莎曼(Chaman)正向纳琳(Narin)展示胸部的手术伤痕。她们不久前接受了肾移植手术,现正处于康复期。纳琳很快也会有一个这样的伤口:她卖出了自己的一个肾,买家是加法尔。

在可以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医院外面,墙上往往布满马克笔写下的卖肾广告:“A,25岁,我愿出售肾脏。”“B,33岁,有肾可售,价钱可谈。”附带的信息主要有血型、电话和卖家年龄。越是接近35岁——伊朗规定卖肾的年龄上限,价格就越低。

“我想做一名教师,但因为这个病不得不中断学习”,加法尔说,“这些年来,我只有一个目标——找到捐赠者。”加法尔打过几百个卖肾者的电话,其中有72个与他的血型相符。但最后都被医生拒绝了——或是因为不匹配,或是因为卖肾人自身的健康状态太差。“一年前我找到一位,名叫阿什坎(Ashkan),他通过了所有匹配检查,但他在手术前三天拿了钱,然后就人间蒸发了。我陷入了绝望。”加法尔说。“几个月前,我看到了纳琳的广告。我打了她的电话,她开价2000万托曼(约合人民币4万元),我只能出1300万托曼(约为人民币2.6万元)。最后我们达成一致,成交价是1500万托曼(约合人民币3万元)。”

加法尔的经历在伊朗并不常见。一般来说,只有富人才有钱买得起一个肾,纳琳的开价等于一位政府雇员两年的工资收入。“为了这个移植,我们把家里所有的地都卖了。”加法尔的父亲戈勒瑞扎(Gholamreza)说,“我们不得不在生计和救儿子之间做出选择,我们选择了加法尔。但是现在我们怎么生活呢?”

屏幕快照-2016-04-14-下午2.11.07.jpg
纳琳跟摄影师说自己是想“帮助更多的人”才来卖肾。而摄影师从加法尔那里听到了
不同的版本,就是纳琳和丈夫迫切想改善家庭条件。

纳琳也来自一个贫困家庭。她刚刚结婚不久,和丈夫都处于失业状态,现在跟父母住在一起。纳琳不愿深聊自己为何决定卖肾。“这是一种帮助别人的行为。”她反复说的就这一句话。

但是加法尔似乎知道得更多。“手术前几天,我在家招待过纳琳和她的丈夫。”他说,“这让我们有机会加深彼此之间的了解。在伊朗,已经结婚的人还依赖父母、住在他们家里是非常丢脸的。卖肾之后,纳琳和她丈夫就有能力租个房子,安顿下来,至少一段时间没有问题。他们希望石油价格能再涨上去,这样就会有更多工作机会。”

移植手术进行那天上午,加法尔非常紧张,一直没有说话。医生不允许采访者旁观手术,“你不能拍照,你根本就不应该进医院。”于是阿莱士就在手术室外面等候。纳琳先被推了进去,然后是加法尔。四个小时之后,手术结束。加法尔将留院观察三周,而纳琳将在三天后回到家里。从麻醉中清醒过来之后,加法尔开始考虑未来。“多亏了纳琳,我将会成为一名教师。”他说。一周之后,阿莱士离开了伊朗,加法尔的故事似乎有了一个美满结局。

一个月后,阿莱士接到一个电话。加法尔的身体对移植的肾脏有排斥反应,他没能活下来。在葬礼上,一群人围着他的新坟默默转圈。纳琳的肾脏和他一起被埋葬。

纳琳仍然不舒服,剩下的那颗肾总是疼来疼去地折磨她。“医生说我必须按规定饮食,多补充水分。但我现在已经停止服药,不去医院检查。”加法尔死亡的消息让她难受。“我以为移植以后加法尔会过上更好的生活,但是我的肾没有起到作用。我想是上天不同意我捐肾给加法尔。上天对我不高兴。”

她告诉阿莱士,加法尔的父亲曾经到医院去投诉。“他们的答复是,那个肾对加法尔来说太大了,他们说之前已经警告过加法尔。但他们说的不是真的。医生因为疏忽杀死了加法尔。”

屏幕快照-2016-04-14-下午2.11.16.jpg
手术中的加法尔。

屏幕快照-2016-04-14-下午2.11.24.jpg
术后三天的加法尔,看起来一切似乎是好的,尽管疼痛,但他越来越能够行走。

屏幕快照-2016-04-14-下午2.11.30.jpg
加法尔的身体对移植的肾脏有排斥反应,他没能活下来。医生说是因为“纳林的
肾脏太大了”。

“纳琳最后不愿出镜了”

三月风:我看到你以前的履历非常有趣,做过很多和摄影无关的工作。

弗朗西斯科·阿莱士:我脱下了制服进入大学学习,这比在停车场照顾警车有趣多了,我开始阅读哲学、历史和文学类书籍,充实自己的人生,但显然还缺了点什么。有一天我走在去学校的路上,看到一则“绿色和平”摄影师Raghu Rai拍摄印度博帕尔的展览海报,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纪实摄影,是一种充满吸引力的经验。照片让我见证了20年前的印度,我开始懂得摄影在用一种有力的方式展现给我们世界的模样。视觉、图像、符号可以迅速引发情感,第二天我加入了“绿色和平”组织。

三月风:在故事中,加法尔像一个悲剧人物,作为摄影师,你是如何接近他的?

弗朗西斯科·阿莱士:我当时前往阿瓦兹医院的肾移植病房,想找一名合适的拍摄对象,于是我碰到了他。在遇到他之前,我联系了很多把联系方式写在交易墙上的人,但他们都不愿意出镜。

三月风:这组图片拍摄了多长时间?

弗朗西斯科·阿莱士:我花了几周时间在家做准备,找好器械,设想拍摄条件。我在伊朗花了三周找到他们,然后用10天拍摄完成。

三月风:我发现纳琳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出正脸,为什么?

弗朗西斯科·阿莱士:首先,纳琳接受拍摄时是答应出现正面形象的,但最后她要求我不能出现正脸,还要使用一个假名。确实给后期编辑图片带来不少麻烦,好在我拍了不少她不露脸的照片。她没告诉我变卦的原因,兴许是她听了身边人的提醒吧。

三月风:纳琳现在怎么样了?她改变生活了吗?

弗朗西斯科·阿莱士:我没再和她联系过,我希望她能开心地活下去,并能找到好工作。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