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黄小山 我的垃圾哲学论文
2011年第11期

2011年11月12日 来源:《三月风》杂志

 
“绿房子”是作为居民和垃圾厂之间的枢纽,现在已
经得到北京市政府的支持。

黄小山天生就是“非主流”,做环保也是独辟蹊径。(图 CFP)

 

摄影_本刊记者 白 帆

他,高耸的莫西干发型,一撮头发直冲云霄,白色框的眼镜,亮得很扎眼,脚上蹬着尖角皮鞋,慢悠悠地从林肯“领航者”汽车里钻了出来。这身行头和装备让人怎么也联想不到他从事的行业——垃圾回收,总觉得哪里很不搭界,印象中这类人似乎整天“灰头土脸”才对。

他叫黄小山,毕业于北大,曾经是一名律师。网名绰号“驴屎蛋”,一听就透着股“痞劲儿”;但就是这个外貌有点怪的家伙,做起事来还真靠谱。

垃圾场建到了家门口

细雨中,一个人举起手中的牌子,上面写着“坚决反建阿苏卫垃圾焚烧厂”的标语,他的对面站着一众警察,恰如电影中酷酷的场面,主人公脸上一副视死如归的倔强。

这是2009年9月4日,100多名小汤山纳帕溪谷、保利垄上、橘郡等别墅区的业主携带横幅到北京市农展馆门口“讨说法”的场景——在里面正举行“2009年北京环境卫生博览会”,阿苏卫循环经济园作为建国60周年“献礼工程”正进行展出。这个阿苏卫循环经济园其实就是一个大型的垃圾焚烧处理场,即将修建在别墅区周围,业主们被家门口建垃圾焚烧场的消息震怒了。

在这次被称为“9·4事件”的行动中,黄小山第一个被警方带走。“下大雨,我9点多就被拿下了,我这么帅的小伙子,淋得和落汤鸡似的,鞋、袜子、连三角裤衩都湿透了,头发本来是立着的,也全塌下来了。”但比较蹊跷的是,黄小山在之前的业主维权讨论会上,对于激进的抗议行动却投下了“反对票”。换句话说,黄小山很抵触通过这种手段维权,有些事情完全可以和有关部门通过协商来解决。

之前,作为律师的他撰写了大量关于垃圾场建设的论证文章,并向有关部门递送,多次组织业主委员进行开会讨论,黄小山是业主们不折不扣的“领袖人物”。这也招致了警方的注意,所以第一个被领走“喝茶”——拘留5天。

“我委屈啊,一片好心嘛。”黄小山没忘当时的感受,但对于和政府对抗有了自己的看法,“现在理解了,就跟夫妻似的,哪有不吵架的?你很爱他,但是做错一点小事,还得吵吵打打。”

在拘留所里,黄小山的心思也开始变化,他开始琢磨这样的问题:“我们对垃圾处理到底了解多少?我们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

走出去才知道狭隘

2009年11月8日,一份署名为“奥北志愿者研究小组”的研究报告《中国城市环境的生死抉择——垃圾焚烧政策与公众意愿》被提交给北京市市容市政管理委员会,小汤山别墅区的业主们提出了一整套垃圾末端处理的解决方案。

这份报告的主要推动者,就是黄小山。也正是因为这份报告,坚定了北京市政府学习先进垃圾处理办法的决心,2009年末,政府邀请黄小山作为“市民代表”参加政府对日本和澳门垃圾处理机构的考察。黄小山听到这个消息后自言“高兴得想从金字塔上跳下去”。他就是一个“非主流”,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在日本和澳门参观时,他到了当地就“开溜”,在日本偷偷去向当地的垃圾分类专家询问该观察哪些细节;在澳门,拦下出租车后直奔居民区去看看人家垃圾怎么扔,就怕参观的都是假象……

很显然,黄小山这一行收获颇丰。从那一刻起,他觉得垃圾烧不烧不重要了,日本烧了20多年了,环境也保持得很好,这一切有赖于一个秘诀——垃圾分类。于是黄小山喊出了“垃圾不分类,坚决不焚烧”的口号。也就是说,想建垃圾焚烧站,先过了分类这道关再说。

换我律师装,着我环保衣

根据北京市官方公布的数据,北京每天产生18000吨垃圾,其中水占了三分之一,而这些水,到了垃圾填埋场或者焚烧厂,会变成危害极大的渗沥液,一万八千吨垃圾一细算,里边六千吨都是水,车拉来拉去,路上遗洒还会造成二次污染,每天运来运去,这个运费都是数以亿计的。

末端处理有两大主流,一个是填埋,一个是焚烧。填埋后渗沥液会造成土壤破坏,焚烧的话因为水火不容,炉内温度始终上不去,还得继续添加助燃剂,这都是一笔大钱。两种办法都会因为垃圾含水而造成巨大的经济浪费。

“那我们在处理之前,为什么不把干湿垃圾分开?”黄小山似乎找到了一条路,他决定盖一所进行垃圾预处理的房子。居民将干湿垃圾在家中分开装在垃圾袋里,并扔到指定地点,之后由小区物业运到这所房子里,再进行具体分类。垃圾袋都采取实名制,哪家扔的一目了然。

现在,这个名叫“绿房子”的小屋已经建好,里面只有两台设备。在这垃圾不进行储存,干垃圾里面的纸屑、电池、塑料等在这具体细分、打包,湿垃圾直接扔进一个压榨机脱水,水直接排到下水道,剩下的干渣从另一个出口排出。“干渣都让垃圾场运走,堆肥的堆肥,焚烧的焚烧,一点不污染环境。”实践证明,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预处理环节就能减少垃圾中50%的水分,因为从源头到处理的时间短,还不产生气味。

“这个机器是一代产品,已经淘汰了,我们刚刚研究了二代。”黄小山指着垃圾压榨机说道,“比这个更小、更漂亮、效能更大。”和他看中外貌一样,黄小山不仅看重机器的功能,更要求美观。“为什么苹果的产品牛X?就是设计的好看,买的人才多。”当然,有二代自然还会有三代……照他的设想,绿房子会成为居民和垃圾站之间的一个枢纽,垃圾袋全部实名制,一个绿房子辐射周围1500~2000户居民,每天对2~3吨垃圾进行处理,全北京的社区每2000户为一单位,1万多个绿房子就能保证整体覆盖了。

前不久,黄小山注册成立了“绿诗丹”(驴屎蛋谐音)环保公司,以后专心做垃圾回收。按照律师法的规定,律师是不能经商的。“我必须面临一个取舍,为此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我决心不干律师了。”黄小山虽这么说着,但仍流露出无限的遗憾,“我的律师执照已经被中止了。但为了环保豁出去了,我一直说不求生的伟大,但求死的光荣。

”垃圾分类是一种哲学

三月风:现在绿房子的建设到了哪一步了?

黄小山:我把前期的基建工作已经做完了,北京市政府会把它当成一项重点工程继续下去,下一步是对整个系统的各项评估。

三月风:你不怕垃圾实名制有阻力吗?尤其是眼下的中国。

黄小山:关于阻力,这个就不好判断了,现在都没开始试过,但我想咱们老百姓还是讲理的,对自己、对环境有好处的事,肯定不会反对。中国还没搞过垃圾分类,刚开始的时候门槛就得低一些,所以我们只分两类。

三月风:你认为多长时间中国的垃圾分类可以赶上国外先进国家?

黄小山:要改变生活的习惯、改变全民族的生活习惯,是个庞大的社会运动。50年、100年都没法计算,得看我们是否每个人都行动。如果只是在抱怨,永远不开始,那只能一直停留在原始阶段。

三月风:绿房子在正式启用后能起多大的作用?

黄小山:它就在社区,每一个居民上班下班散步都能看见,绿房子可以在周末搞活动,一家三口带孩子,亲眼看看我们生产的垃圾都去哪了,为什么这么难处理,为什么垃圾分类那么重要,教育上的潜在意义是无可估量的,而且深入人心。这比喊俩口号,挂挂横幅强多了。

三月风:公民该如何参与到垃圾分类中来?

黄小山:垃圾回收和分类都是技术问题,不存在什么难点,而让每个人心里都能照着某个标准去做,就像不随地吐痰一样,这是一个哲学问题。日本的人口素质高吧?垃圾分类也弄了20年才算完成。现在“绿房子”外就堆着两个垃圾箱,臭气熏天的,里外一对比什么都清楚了“对咱们老百姓自己、对环境有好处的事,我肯定不会反对。我的律师执照也已经被中止了,但为了环保豁出去了,我一直说不求生的伟大,但求死的光荣。”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