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李双江 丈夫亦爱其少子也
2011年第10期

2011年10月12日 来源:《三月风》杂志

 

文/王谦

听着歌曲《闪闪的红星》成长的一代,对于李双江先生,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感情:亲切、敬重、踏实。而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双江老师,是一向十分幸福的。就在前段时间,还看到他在电视上幸福地谈自己的儿子,秀自己儿子如何聪明如何有前途自己如何爱子有方,那种浓酽的幸福,自电视荧屏流淌到千家万户。要说虎门无犬子,李天一得益于父亲李双江与母亲梦鸽的艺术熏陶,五岁就跟李双江登台合作歌唱,李双江也确实有资本为拥有音乐天赋、擅长电脑而且“思维非常灵敏,英语单词随便就能记几千个”的儿子感到自豪。

然而,顺着这棵幸福的藤蔓,结出的却并非甜蜜的瓜果,“小小竹排江中游”转脸变成“拉风宝马街上跑”,李天一首次引起大面积的公众注意,却并非他的歌声,而是他“看谁敢打110”的惊天一呼——不是挺身保护110干警免遭危险,而是在自己与朋友开车追尾并下车打人之后威胁路人不准向110报警。而李爸一边呢,跻身著名歌星大腕之列数十年,眼看到其终老也就停留在德艺双馨的艺术家的份儿上了,这回却因了儿子而上位,晋身于网友所封“四大名爹”之列。如果不是少年李天一事件,李双江距“名爹”尚有差距,而“四大”尚且三缺一,现在天一生水,双江在网络上身份暴涨,但这肯定不是双江老师想要的封号。

人生往往是由A、B这正负两面组成的。从A面看,是李双江历经艰辛所达到的艺术成就和名人身份使小儿子李天一降生在十分优裕的生活条件之中,小小年龄就在身体和智力方面发展超过常人,双江老师历年接受采访时的亲情表述可以为证,当其时也,一家三口融融泄泄之幸福情态溢于言表,这是父与子之间相互补益的关系。但在B面,优裕的生活和晚来得子产生的过分溺爱又助长了小朋友不知天高地厚的素质,从而由双江老师口头上赞誉的“中国人的希望”蜕变成网际网传的“坑爹”一族,这又演变成了相互克制的关系。

如果抛下人情, 单从理性上考量“坑”的产生,也难脱相互关联性。固然众人看到了“坑爹”一面,都“四大名爹”了嘛,但,天一这孩子又何尝不是为爹所坑?李天一追尾打人一事既出,正显出了“坑”的两面性。明眼人都知道,李天一开车打人的恶劣情节每天都在蓝天白云下发生着,但籍籍无名者出了事也难出名,判轻判重抑或幕后私了除了苦主之外,没有几个人关注,到李天一这里,只因为他是著名歌唱家李双江的儿子,李天一打人案才暴出大名,法律的板子必然要高高举起。

俗话说, 天有不测风云, 人有旦夕祸福。万事之间的联系,因为复杂而难为人所尽知,由此也会衍生出一些神秘主义的说法,比如,算命师在“李天一”三字与该事件之间的关联挖掘出了玄机,有人发现李天一的名字是罪魁祸首,盖“天一”为至极之字、至极之组合搭配,早就决定了这孩子的极端性格;有人认为名字源于《易经》“天一生水”,反推出此子命里忌水,而在出事的那一时刻,天象和五行在年、月、日、时悉数属水,自然难逃灭顶水灾。尽管老王对命理之学一点不懂,看算命师有正推、有反推,但从根本上说是从事件爆发为原点而反推原因,终嫌自圆其说的成分忒大——早干什么去了?

名字关联不一定可靠, 但是时间关联,却有一定的道理。一个男人,如果在年轻时做了爸爸,他对孩子,肯定也不无关爱,但那时,这个男人自己也朝气蓬勃,所以对孩子,会有一种顺其自然,让他成长就是了,并且此时,这个男人一般还未能取得事业上的成功,家庭生活条件自然是苦的,所以这时的孩子一般不会娇生惯养,反倒容易长成人才。当一个男人年纪渐大,事业有成时,此时如果得子,做爸爸的往往会生出“少子”还未长大成人、成家立业,自己却年纪老大的担心来,从而对这个“少子”的未来生出危机感来,两千多年前,赵国太后曾问触龙先生:“丈夫亦爱其少子乎?”是的,这一点古今相通,男子汉大丈夫,亦爱其少子:危机感加上相对优裕的物质条件,客观的、主观的原因组合起来,“少子”往往有条件、也很容易被娇生惯养或者拔苗助长。这种时间因素,或许也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李天一人生起始阶段所尝到的这枚苦涩的果子。

李双江流泪看望受害者的照片,配上报道中的文字叙述,让听惯了他的歌唱的人很自然地将文字记录的现场语言还原成有些沧桑磁性的声音。从利害方面看,及时而到位的危机公关行动有助于这对父子日后在公众面前形象的重塑。但客观地说,李双江这位七旬老人显出了自己面临突发事件时的一种担当。

再看儿子方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是福与祸的关联,李天一所品尝的这枚涩果,从另一个角度说,也可以“焉知非福”作安慰甚至愿景。他的人生之路还很长,一年的收容教养之后,成人之门即将打开。一年相对于一生,毕竟短暂,而人对幸福的追求,在历经了挫折、艰辛的淬炼之后,才可能有更真切的体味。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