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如果有一天,我们老无所依——中国社会老龄化危机
2011年第4期

2011年04月06日 来源:《三月风》杂志

 

本刊记者 张立洁 曲 辉 冯 欢 路斐斐 

旭日阳刚在今年年初被传唱大江南北的《春天里》这样唱道,“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其辛酸和无奈让所有对自己能否“老有所依”持怀疑态度的百姓都为之动容。前路漫漫,充满崎岖,也许让人“老有所依”,比立一万座孔子像都管用。

文_本刊记者 曲 辉

2010年10月26日,昆明一队拆迁的工作人员,在拆除东风巷82号居民楼防盗笼时,进入了久无人员活动迹象的2单元302室。这是套一室一厅,离昆明市中心只有几百米远的距离,屋里杂物堆积,铺满厚厚的灰尘。

突然一声尖叫,领头的工人惊恐地从屋中跑了出来,同行的几个人好奇地走进屋子,结果也纷纷逃离了——屋内的床上,竟然有一堆被子盖着的白骨!

死者头冲着墙,只有朽成枯骨的头部裸露在外。据公安部门鉴定,死者竟然已经死去了五年之久。

死者名叫张小余。有位邻居讲,她最后一次见到张小余老人是2005年冬天,当时已患有癌症的老人,让小卖部的一个小姑娘帮他拎了一袋大米和两袋营养品回家。

时隔五年后,这两袋营养品仍原封未动地放在房门口,就此推测,张小余的死亡应该在买东西之后不久。而漫漫五年,无儿无女的张小余长久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却无人关注。众人都以为他可能已经搬走。居委会和派出所先后也来看过,却被两道防盗门隔在了外面。

无独有偶,据2009年5月的新民网报道:上海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在邻居、家人的生活中消失近两年。后因其住屋外墙一直漏水,工人推开半掩的房门,才发现这位在邻居印象里“时髦、漂亮、高挑”的老太太,早已死于床边,化为白骨,因去世时间太久,遗骨已成胶质,与家中地板粘合在一起。

而近期的数据则更为密集:今年1月,广州白云区一位82岁老人瘦骨如柴地冻死于家中;3月,合肥一位患高血压的八旬独居老人在家中病死;同月,宁夏银川毛纺厂退休工人刘姓老人,也同样倒毙家中。

近年来,这种独自生活的老年人在家中去世后很久才被发现遗体的悲剧屡有发生,而这种冰冷的现实,在早先不过是我们用来批判西方国家“人情冷漠”的佐证,我们并据此义愤填膺地打算解放众多“老无所依”的世界人民。却未曾想,时至今日,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社会也无奈地背上了这副枷锁。

作为世界上老得最快、老人最多的国家,曾经造就我们劳动密集型经济崛起的“人口红利”,渐渐被吃到了缸底,在不久的将来还会变成“人口负债”。养老问题已成为我们的众多顽固路障之一。一场空前深远的“银色海啸”,正以其日趋极端化的怪现状席卷这个国家。

把监狱当成养老院

在一些北方方言里,入狱服刑又称“吃牢饭”,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真的有人为了有饭吃而进了监狱,把监狱当成了自己的养老院。

今年2月份,有一个由5男2女组成的拐卖儿童团伙在北京落网,认罪之外,他们竟然都没有对被拐卖的孩子和家长表示丝毫愧疚。其中60岁的王志参与了全部三起拐卖儿童案,他的作案理由居然是:女儿出嫁后,自己没有经济来源,“想倒卖孩子挣点钱,要是被抓了,老了就在监狱里过吧”。

此言一出,无疑刺痛了大众的神经。在其因拐卖儿童被抓判刑,接受法律制裁、道德谴责之外,我们面对其颇具颠覆性的言论,却不得不反思其讽刺性:王志罪有应得,但他同时也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为何在他眼里,进监狱可以如此轻松,竟然不会比居家或在社会机构中养老更差,甚至要更好?这只能证明我们的养老保障积弊深重。

与之相似且更具戏剧性的,是湖南祁东的七旬农民付达信,他曾在北京火车站用一把小水果刀实施抢劫路人,得手后却并不逃跑,目的也是把自己弄进监狱。他年老体衰,身上有病,干不动田里的活,因此将村里分给他的地退了回去,而且自己终身未婚,没有子女,兄弟姐妹年迈远离,无人接济,平时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村里每年发放的600元补助金。在祁东,他已经两年没有吃上肉了。老人无奈地声称,“不想给政府添麻烦,但实在老了,干不动了。”

果然,被抓进看守所后,付达信食不果腹的生活如愿发生了改变:不仅能一日三餐吃饱,还吃到了许久没有接触到的荤腥。他对前来采访的媒体宣称:“我很知足,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长一些。”他甚至希望将自己的2年徒刑判得再重一些。

据北京大学法学教授王锡锌教授分析,目前大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平均每人每年至少需要1000元,而付达信所在的祁东,买一个鸡蛋就要8角钱,600元平均下来每天不到2元,以此维生是件需要非凡想象力的事情。

民以食为天,但在风烛残年、乞讨无门的环境之中,频繁断炊、苦病缠身的日子并不是每个老人都能忍受的。这时,虽无自由但不愁吃穿的监狱俨然成了避风港。监狱的功能,被王志和付达信的行动删繁就简,呈现出了“福利机构”的气象。监狱的惩罚与改造功能对于这些特殊的罪犯来说完全失效了——因为他们的犯罪动机与犯罪结果充满戏谑地合一了,这无法不让人想起熟悉的欧•亨利小说《警察与赞美诗》。

而这些虽真实却荒谬的行为,却很有可能以后再被其他走投无路的老人仿效。因为细细分析开来,会发现这实际上是老人们的理性选择:在维生的面包面前,自由是不堪一击的。

更重要的是,这深深地暴露了中国养老保障机制的不健全——竟然有许多老年人处在了被社会抛弃的边缘,他们所得到的福利照顾,尚不及改造罪犯的监狱。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的穆光宗教授在谈到相关“盲点”时就不无忧虑地说:“一方面,社会养老保障很难覆盖一些人群,家庭养老又独力难支;另一方面,社会养老机构发展相对滞后,中国出现了‘养老真空’的现象。”

[1] [2] [3]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