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郭海平 拓荒精神病人艺术
2011年第4期

2011年04月06日 来源:《三月风》杂志

郭海平 1962年生于南京,自由艺术家,原形艺术中心创办人。2006年,他进入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三个月,召集病人作画,后著有《癫狂的艺术:中国精神病人艺术报告》。2010年11月成立的原形艺术中心,是中国首家精神病人艺术中心。曾策划、发起“晒太阳”、“药”、“病:我们时代的艺术”等当代艺术展。

文_本刊记者 李樱      摄影_本刊记者 张立洁

2006年,离开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的那天,郭海平组织了一场展览,他把以前从未画过画的病人们创作的绘画、泥塑作品展示出来,病院的医生们看得几乎目瞪口呆,谁都没有想到张玉宝能画出《怒吼》、《追梦者》等极具抽象意味的作品,谁又会想到有典型弱智面孔、不会言语的李丽也懂得画出心灵的字符⋯⋯

展示完,郭海平真的要走了,很多病人要和郭海平拥抱告别,张玉宝、陈小军搂着郭海平,抱头痛哭。院长说,在精神病院里,能和病人们相处到这份情谊的,就你一个。

郭海平在医院里,画了一幅油画,取名《向李丽致敬》。李丽是重度精神发育迟滞患者,不认识一个字,却喜欢抱着书本“阅读”,甚至有时还会将书本颠倒过来,却自得其乐。郭海平说,她看的是笔画,看不同笔画组成的间架结构中传递的意义及信息。他欣赏她自得其乐的精神境界。

 

郭海平称呼他们为精神病艺术家,对他来说,每位精神病人身上都有值得敬佩的地方。“在我的经验中,只有那些极富智慧、对事物极为敏感,不甘平庸、愿意在自己精神世界中沉醉和冒险的人,才最容易与现实发生冲突,并在精神上留下障碍。他们更真实,更自由,更纯粹。从真实自由的这个领域内去观察艺术作品,精神分裂症病人的作品那肯定是最高境界”。

郭海平要在精神病院里发现中国的“梵高”。  

濒临崩溃的青春

“我跟精神病艺术的缘分,只能说是命中注定”,郭海平曾经就是一个濒临癫狂的人。1962年出生的郭海平,小学、中学都在“文革”中度过,社会的压抑与青春期的不适,使他成为一个叛逆的问题青年。留长发,买各种颜色的布,自己做紧身裤,抱着饭盒式的录音机,听邓丽君的歌,“听得魂飞魄散,精神解冻了。”

20岁那年,郭海平被邻居一帮整天画画的小青年深深吸引,“每个画画的都特别有朝气,艺术让我特别亢奋”。他毫不犹豫地被吸引,渐与现实生活发生冲突,日子过得颠三倒四:别人睡了他醒着,拿着画笔狂热作画,别人上班他却倒床睡了,一直睡到太阳下山。画得不顺畅的时候,他会摔东西,关着门大吼大叫。

上班没时间看书、画画,他跟单位提辞职。“那时工作是铁饭碗,单位、家人都不同意,觉得我疯了,放着稳定的工作不要。”他瞒着家人利用晚上时间,用毛毯把窗户糊起来挡住光,连夜看书、画画。闷热的屋内,他大量地抽烟,时常出现醉烟后的幻觉。

昼伏夜出的他,行为异常,还经常冒出自杀的念头,“拿刀割手指,看着血淌,感觉很痛快,觉得自己活着”。多年后,回望自己的行为,郭海平不认为这是病态,“这只是被抑制的生命的正常反思。”

21岁,他与朋友离家出走,准备偷渡香港,要去邓丽君歌中柔情万千的自由世界。扒火车、步行,在广州郊外的野草堆里被野狗包围,最后在澳门边界被边防武警发现赶了回来。

邻居惋惜地对他父亲说,你这个儿子也完蛋了,也疯了。郭海平没有疯,疯掉的是郭海平的大哥郭恩平。小学一年级时,他亲眼看到在农村插队的哥哥郭恩平被五花大绑绑回家。大他14岁的哥哥,一心想参军,因为父亲是右派而不得,开始狂热地读《毛选》,在连续三天三夜挑灯学习《毛选》后,亢奋无比,陷入了癫狂状态,逢人就喊“毛主席讲得太好了”。

家里来了公安和医生,大哥被带走了,诊断为精神分裂症阳性。10岁的郭海平目睹了父母从此是怎么小心翼翼地做人,又是怎样在医生的嘱咐下严格命令哥哥服药。40年过去,曾经高大的哥哥整个人萎缩了一半,如今走不了几步就满身大汗。

在祖堂山医院,郭海平带病人画画时,其实他的哥哥也在那里。有病人对他说,我认识你,你是郭恩平的弟弟。“只是我哥哥服药几十年,已经完全丧失画画的能力了”。

[1] [2] [3] [4] [5]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