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纵深报道“盲人新职业探索”系列之五(上·全职歌手)

2017年07月12日 来源:《盲人月刊》

编者按:“盲人新职业”系列报道已经做到了第五期。这一期我们推出的“新职业”是“盲人音乐人”——有歌手,有鼓手;有全职,有兼职,我们将分上、下两组刊出。音乐是听觉的艺术,盲人在音乐领域有一定的天赋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不过,要把这个特长做成职业,其中还有许多严苛的条件和不可不知的规则……我们将这些,连同从业者的精彩故事一起呈现给大家。

吴小燕:用职业的精神和方法走职业之路

文_《盲人月刊》记者 乔靖雯

在2016年举办的“温馨杯”首届“心之声”全国盲人歌手(网络)大赛中,甘肃选手吴小燕获得了民族组二等奖的好成绩。面对这个成绩,在甘肃省残疾人艺术团工作的吴小燕并没有骄傲,她说:“音乐这条路就跟永远爬不到尽头的山一样。现在你觉得已经很高了,但是永远还有更高的地方,等着你去攀登。”

一个从小就爱唱歌的孩子

虽然先天失明,吴小燕从小就爱音乐,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够唱歌,长大了当一名歌唱家。吴小燕不仅在家里唱,连父母单位组织的活动也从不放过,她至今仍清楚地记得4岁时自己第一次正式地面对观众表演节目,“那是我妈妈单位搞的活动,我记得唱了两首歌:《世上只有妈妈好》和《卖报歌》。偶然听过当时的录音,我发现自己居然唱得挺准的。”

吴小燕曾听家人讲过自己年幼时的一些趣事,其中一个就和音乐有关。在她小的时候,街上经常会有各种小摊,其中就有用卡拉OK供人表演唱歌的,唱一首2毛钱。家里大人最怕逛街的时候遇到这样的小摊,因为吴小燕只要听到了就要去唱,非要花他们一大笔钱,她才肯走,不然谁都别想让她动一步。每次她唱的时候,都会听到周围的人说:“唉哟,这个娃怎么把伴奏卡得这么准的。”听到这样的话,小小的她,心里自豪极了!

在老师的带领下走上音乐道路

因为吴妈妈的远见,还在兰州盲聋哑学校上学的吴小燕早早地接触到甘肃省残联,并积极地参加省残联的各类活动。1997年在省残联一次活动中,吴小燕认识了自己音乐道路上的领路人——甘肃敦煌艺术剧院国家一级演员王玲老师。当时王玲老师是甘肃省残联的声乐辅导老师,在听了吴小燕的演唱后,觉得她是棵好苗子,有心教她唱歌。不过那个时候吴小燕年龄还小,声带也没有长好,王老师怕吴小燕用力不当毁了嗓子,就让她再等几年。

2002年,13岁的吴小燕度过了变声期,王老师这才让她跟着自己学习声乐,而且是免费的,这一学就是七年。在学习期间,王老师总是告诫吴小燕,不管取得多大的成绩,千万不要骄傲自满,因为音乐的道路是非常宽广的,是学无止境的。所以每一次比赛之后,王老师都会跟她说:“百尺竿头,从头再来啊!一切已经过去了,咱们从头开始。”

在跟王老师学习后的第三年,兰州市盲聋哑学校迎来了45周年校庆,吴小燕在校庆活动中登台领唱“同一首歌”,这是她跟着老师学习之后第一次亮相。由于甘肃省残联很注重发现和培养人才,经常到盲校去挖掘可以培养的好苗子,这次亮相,让她被甘肃省残联看重,从此,经常会参加省残联的演出和比赛。

声乐学习并不简单

回想起自己学声乐的过程,“刚开始挺难的!”吴小燕坦诚地表示,“所有的人都会唱歌,都会自然地发声、自然地换气,但是科学性很差,没有科学的方法,虽然唱起来很容易,其实是不对的。”

由于之前没有正规学习过,等到上课的时候,吴小燕发现王老师要求的换气、发声方法跟自己之前的认知是完全不一样的,几节课下来,吴小燕感觉自己都有点不会唱了,也不敢唱了。“我当时就想:这到底怎么唱呀!”那个时候,老师一让吴小燕唱歌,她总是边唱边想“我这唱的到底对不对呀?”后来吴小燕知道了,这种情况是因为自己心里没有树立对声音正确的审美认识,后来她慢慢听多了名家演唱,知道了什么样的声音是美的、是好的、是动听的,慢慢地也就知道如何去唱了,“最初的时候也是很纠结的,觉得以前唱得好好的,现在这么改来改去的,自己都不会唱了。”

此外有很多唱歌时的动作,比如说吸气时候的嘴型;还有唱歌的时候口型怎么张,笑肌怎么提起来,对明眼人来说,一看就知道怎么做了,而吴小燕只能自己用手摸,“我练歌或者吐字的时候经常有一个动作,就是手摸着自己去检查。”最初学习的时候,王老师跟吴小燕提过:唱高音的时候眉头这个地方千万不要用力!所以唱高音的时候,为了能检查,她都是手摸着眉毛唱。“如果是明眼人的话照镜子就能做到了,但是作为视障人,我只能用手来检查一切,包括我的口型、面部表情,有时候也会问问家里人,‘这样对不对,好不好看?’”吴小燕学习时的常态就是先摸摸老师是怎么唱的,包括吸气的时候腰是怎么用力的,“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手就相当于我的尺子。”

还有一点难掌握的,是吴小燕看不了书,“一般对明眼人来说,学歌首先要看歌谱,把歌谱看完,再对照歌词。而我只能一句一句地听原唱,听示范,然后把歌曲啃下来。”虽然对她来说这并不难,但是听的示范曲一定要是准确的、优质的,“不然我只能跟着一起错啦。”吴小燕说自己学歌比较快,简单的歌三四遍就会了,如果是中间有很多转调、伴音什么的就要多听几遍,她还表示如果有复读机的帮助的话,自己会学得更快一些。

残疾人艺术团很温馨

吴小燕从学校毕业后,先是到甘肃省康复中心医院实习,做了一阵子的按摩师,后来又到北京的一家按摩店打工了一段时间,很快她就发现自己最想做的还是唱歌。

甘肃省残联领导对残疾人就业很关心,2009年为不少残疾人解决了工作问题,吴小燕是这些幸运儿之一,她成为了甘肃省残疾人艺术团的一名正式员工。最初几年吴小燕在团里担任合唱和重唱演员,直到2013年才作为独唱演员参加演出。

入团以后,吴小燕和团员们相处得很好。残疾人艺术团的声乐、器乐演员和舞蹈演员加起来将近百人,其中大部分是盲聋哑学校的学生。吴小燕的朋友大部分是聋哑舞蹈演员,好多人都是能看懂唇语的,吴小燕只要在说话的时候,一字一顿把口型做得夸张些,朋友们就能明白她的意思了。而朋友们则通过微信和吴小燕说他们想说的话,这样大大缩短了盲人与聋哑人之间的交流障碍。大家相处的时间长了,碰到外人听不明白聋哑演员说什么的时候,吴小燕还会帮着翻译翻译。

吴小燕还记得,有一次团里的一位聋哑人带着她去食堂吃饭,路过一个很窄的地方,“由于对方很少带盲人走路,就把我放在前面,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向前走。恰巧被团里一位老成员看到了,他马上指导说——带盲人走路不能这么带,你把手背过去让她抓住你的手,你在前面慢一些走。”这件事让吴小燕很受感动,她没想到团员们能够这么细心地时刻关注着自己,关心着自己。吴小燕还说:“演出的时候,化妆、造型我自己都弄不了,都是我们团员帮着我弄的,特别是碰到一些比较复杂的服装,也是她们帮忙的。不管是在演出上,还是在团里的生活中,他们一直都在照顾着我。”

唱好歌的条件有很多

从事音乐工作这么多年,吴小燕积攒下来不少的经验,对这个职业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她说:

第一,一定要放下过度的功利心。很多人刚开始唱歌,就表示“上次我还看到了杨光参加星光大道挣了多少万,我一定要达到他的水平。”要知道声乐学习最开始是学习发声、换气,这是很枯燥的,学了很长时间没有看到成果,不少人就放弃了。“如果是抱着这个目的去学的话,恕我直言,你是肯定学不好的。”

第二,要有耐心,别着急;要抓细节,抠细节。“学唱歌就应该是一步一个脚印,就跟咱们啃东西一样,一点一点地啃。而学的时候如果能从小处着手,一点一点把老师的每个要求都能做到,常年的日积月累,是一定有成效的。”

第三,唱歌不仅靠嗓子,跟环境、身体状态、情绪都有关系。比如说女性的生理期,唱出来的声音就有可能会偏高;而在声带充血期,有可能声音的透亮度不足,或者唱着唱着就突然哑了。“很多人认为唱歌只要嗓子好就行了,其实不是的,嗓子只是相当于音箱的作用。”

第四,当你把唱歌的方法学成了,也有了一定的演唱本领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歌曲的思想内涵。“我觉得唱歌一定要动脑筋,知道它表达的是什么。我个人不赞同那种什么歌曲都能唱的人,唱十首歌跟唱一首歌是一样的声音、一样的方法,连运用的感情都一样。唱歌要把感情投入进去,一定要琢磨这个歌曲它想表达的是什么。我经常会百度搜索所学歌曲的作词、作曲是谁,这首歌是在什么样的环境背景下创作的等等问题,了解歌曲背后的故事。有了这些东西,我觉得唱起歌来就特别有感觉了。”

最后,吴小燕表示不管是学习过程还是工作以后中,不要只靠老师培训,一定要自己勤加练习。“比如我们艺术团,虽然也是有培训的,不过只在有演出或者重大比赛的时候,才会请辅导老师过来突击培训,平常还是要靠大家自己。我在2013年以后就没有老师了,一直都是自己练的。”天道酬勤,“勤”,是迈向成功的第一步。

周华英:靠热爱闯出职业路

文_《盲人月刊》记者 乔靖雯

作为全国第一支盲人电声乐队,周华英和她所在“瞳仁乐队”在深圳很有名气。身为一个草根式的励志人物周华英说,自己爱听、爱唱的大都是抒情励志的歌曲,“每每唱起这些歌,我好像会变得更坚强,音乐就是有这么大的魔力。”

父爱如山,撑起女儿的唱歌梦

周华英出生在湖北宜昌一个普通家庭里,一岁时因病失明。当时为了治病,周家爸妈带着她去过很多医院,最后在一位老中医那得到了一副药方。在喝了100多副药以后,周华英能看见了,只是看得很模糊——她的视力并没有完全恢复。虽然不能像别的小朋友一样玩耍,从小就爱唱歌的周华英常常在家唱歌给爸爸妈妈听。

在周华英上小学的时候,曾有艺校的老师来学校选人,一下子就挑中了她。周华英回忆:“艺校的老师很喜欢我的嗓音,却因为我眼睛不好放弃了,而且那时我家也拿不出那么多的钱。”回家后,周华英哭着问爸爸:“爸爸,是不是因为我眼睛不好,就不能唱歌了?”面对女儿的疑问,周爸爸心如刀绞。“孩子,记住爸爸一句话,你是最棒的!咱们自己在家学也一样!”

从那以后,周爸爸为了支持女儿学唱歌,省吃俭用买了录音机和磁带。由于眼睛不好,记歌词成了件难事,周华英只得默念、默记。“中考那天晚上我也没忘练歌,急坏了妈妈。”周华英笑着说:“妈妈开始害怕耽误我的学习,后来拗不过我也陪着参加一些比赛。”

19岁那年,周华英的父亲因病去世。悲伤之余,周华英暗自下决心,即便当不了职业歌手,也不能放弃理想。当时,宜昌本地举办的一些歌唱比赛,周华英时常获奖,成了家附近小有名气的“小歌星”。

工作兜兜转转,依然爱唱歌

因为一直在普校念书,中专时周华英学的是酒店管理专业。毕业后,周华英曾在酒店从事过一段时间的酒店管理工作,后来又在声讯台当过一段时间的电话接线员,虽然工作没有什么压力,但是她内心割舍不下的还是唱歌。

有一次,周华英来到宜昌一家酒吧应聘,希望从酒吧驻唱歌手做起。当周华英鼓起勇气,拄着盲杖来到舞台上“试音”,现实却狠狠扇了她一巴掌——酒吧负责人一口回绝,说酒吧不要盲人歌手。

就在现实与理想的夹缝中苦苦挣扎时,周华英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多亏了一些关系不错的网友开导和陪伴,她才从低迷的状态中走出来。因为知道周华英爱唱歌,很多关系不错的网友跟她说:“深圳这边的机会多,你要不要来这边试试?”周华英心想:“过去试试,不成的话大不了我再回宜昌。”

2012年周华英到深圳。起初在一家按摩店打工,虽然做按摩师的收入能有三四千元,但因为做按摩对她的残余视力影响很大,而且心里也不喜欢做按摩,再加上碰到一些客人毛手毛脚的,周华英最后还是辞掉了这份工作。这期间,在朋友的鼓励下,周华英在深圳市盲协读书会成立活动上亮嗓唱了一首歌。连她自己也没想到,这一次亮嗓子,不仅让她遇到人生的伯乐,也为她打开了梦想之门——周华英被坐在台下的瞳仁艺术团团长“相中”招进了乐队!

接受老师培训,开启职业之路

进入乐队以后,周华英开始接受乐队老师的培训,一周一次,每次40分钟左右。那时候因为乐队里歌手比较多,老师上课的时间有限,每次都只是单纯的练声,周华英觉得自己没学会多少东西。

2015年底,参加了广东省大大小小不少比赛之后,周华英受到广东省残联的重视,省残联专门在广州星海音乐学院请了老师为周华英授课。周华英说:“大概是省残联已经把我当初比赛时的音频给老师听过了,等我去上课的时候,老师直接就开始教我了。”一般情况下,上课之前周华英都要先练声10分钟到20分钟,接下来就是对每一首歌进行细抠。每一次,周华英都会提前准备好两首曲子,在电脑伴奏下,清唱给老师听,老师会根据她演唱的情况进行详细指导。

除了上课,平时周华英也经常在家自己练习。“好多东西你光听原唱,感觉自己的发声方法或者唱法可以达到原唱的水平,但其实你方法不对是错误的。”周华英一般选择在工作日的上午10点到11点半,及下午4点半到5、6点这种声音嘈杂的时间进行发声练习,以免邻居们有意见,“如果周末练的话,我家后面那栋楼的邻居就会叫的,有时还跟我一起唱,所以我只在工作日练习。”周华英练声的时候,会放老师讲课的录音,一边听录音里的练声,一边在下面琢磨,“唱这个地方的时候是用哪种方法,唱那个位置是怎样去调整……”

跟老师学了一段时间之后,周华英发现自己的唱功有了变化,特别是在参加了一些比赛之后,曾听过她唱歌的人,包括老师给她的一些评价,让周华英觉得自己进步很大。“老师把我的一些以前不喜欢的东西都教好了,例如说美声唱法,我以前是很拒绝的,但现在特别喜欢,我就想把唱歌作为一种职业继续发展。”

分享我的经验,助你一臂之力

对一些热爱音乐,想要从事音乐相关工作的盲人朋友们,周华英也提了几点自己的建议。

首先,除了声乐,最少要会一门器乐。不管是街演也好,商演也好,跑场也好,视障朋友的台风在没有专业老师的培训下是肯定没有明眼人漂亮的。如果会一门器乐的话,比如说拿把吉他、或者会键盘乐器,自弹自唱,就可以弥补台风、舞台经验这方面的不足。“这样你的机会更多一些,哪怕是组成一个乐队呢。”

其次,每天最少抽出10分钟时间练声,“这比一段时间不练后期突击练习要强,坚持是肯定的。”要注意加强学习,尤其是对歌词的理解,包括情感方面的一些处理、演绎办法,“让别人听到你的歌能被感染被带入进去,歌声要有感染力。”然后,乐感一定要好,如果乐感不好,就不能够达到一个理想的高度,学习的时候会吃力一些。

另外,要锻炼自己的适应性,毕竟不管是唱歌还是比赛都不会只在一个地方,“到了新的环境一定要先自我调试,你不能等着环境适应你。”

音乐路不平,坚持才能见彩虹

周华英知道做歌手不太容易,也有不少风险,比如说接不到商演、团队解散,另外还有一些不确定、不安全的因素,“其实我之前在深圳这边找过酒吧跑场,我也有去那边应聘过,也是有录用我的,但是酒吧不提供住宿只提供一餐,虽然酒吧给的工资比较高,那边的房子也更便宜,但是我眼睛不方便,如果半夜才下班又没有义工帮助的话,就没人能照顾我了。另外我听别人说过,有的酒吧有潜规则,要陪客人喝酒的……”

周华英认为在音乐的道路上,总是会碰到一些挫折,但不要放弃。2015年左右,周华英参加省里的一个盲人歌手大赛,当时参赛选手有20多人。为了这次比赛,深圳市残联特意请了一位老师给周华英进行突击培训。这次比赛,是周华英有史以来发挥最好、最镇静的一次,结果分数却不高,让她很失望。由于赛后没有评委点评,周华英不清楚自己哪里唱的不对。“不过我没有放弃唱歌,我觉得既然选择了这个,不管是遇到什么挫折也好,或是自认为遇到了不公平的事情也好,至少对我来说是一种经历或者说是一种考验吧,所以我还是选择了坚持。”

现在,周华英既是瞳仁艺术团成员,还是广东省残疾人艺术团的成员。但是,由于商演少而大部分演出是公益性的,周华英的收入并不很多。但她从没想过放弃音乐,能像著名歌星那样“挣大钱”固然好,达不到这一步时,靠自己喜欢的歌唱能够自给自足,也已经非常幸运。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