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国家通用盲文方案(试行)》研究过程
2017年第5期

2017年05月17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_钟经华

随着信息化的发展,现行盲文标调问题越来越突出,成为了我国盲人文化教育中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为此,中国残联、国家语委在2011年9月设立了《国家通用盲文标准修订》(ZDA125-4)重大课题,并于2015年底顺利通过专家论证结题,形成《国家通用盲文方案(试行)》。国家对残疾人语言文字权益一直高度重视,对盲文规范化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国家通用盲文方案(试行)》是新一轮盲文规范化的起点,是在以往盲文规范化基础上进行的,借鉴了过去几十年我国盲文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的经验教训。2015年12月,中国残联、教育部、国家语委、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印发了《国家手语和盲文规范化行动计划(2015—2020年)》,这是我国第一个国家层面上针对残疾人语言文字规范工作的规划。2016年《国家通用盲文方案(试行)》开始试点,目前试点正在顺利进行中。

一、研究目标

解决现行盲文标调问题,不仅仅是为每个字标上声调符号。必须同时实现“读音准确、新旧衔接、省时省方、易读易写”四个目标。

1. 读音准确

读音准确是修改标调规则的首要目标。

国家通用语言汉语是有声调的语言,声调在音节中有区别意义的作用。表音的汉语盲文,声调必须准确。过去60年实践中遇到的读音不准、词义不清问题,主要源于标调率低和标调的不一致。不标调的词语,虽然通过上下文语境能够确定,或者猜读出一部分,但是不熟悉的词、新词等就难以猜出,由于没有标声调,请教他人也困难。依赖上下文确定或者猜读声调很多时候是不可靠的,标调准确是实现读音准确的根本。

2. 新旧衔接

新旧衔接是指必须保持现行盲文体系不变,使掌握现行盲文的读者可以很自然地阅读新标调方式的盲文读物。

新标调方式在不改变现行盲文符号的前提下,保障现行盲文的稳定性,要保障盲人的文化传承。通过新标调方式改良后盲文要实现新旧衔接,要平稳、顺利地实现新旧过渡,做到“学新会旧、懂旧识新”。学习了新标调方式的盲人,如果要阅读以前旧版盲文书籍,无需准备性学习。掌握标调方式的盲人,只需经过很简单的学习和记忆新标调方式,就可以顺利阅读新版盲文,避免猜测读音。没有掌握新标调方式的人,也可阅读新版盲文,并且需要猜测的情况少于旧标调方式的盲文。

3. 省时省方

省时省方是在全面标调的基础上,利用零标记原理省写一个声调(标出三个),达到便利省时,少增加篇幅的目标。

触觉的感知特点决定了作为触觉文字的盲文必须简洁,尽可能地提高盲文阅读和书写速度,通过省方进而省时,这是盲文的共性。英语盲文走在了前面,有比较成熟的两级简写方案。

在字字标调的基础上,省写部分声调,可减少篇幅,提升阅读与书写效率。字字标调虽然填平了原来计算机不能跨过的“猜”的鸿沟,可以消除汉语盲文信息化一直存在的巨大障碍。但是,在纸介质上字字标调会大幅度增加篇幅,与盲文简洁的共性背道而驰。直接字字标调虽然解决了读音不准的问题,但是又产生了新的问题。通过省写解决篇幅冗长问题,最大限度地省时省方,是本方案研究的主体内容。

4. 易读易写

易读易写是指新标调方式简便易行,既容易阅读也容易书写。

达到易读易写,就要使新标调方案简单,规律性强,避免规则层级过多或者例外过多。要做到阅读顺畅,书写方便,也使教和学省力,记忆负担小。同时实现“易读”和“易写”,而不互相制约。要尽量使各年龄段的盲人用新标调方式都省力。方案简单也可以在保障出版物标调准确的同时,降低劳动强度,提高生产效率。

5. 利于信息化

通用盲文本质上是字字标调的,在计算机后台每个字都带调(只是在纸质版的盲文中有省写),这为盲文的计算机朗读提供了可靠的基础。现行盲文原来“需要时标调”对计算机来说是无法实现的目标,通用盲文的省写规则都是计算机可执行的客观规则,汉盲翻译不存在无法实现的目标了。由于通用盲文字字带调,盲汉翻译的难度大大降低,准确率能够大幅度提高。更进一步,通用盲文还可以与其他版本的字字带调的汉语盲文自由转换,包括台湾使用的国语点字等。

二、研究过程

1. 定量研究

以汉语盲文语料库和现代汉语平衡语料库的大数据成果为基础,形成了本研究的高频词词表(37200词)、汉语测试语料(1500万字)、盲文测试语料(500万方)。

以汉字、实有音节、基本音节以及按声母分组的声调使用频率为基础数据,进行了大量的拆分、组合、筛选、数值查寻、累加等基本数据统计分析。进行了不同语料数据的交叉比对、不同语料数据的相关性分析、极大值突出性分析等。在定量初选阶段,计算过候选音节省写的贡献率(P1 - nP0)、记忆指数(P1/nP0)、综合指数 (P1 - nP0) nP0/ P1等基础数据。其中,P1 是候选者频率,n是本音节中包含的其他带调音节的个数,P0 是这n个其他带调音节的频率之和。研究过程中进行了上亿条数据运算。

2. 定性研究

在定性研究过程中,高度注重盲文使用者的主体地位。课题组核心成员中盲人专家超过2/3,9位盲人专家分别来自中国盲协、内蒙古盲协、中国盲文出版社、上海盲校(盲文印刷厂)、北京盲校等,特殊教育和语言学专家主要来自北京联合大学、教育部语言文字研究所、北京语言大学等。

专家组以定量研究数据为重要参考,召开百余次研讨会,反复筛选比较,先后形成了三类12个方案。其中有些方案征求过盲文编校、盲人、盲校教师的意见,也做了摸读实验。在保持盲文方案根本稳定的前提下,拟定现行盲文标调规则,课题组起初的研究视野内有二种方式:按声调省写、按音节省写。在研究中发现了“按声母省写”的方式。

3. 过程性成果

(1)按声调省写

现代汉语四个基本声调中,去声使用频率最高,约占35%。将所有去声符号都省写,没有记忆负担。但是,这样选择只考虑了使用频率一个因素,出现了很多不符合盲人阅读习惯的情况,如:wò省写为wo,而绝大多数盲人很容易将其读成wǒ,要读成wò就很费力。比较突出的还有“你、和、他、有、一、也……”如果将这些字所在的音节作为特例筛选出来另外处理,会形成很多例外,记忆负担会大大增加,不用记忆的优势也大打折扣。

另一方面,如果将所有去声符号一刀切地省写,读多了新版本盲文书,再读旧版本很不习惯。省写规则的导向清晰而强烈,遇到未标调的音节总认为是去声,不利于猜读旧版盲文,新旧衔接困难较大。

(2)按音节省写

如果不采用一刀切式省写去声的规则,而从基本音节中筛选省写声调的方式,每个基本音节中都有一次独立的选择机会。怎么选,不同音节之间相互没有制约。在每个基本音节内可以综合考虑各声调的使用频率、盲人的阅读习惯、音节的构词能力、触觉品质、轻声等多种因素。

但是,这些单独筛选出的省写音节是孤立的,相互之间没有自然的逻辑联系,不容易记忆是按基本音节灵活选择省写声调的严重缺陷。

按音节省写先后形成了7个方案。多音节单音节双全型的方案1个,含33个三音节、240个双音节、182个单音节。多音节仅限于唯一读音范围内,设计假设是读者不用记忆。由于多音节省方效率较低,并且使方案显得很复杂,2013年全国盲协主席会议征求意见后,课题组下决心淘汰了该方案。

将多音节排除在研究视野外之后,形成了6个单音节型的方案。起初是增加单音节省写的数量,以弥补淘汰多音节的损失。这6个方案的差别是省写音节数量的增减,最少的含160个音节,最多的含286个音节,其中容易记忆的唯一常用声调的音节基本维持40个不变。增减的是需要机械记忆的高频音节,这是省方效率和读写难度的博弈。

三、最终成果

按声母省写,是从相同声母音节中不同声调的使用频率出发,同一声母的音节,只选择同一个声调符号省写。这类方案省写效率较高,规律性较强,记忆负担很轻,便于掌握使用。

按声母将汉语音节分成22组(含零声母音节组),每个声母组内优选一个声调省写。这样不像按音节省写那么灵活,也不像按声调省写那么死板。按声母省写的利弊不像以上两种那么突出,以“省时省方”的小损失换来了“易读易写”的大进步。

通过对1500万汉语语料(不包括标点符号、阿拉伯数字、外文符号等)的统计,发现每个声母内声调的分布具有非均衡性(表1),不包括轻声所占的分布百分比。

表1.声调分布表(按声母分组) 

QQ截图20170517101729.png
从表1可以看出,在声母b中,去声省写的效率达到55.13%。声母p省写阳平的效率达到37.38%。每个声母中,声调的使用频率是选择省写声调的重要因素,还要综合考虑盲人摸读习惯、构词能力、触觉品质、轻声等多种因素,最后确定一个省写的声调。

四、修改完善

大规模征求盲文使用者的意见是《国家通用盲文方案(试行)》修订的关键环节。2012年以来,在每年一次的全国盲协主席会议上,对全国盲协委员和省级盲协主席进行调研和专家访谈,获得了大量宝贵意见和建议,对方案修正产生了重大贡献,也经历了从质疑到肯定的过程。对全国各地参加全国盲文基础能力竞赛的选手,进行了3次调研。根据研究进度,对参加2013年(南京)国培班和参加2015年(上海)全国盲校信息技术大赛的盲校教师(均接近200人)进行了问卷调查。对参加成人教育入学考试的盲人进行了2次规模超过60人的调研。其他小型调研、访谈涵盖了上海、北京、青岛、呼和浩特、泰安、淄博、德州等盲校师生,也包括北京联合大学、长春大学的盲人大学生。在北京、内蒙古、山东、云南等地进行了多次社会盲人调研。对盲文出版社、北师大、教育部语言所、南京特师等单位的盲文专家或语言学专家进行了多次专家访谈,也对北京、内蒙古、陕西、天津、山东、江西、云南、河南、吉林、安徽、福建、甘肃、黑龙江等地的盲文专家进行过专家访谈,对解决轻声等疑难问题起到了重要作用。

从2012年11月第一次全国盲文基础能力竞赛开始,陆续增加了测试法和实验法的研究内容。对北京、上海、重庆、广东、新疆、泰安、浙江、呼和浩特、淄博等盲校中小学生,以及北京联合大学、长春大学的盲人大学生,进行了阶段性方案和例文的测试,为方案的修正提供了重要的参考。

五、试点检验

2015年12月,以北京大学王理嘉教授为首席专家的鉴定组(4位盲人专家、3位语言学专家)对《国家通用盲文方案(试行)》进行了理论鉴定,专家们一致认为:按声母分组省写声调具有原创性,较好地实现了“读音准确、新旧衔接、省时省方、易读易写”的目标。充分发挥了声调的表义作用,解决了现行盲文标调不规范导致的猜读,并且难以实现盲文信息化的问题。

根据《国家手语和盲文规范化行动计划(2015—2020年)》,2016年在全国21个单位进行《国家通用盲文方案(试行)》试点,受到了普遍欢迎和肯定。一致认为从根本上解决了读音猜谜问题,大幅度减少了语义猜谜问题,篇幅增加不是太多,新旧过渡容易,阅读容易,书写困难。有许多试点骨干概括《国家通用盲文方案(试行)》的特点是:“原符号全标调、信息化效率高”。

2016年试点单位还提出了少量的修改建议,经过2017年上半年试点检验后,以适当的方式修改《国家通用盲文方案(试行)》。课题组也非常欢迎非试点单位和个人为《国家通用盲文方案(试行)》贡献智慧,提出修改建议。

(注:钟经华,国家通用盲文标准修订课题组成员)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