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扶盲脱贫就像在挖金矿——访中国盲协主席李伟洪

2017年03月01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_《盲人月刊》记者 侯超韡

采访完青海盲人扶贫工作,在中国残联第六届主席团第三次全体会议上,见到了中国盲协主席李伟洪,他在大会上递交了“将盲人钢琴调律培训纳入中国残疾人培训目录”的提案,而这次已是他连续第四年提交,问他为何如此执着,李伟洪表示,这不仅关系到盲人能否拓宽就业渠道,并且对于更多盲人寻求新职业摆脱贫困有着极大的帮助。
李伟洪从事盲人工作数十年,始终把帮扶盲人脱贫作为重要工作来抓,而在多年的实际工作中,他不仅积累了丰富的盲人扶贫经验,还从典型的盲人脱贫实例中,得到了有意义的启示。

盲人的钱不是靠政策“养”出来的

问道如何才能帮盲人脱贫,李伟洪的回答很肯定:“给他们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尽管,各级政府对残疾人的帮扶越来越完善,不仅有像“危旧房改造”、“阳光房看护”、“天使复明工程”等切实解决盲人生活起居困难的好政策,还有像“残疾人两项补贴”这样直接增加贫困残疾人收入的好办法,“但对于盲人来说,这些政策应该算是扶底补短,而并不能帮盲人摆脱贫困”,李伟洪说道。

我国盲人有很大一部分生活在农村。2012年到2015年中国盲人协曾陆续组织社会爱心企业家到全国各地农村实地了解盲人的生活状况,走访完青海、宁夏、甘肃等地后,李伟洪发现很多基层残联都在村里建起了残疾人扶贫基地,但是基地里很少有盲人。负责人表示,由于看不到,所以像产品包装这类最简单的工作盲人也无法完成,因此很多盲人整日还是待在家中,每个月享受一定的生活补贴,但日子依然过得很穷,人也并不快乐。

之所以很多盲人没有摆脱贫困,被“养”在家中,李伟洪认为很重要的原因是,社会各界对盲人缺少了解,没有看到他们的潜能,这当中不仅包括残疾人工作者,还有盲人的家人。2014年李伟洪在甘肃调研就碰到这样一件事:一位盲姑娘整日在家里待着,因为父母觉得外出上学怕孩子有危险,也觉得家里有个盲人出去会给自己丢脸,因此18年来没上过一天学。残联多次通知家人,让孩子去省里学习按摩,但都被父母拒之门外,直到中国盲协在当地搞了盲人按摩培训班,孩子以死相逼,父母才允许她走出家门学习按摩。
“其实,他们真的太不了解盲人了,”李伟洪说道。盲人能做的事还有很多,安徽盲人刘会林开了养猪场,河北盲人张振海做起养鸡买卖,内蒙古的盲人干起了养牛生意,“例子还有很多,其实盲人并不是只能做按摩,更不是什么都干不了,只是太多人不了解这个群体。”

盲人的钱不是靠自己“等”出来的

盲人群体普遍文化水平低、学历低、收入低,这些客观情况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但国家的经济在飞速发展,十八大以来更是出现了以前所未有的大发展、大繁荣,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审时度势提出,加快推进残疾人小康进程,决不让一个残疾人掉队。

由此可以体会到盲人脱贫、发展的紧迫感和自身的实际困难压在盲人工作者肩上。而目前按摩是盲人最主要的就业渠道,之所以绝大多数盲人选择该职业,主要是它能够让盲人最快地摆脱贫困,是盲人脱贫最见效的方式。

“经过短期按摩理论学习和实际操作培训,盲人就能够到店里进行保健按摩,而这只是开始,他们还可以继续深造,学习更深的按摩知识,转入医疗按摩。”李伟洪介绍说。2013年到青海调研,李伟洪就认识一位藏族老阿妈,得知是中国盲协来办按摩培训班的,老阿妈激动地为工作人员不仅做了三大盆肉还特意买来稀缺的水果,献上哈达,用藏族最隆重的礼仪招待工作人员。了解后得知,老阿妈的大儿子是个盲人,几年前从中国盲协举办的按摩培训班毕业后去拉萨开了一家按摩店,生意特别好。老阿妈的孙女也是盲人,同样参加了中国盲协举办的按摩培训班,毕业后同父亲一起到拉萨开按摩店,从最初年收入不足万元到如今年收入10多万元,整个家庭彻底摆脱了贫困。

李伟洪说:“我们一直在搞按摩培训,就是想让盲人学有所长,养活自己。”正是根据盲人群体的实际困难和迫切需求,中国盲协提出了以盲人推拿按摩培训为基础,并探索多样化就业培训的服务理念。从2011年开始,中国盲协不仅在全国各地举办了盲人按摩培训班,还同时吸纳社会力量,尝试为农村盲人开办了盲人种养殖培训班,为愿意学习深造的盲人开办了钢琴调律培训课程、心理学辅导课程、盲人速录培训班、计算机网络培训课程等等。据中国盲协统计,自2011年开展各项技能培训后,盲人群体普遍的就业增收提高了10%-20%。

盲人的钱不是靠各级残联“喊”出来的

盲人脱贫需要社会各界的帮扶,可究竟该如何帮,“这不仅需要爱心,更需要科学的方法。”李伟洪说道。

十多年前,李伟洪作北京市盲协主席的时候,就遇到过这样的事:北京市残联下发通知,要求各区县上报参加按摩培训的贫困盲人人数,并出资相应人数的培训费用。由于经费紧张,各区县盲协同志一听说要“自掏腰包”参加培训,积极性一下大打折扣,“有些地方盲协,连一个盲人都没有上报,我当时还特意打电话询问,可人家就说没有贫困盲人。各地基层残联想要为盲人争取更多资金扶持,都管上一级残联哭着喊着要钱。这种上级残联向下级要人,并且下级残联自掏腰包搞培训的模式不科学。”
正因为如此,自2011年起,全国各地残联针对盲人按摩培训班的开展进行了系统、科学的改进。从之前的培训模式,改为由省级残联出资培训费用,设定参加培训人员基本要求,而下级残联只需筛选出合适盲人进行上报的方法。

这种新模式的开展,大大激发了地方残联的积极性,尤其在偏远地区。李伟洪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举办盲人按摩培训班的时候,有一位盲人小伙子,走了30多里的山路,从村里来省城参加培训。小伙子的家住在较为偏远的山坳里,并且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里,性格比较孤僻。“要是没有当地残联同志到他家通知,估计他就错过了那次培训班了。”如今,小伙子通过开按摩店,挣了不少钱,早已娶妻生子,还为妈妈在省城买了新房子。

当被问到盲人扶贫同其他人群扶贫最大不同的时候,李伟洪说:“扶贫对象就好比金矿,盲人群体这座矿被埋得更深,但并不代表里面的金子会比别人少,究竟能不能挖到金子,还要看我们有没有足够耐心和智慧去掘取。”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