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一条牛皮带

2016年07月18日 来源:《盲人月刊》

浙江台州市盲人  吴百孙

身上那条皮带坏了,我提醒老伴给我买一条牛皮带。一天、两天、三天……我心里苦苦地盼着。到身上的实在没法再用了,老伴买菜回来,笑嘻嘻地往我手里一放就是三条牛皮带,好家伙。

我摸了又摸,选中一条美滋滋地系在了棉裤腰。皮带手感很不错,柔韧,光滑,不过式样显得传统老旧,跟60年前我上幼儿园时爸爸用的皮带几乎没两样。老式就老式吧,退休老头不也传统老旧了嘛。

真没想到,这条皮带用了还不到一年就没法再用了,整条皮带都已经一层一层分开了。皮带表面变得干燥粗糙,手指甲轻轻一碰,就会有许多米粒大小的颗粒纷纷掉落,原来皮带表面粘涂了一层装饰用的材料,老化了。牛皮确实是牛皮,不过是采用牛皮一层一层分割之后剩下没用的薄薄的七八层边皮废料重叠高压制成的皮带。

我瞒着老伴找出羽绒服,抽出下摆那根长长的带子系在身上当了裤腰带。

我在医院门诊按摩勤劳了一辈子,退休了,沉淀给我的是主任医师那丰厚的退休金。暮春时节,广州的妹妹微信传来事业编制上调退休金的文件抄本。老伴开心地笑了:“老头,快过来听听,这一回正高职称上调的退休金跟行政厅局级一样啦……确确实实该给你买好的牛皮带了。”

仲夏时节,退休金加到手了,从去年10月起补发。老伴情绪高涨,一把搀扶我去了服装鞋帽商场皮带专柜。柜台老板热情地把一条牛皮带交到我手里,我摸了摸,是传统老式的。我问:“不会是七八层零碎拼凑高压成的吧?”

“四百多一条了,怎么会呢。”

这么贵!还是这么老掉牙款式,根本不值啊。我把皮带还给了柜台。柜台老板说,“跟我那边看看去吧,新款式有的是。”说着搀扶我的胳膊快步走到第二个柜台。

又一条皮带落到了我手里,皮带头别致漂亮,皮带两面都压出了花纹。我当场解下裤腰带捏吧捏吧交给老伴,动手往腰上系皮带试试。皮带尾端插入皮带头时发出了“哒哒哒哒”的乐音,清脆舒展,悦耳动听。老伴贴近我耳朵悄声说:“898元”。“898”?我吓得吐出舌头忘了缩回去。我立即小心解下皮带问老伴:“你看怎样?”。此时只要老伴稍有嫌弃,我就会断然把它还给柜台。我披挂全身的衣服再加脚上的胶鞋也不过二三百元。

“不知道。你不是常说‘盲人的事情盲人自己做主’吗?”老伴不动声色。

一股情绪直向我脑门上涌。我身上平常似乎不存在的虚荣和面子,这会儿强劲推动我的逆反心态。看来盲人的自尊深层次还蕴藏着自卑的尊严。

“买!”

三人之间静默了一会儿,老伴笑着说:“五品知府了,高档皮带正般配。我这就去付钱。”

系上新皮带,每天晚饭后80分钟的健身快步走显得格外轻快。真有点小人得志,甩胳膊踢腿,趾高气扬。快步走回到家准备淋浴,脱下背心这才发现已经被汗水湿透了!我急忙重新穿上背心裤衩,光脚丫大步进了卧室。我从沙发提起半长裤子摸了摸裤腰,汗水湿透了。我小心抽出牛皮带,汗水黏糊糊的,凑近鼻子嗅嗅,一股刺鼻的汗酸臭!皮革制品就怕雨淋、暴晒和酸、碱。我掏出手帕轻轻擦拭去汗水,卷折起皮带,重新放进包装盒。

老伴正在看电视,发觉了,笑呵呵问:“老头,你平常总对我说‘钱、物是奴才,是侍候主人的’,今儿怎么啦?主人不做做奴才啦?”

我没理她那一套。我盖严实包装盒,放进了床头柜——898元,概略说就是九百元!等过了大伏天,秋凉了,腰板不再出汗了,你再好好侍候我吧,我的牛皮带哎!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