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扶贫是我的第二次创业”

2016年05月17日 来源:《盲人月刊》

本刊记者 侯超韡

还未见到三媛,她的“好轻松”按摩店先让我眼前一亮。店面从上至下共分三层,各层虽有不同种类的按摩服务,但整体装修都以“中国风”为主:淡黄色的木门,木桌、木凳摆放齐整,店面墙壁上还挂着一幅幅精美的山水画,穿过走廊可以看到大小不一的包间,里面摆放着数量不等的按摩床位,空气中弥漫着淡淡清香,加上黄韵的灯光,宛如一家古香古色的宅院。眼前的场景同我印象中的一些简陋的盲人按摩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这样的店面,严三媛已经开了八家,并且店里80%的按摩师是盲人,其中40%的盲人按摩师是来自贫困地区……这些,让我对这位身材高挑的盲人姑娘多了几分敬佩之情。

“扶技”:有本事才会被人认可

帮贫困盲人脱贫从何时开始,严三媛已记不清确切时间,但从开第一家店到现在,16年当中已有300多人接受过她的帮扶,而之所以能坚持下来,她说是因为自己也曾经历过很长一段艰苦日子,对他们的贫困生活感同身受。

19岁那年因患继发性青光眼不幸双目失明,陷入绝望的严三媛差点走上绝路,在家人的陪伴鼓励下,她最终选择了坚强。为了早日就业,减轻家庭的负担,1989年她在家人的帮助下到无锡市中医院学习推拿。她从《中医基础理论》学起,一字一句地啃、背、领会,学习按摩动作,因为当时无锡没有专门教授盲人按摩的老师,父亲只能四处乱打探。半年后,虽然有老师愿意教,但每次上课都要她去老师家里学习,为了节省家里的开支,三媛和家人都是走路前往,往返路程就要花上四个小时。上课了,老师讲经络、穴位,其他孩子站在人体模型旁仔细察看,而三媛只能认真去听,家人在旁边一边记录,一边录音,每次下课回到家都已快晚上九点,她还要反复听录音琢磨手法,白天再在家人身上练手。凭着滴水穿石的韧劲,她掌握了按摩的专业手法和理论知识。1997年12月,中国残联在北京针灸骨伤学院开办盲人按摩大专班,在无锡残联的帮助下,严三媛有了进一步深造的机会。通过在北京一年的学习,她不但学到了知识,还学到了许多宝贵的按摩临床治疗技术。

凭借精湛的按摩手法,严三媛的“好轻松”按摩店在无锡闯出了名声,顾客的增加为她带来丰厚的经济回报,但她说:“我能挣到钱,离不开无锡残联和爱心人士对我的帮助,所以要回馈他们。”于是,每到节日她都和员工到街上做义诊,免费给路人按摩。而更让三媛放心不下的是那些生活在贫困中的盲人,“我想帮他们摆脱贫困,但光靠捐钱解决不了问题,还是要教本事,他们能在社会上立足,才会被别人认可。”

2006年,一次偶然机会严三媛认识了孤独无助的四川盲女叶欣群,“当时她身无分文,我起初想给她一笔钱,但我当时已开了分店,人手紧缺,就想试试看能不能教会她按摩,以后可以来店里帮忙。”叶欣群到店后,严三媛手把手地教,“从最基本的按摩手法教起,推、揉、滚、拿、拔、按、擦,她摸着我的手一招一式地学。”慢慢地掌握了基本手法后,三媛开始把一些按摩需求简单的顾客交给叶欣群来做,大概一年时间,“我就发现原本沉默、少语的她愿意同周围交流了,她在我这里一做就是八年。”2012年,三媛还帮助她克服困难缔结了良缘,使她过上了渴望已久的幸福生活。

“扶志”:有志向人生才有干劲儿

1998年结束了北京盲人按摩大专班的学习后,连家都没回,严三媛就同两个小姐妹一起去了厦门,在朋友的引荐下,三媛顺利地进了一家按摩店,每天中午开始工作,深夜三四点下班,工作虽然辛苦,但一个月三四千元的收入也算让她满意。干了一年时间,严三媛决定回家,因为她发现在这里工作虽能挣钱,但是店里按摩的项目不正规,有几个好姐妹在工作时受到顾客的“欺负”,而老板却默许这一切。

攒够了回家路费,1999年她生平第一次坐飞机,从厦门飞回了无锡。虽然未能在厦门闯出一番天地,但却让她开了眼界,明确了自己的志向——开属于自己的按摩店。

2000年举债20多万元,严三媛创办了无锡市第一家盲人按摩实体店——好轻松盲人推拿按摩院,并吸纳了十几名视障人员共同创业。说起为什么选择自己创业开店,三媛说:“因为我觉得人有了追求做起事来才有劲头。”

到了2011年,严三媛已经开起了分店,在无锡当地不仅很多顾客对“好轻松”按摩店非常熟悉,连盲人的父母也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因为很多来自贫困家庭的盲人父母找到严三媛请求收留,安排自己孩子就业。曹雪文就是这样一位受助者,来自无锡市滨湖区,九年前,她的父母找到无锡残联央求为孩子找工作,“残联把这孩子送到这里来的时候,我就发现她意志很消沉,不爱与人交流。” 通过残联得知,因为家人受其失明拖累,长期对孩子抱有怨言,使得曹雪文对生活过于悲观。严三媛看到她和家人境况,想起了开店之前,自己和家人所经历过的迷惘、绝望,她深知帮这个家庭摆脱贫困的前提是要先让曹雪文对生活重新燃起希望,树立起目标。三媛没有因其生活无法自理而嫌弃她,更没有因其性格孤僻而放弃她,经过半年多的传、帮、带,曹雪文对生活不再悲观,“慢慢地她开始给我和其他人讲笑话,而且按摩技术也提高很快,家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非常高兴,还跟我说要攒钱给她开一家按摩店。”严三媛说道。

“扶心”:用感恩之心体会成就的喜悦

经过十几年的经营,如今严三媛所帮扶的贫困盲人不再局限于无锡本地,而是面向全国。

随着分店的增多,按摩师人手紧缺,严三媛发现想要招到有水平的盲人按摩师越来越困难,“盲校毕业的孩子实际操作经验不足,有一定经验的按摩师,我们又很难碰到。”于是,2000年,在当地残联的帮助下,严三媛办起了按摩培训班,面向全国招生,自己培训可用人才。在与云南残联联系的过程中,严三媛得知在当地的大山深处,还有很多盲人生活得非常艰苦,不仅没有一技之长,有的盲人连山都没有走出过。

于是2011年2月,严三媛一次性接纳了来自云南丽江摩挲族、白族、普米族、纳西族、傈傈族等边远山区的七名盲人,拿出路费请他们来无锡免费学习技能,安置他们上岗,使他们每月都能挣到3000元左右的工资。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三媛发现他们每个人都很珍惜这次就业机会,做起事来非常认真,但毕竟以前住在山里,远离城市多年,因此和顾客沟通起来并不是很主动。于是,三媛安排他们陆续参与了义诊献爱心的活动,“在这个过程中,我能感受到他们改变了很多,有一次到敬老院为老人推拿,跟他们聊得太投缘,一位老人按摩后高兴得都哭了。”严三媛回忆道:“通过多次这样的尝试,我发现利用盲人按摩这个行业,既可以为贫困盲人提供就业,还能够让他们感受到成就的喜悦,心态整个改变了!”

严三媛创办按摩店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每年我们都会定期组织员工到敬老院、社区和福利院免费为孤寡老人推拿按摩,解除病痛,义务为他们进行健康咨询。”严三媛介绍说。这一善举她已坚持十余年。

创业开按摩店不易,帮扶贫困盲人更难,因为做这项工作不仅需要有头脑还更需要有爱心和恒心。愿意把帮盲人脱贫作为第二次创业去努力的严三媛说道:“经营按摩店我用了16年,取得了一些成绩,我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能探索出一条更适合盲人脱贫的道路,就算再用16年,我也愿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