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大写意——猴年致辞——兼向盲人朋友拜年

2016年01月18日 来源:《盲人月刊》2016年第1期

文_中国残疾人杂志社总编辑 倪林

一段时间没怎么动笔,间或写了些古体诗,兴之所至。

然而当个总编辑或是主编之类的是不能不亲自写东西的,你一懒,就会对文字变得不很敏感,审读稿件的能力就会明显下降。文学史上,那些著名的编辑家、出版家,其实都是文章大家,出手即不凡。一辈子只当编辑,什么都不写,甘为他人作嫁衣裳的奉献者,可敬,但很难成为出色的编辑。就像没当过运动员的教练员很难成为一个好教练一样。吃过见过的主儿,才有可能“一览众山小”。

都担忧碎片化时代散文向何处去。一千多年前,以韩愈等为代表的唐宋散文大家文起八代之衰,突破了骈文的禁锢,开创了汉语言文学的一个伟大时代。他们绝不会想到,今天,散文又面临一个大问题——浅阅读。全国人民低头看手机,瞟上两眼,按上几下,就完成了一次信息的接收和传递。于是问题来了,是不是文章的写作方式、表现形式又需要一次新的整合甚至变革甚至革命?

广义的散文甚至包括当代媒体中的所有文字——它们向何处去?我们的编辑记者们不能不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当然要遵循文章写作的一般规律,更要不饰浮华、回归本真、敬畏汉语言的魅力;但同时,对当代读者的阅读取向是不是也要兼顾呢?这要求应该不高吧?用这个时代的语言书写这个时代——当然,这也许是个伪命题。

我们当然不可能回避时代,寄身东篱下,不敢见南山。我们身上流淌着时代的血液、呼吸着时代的空气、享受着时代的赠与。这不但影响着我们的衣食住行,而且左右着我们的表达。难以写实,不好描摹,遑论刻画。白驹过隙,悠然而逝,只好长髯宽袖,泼墨挥洒——写意而已。

无疑,我觉得我们来到了一个“写意时代”,而且是大写意。斑斓色块,大开大合,瞬间转换,不苟细微。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偷渡、恐袭、空难、雾霾;移动互联、高速铁路、经济衰退、货币战争……来不及反思、来不及叹息、来不及停下来喘口气。面对“写意时代”,我们是否应该沉下心来,气运丹田,气定神闲?不因烽火频仍而心旌摇动,不因征程坎坷而改变初心?

今日欢呼孙大圣,于是猴哥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跳将面前。

上次来是12年前。一轮12年下来,这世界一忽花果山,一忽火焰山的。不是不明白,是人世变化太快。这次,有可能又要忙死俺老孙家的了!打几个滚儿,撒泡尿,小小寰球果真又小了点儿呢。又一次棒起千钧,再一次澄清万里!或驾片祥云,高喝一声,俺老孙来也!

老孙来了。丙申年,手握金箍祈个愿——愿天下永无贫困、永无歧视、永无战争——写意人生,幸福像花儿一样!

这正是:

洪荒一别各西东,

再见沧桑叹不同。

折花摘果闹世外,

祈愿人间无血腥。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