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的网友我的Q
2012年第1期

2011年12月16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安徽池州盲人   江建军

25年前,我在武警部队一场战斗中失明,终日困守家中,百无聊赖。直到5年前,凭借盲用读屏软件的语音导航,才走进了全新的网络世界。这不,QQ消息提示音响起,我丢开正在网上听读的军旅小说《我的团长我的团》,便收到了盲人网友水长东发来的《文明上网,共建和谐》的网络征文启事,脑海里灵光一闪,当即铺开虚拟稿纸,十指熟练轻敲键盘,打下这篇《我的网友我的Q》,想借机展现一下我们盲人健康文明的网络生活。

也是这个秋风送爽、果实飘香的季节,跟我一样双目失明的“浮木”,是我失明后就读的安庆盲校老师,不但极力鼓动我学用电脑,还在10岁小女儿的引领下,跨过长江,不辞辛劳来到我的池州小家,帮我安装读屏软件,又为我申请和设置好QQ,手把手教我如何接听和发出QQ消息,完成了对我的电脑启蒙,并成为我第一个QQ好友。从此,我又成了他不在册的校外弟子。盲人操作电脑,鼠标和显示器都成了聋子的耳朵,所有的指令,全部都是通过键盘操作完成的。只要操作遇上盲点和难点,我便理直气壮呼他语音,仿佛他是我花了大价钱的专职教授。他对我这个网上的不速之客,则总是有求必应,就像当年在课堂上一样,耐心为我答疑解惑,指点迷津。而他的不厌其烦,他的诲人不倦,却助长了我的懒惰和依赖性,以至于我使用电脑5年来,电脑操作一直停留在初级水平,满足于会浏览网页、收发邮件、跟网友聊天、查阅和下载资料等等简单操作。重做系统、软件和程序设置等,我依然动辄求助于他。2008年,我饱含激情,在电脑上打下《一个有人格魅力的盲人老师》一文,发表在当年第八期《盲人月刊》上,以表达我对“浮木”老师的崇敬和感激。不是他引领我走进网络世界,恐怕我至今仍在孤独寂寞中徘徊,在度日如年中煎熬,哪有可能加盟电脑写作一族,活得像现在这样充实和精彩。

昨天加一个,今天添一双,不知不觉,QQ好友已经突破了3位数。闲时浏览好友列表,发现我的朋友已经遍及20多个省市自治区。而这,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盲者,实在可庆可贺。我一直以为,过度和过长时间的孤独与寂寞,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抑郁症之类的心理疾患,往往会乘虚而入,搅乱你的精神和心灵世界。有了这么多天南地北的网友,每天只要打开电脑,登上QQ,我想寂寞都不可能了。因为出席了两届全国盲人笔会,期间结识的一多半各地文友,理所当然都成了我的QQ好友。大家互通有无,交流切磋文法,探讨写作与人生,便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我因此而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从中受益匪浅,写作的积极性大增。仅2009年一年,就分别在5种报刊发表作品20余篇,并荣获全国和省级征文一等奖各一个,为新中国的60华诞,也为自己的“天命”之年,献上了一份引以自慰的薄礼。

毋庸讳言,盲人一般现实生活中朋友不多,这我有切身感受。失明后,我先前的朋友圈,就像旱季水塘里的水,一圈圈地瘦下去。等到能够网络交友,我们便跟明眼人有所不同,多半像拜把子换帖一样,彼此知根知底,以求在虚拟世界留下一份真诚和信任,是真正意义上的QQ好友,并十分珍惜这份健康真挚的友情,珍惜网络文明和谐的氛围。最难忘49岁生日那天,下午正跟我语音的两位网友获此信息,当即在QQ群里发出消息,一大群好友迅即涌进了盲人挚友聊天室,我有生以来第一个生日Party,就这样猝不及防地上演在空中大舞台。当“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和网友们的声声祝福,穿过三山五岳,跨过黄河长江,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汇拢而来,在我小家的天空久久回荡,撞击着我的耳膜和心扉的时候,我的感动,我的幸福,我的泪水,就像我自己的网名“大江”一样,滚滚而流,奔腾不息。

感谢你,我的QQ!感谢你们,我的网友!后半生有你们牵手同行,我的生活会更加丰富多彩,我的人生不再因残缺而抱憾。

(责编:每文)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