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红色记忆描绘华丽篇章

2011年10月16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本刊记者 魏红

江西,一个充满着红色记忆的地方,每年都有许多的朝圣者来到这里,尤其是今年,这个特殊的日子,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这是一个令全国人民感到无比兴奋而骄傲的日子,比以往更多的人怀着一颗激动的心来到了这里,寻着先人的足迹踏遍了瑞金、红井、上饶集中营等地的每一个角落,一次又一次被无数革命英烈的英姿所感动。庆祝建党90周年全国盲人文学爱好者第四届笔会,就在这里拉开了序幕。

大巴车上的旅途充满了欢声笑语

旅途大多数都是枯燥无味的,可是我们的却不一样,对于我们这一行43人的队伍来说,我们的旅途一路充满了欢声笑语。来自全国各地的我们,通过在大巴车上的漫长旅途相识相知,我们由最开始的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到最后成为只闻其声便知其人。
我们住在江西省鹰潭市,之所以会选择这里,是因为它的位置与行程安排的其地方最为折中。经常出门旅游的朋友都知道,出去玩,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了,我们也不例外。在大巴车上每天平均不少于5小时。也许是心情的原因吧,竟然这么多天密集的行程也没有一个人晕车的,我想这一定和我们车上快乐的氛围分不开。

这次来参加笔会的盲人文学爱好者大部分都是不认识的,大家之间的了解只限于对方曾发表过的文章。甚至有好多人都是抱着看偶像、找知己的心情来的。而且因为是自行报到,每个人来的时间都不同,自然也就没有时间让大家熟悉。可想而知,当一行43人第一次聚在一起时,是一种什么情景了。中国盲协的工作人员考虑到了大家的实际情况因地制宜地充分利用了在大巴上的时间,让大家通过自我介绍、才艺展示、分组竞技等环节,互相了解,加深印象,也由此拉开了一段美妙的旅途!

先说说李伟洪副主席,他绝对是一个好领导,吃的、用的、住的,无一不为我们所有人着想,作为一位领导,能够把事情想得那么细,让许多的与会者感动。可是他也太聪明了吧,大家抗不住别人起哄,就算真是个唱歌要命的主,也会嚎上两嗓子,他可好,死活不唱。

还有两人也不得不提,那就是杨佳副主席和滕伟民副主席,太有才了,杨佳教授的英文歌《雪绒花》、《哆来咪》那叫一个绝。老滕的《十送红军》、《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没得说了。

张骥良人送外号“袖珍老爷们”,不愧是北京来的,表演了个京剧,这一开嗓,还真是震人。

李东辉也玩了个绝的,把所有人都给唬住了。他和我们这行程的导游小姐一起玩了个ABC的智力问答小游戏,愣是让精明能干的导游小姐上了当,每次叫小狗的时候,导游小姐都会答:“A(唉)”!

汤冬虎第一天自我介绍的时候,吓我一跳,我心底悄悄给他了一个外号“半条命”。意思是他一唱歌,底下人也就只剩下半条命了。后来才知道,他那天是有点发挥失常,在又一次听他唱歌后,他成功地摆脱了这个称呼,歌还是唱得很有味道的嘛。

孙晓东是一位多才的模仿者,他模仿的毛泽东、周恩来、蒋介石你要是闭着眼睛听,还会以为在放录音呢。他与张骥良合作的一段《沙家浜》,当然了阿庆嫂非张骥良莫属,堪称一绝。

何若松简直就是草原歌神嘛,我们所有人都说她没有参加中国达人秀实在太可惜了。只要她一开腔,我们这些听众就仿佛置身于草原上一样,那蓝蓝的天、青青的草、奔驰的骏马实在是太美妙了!明年中国达人秀再开选,我们一定要动员她去参加。
也许每个人的才艺表演水平有高有低,但是每个人的心却是一样的,大家用自己最真挚的话语、最真诚的表演,感染着车上每一个人。尽管我们的表演和专业的演员没得比,但是我们却收获到了另一种幸福——友谊。

我们一路说着、笑着、唱着……

上饶集中营、瑞金的红色震撼

相信看过电影《上饶集中营》的朋友都知道上饶集中营这个地方,可是你就算在影视作品中看过一百遍也不会比你亲历一次来得震撼。本来轻松愉快的氛围也在这一刻变得那么沉重。

国民党政府专门为了集中营中那些革命先烈研制出的十大酷刑,取了一个个美丽的名字,美其名曰“金、木、水、火、土”,真的不明白,同为炎黄子孙,同为中国人怎么能想象出这么多残酷的刑罚来折磨自己的同胞,又怎么忍心对那些只有十几岁的孩子、妇女动手。

上饶集中营纪念馆一共有三个展厅,随着讲解员的讲解,我们的心一次又一次地被刺痛,通过一幅幅真实的照片,我们似乎也回到了那个年代,在集中营中与所有的革命先烈们一同经历着一次又一次的磨难。许多盲人朋友们伸出手不停地触摸着眼前的一切,所有人都希望自己能多长两只手,把这里所有的一切都通过手指刻画到脑海里。

在上饶集中营旧址,一间间刑房,一间间牢笼,无一不在秒杀着我们所有人脆弱的神经。

为了保护这些重要的历史遗产,许多珍贵的刑具都被保护了起来,来自上海的孙晓东动情地说:“要是让我能够真正地摸到这些该有多好啊!”

到瑞金是我们所有行程中最辛苦的一天,我们单程就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尽管大家已经很疲惫了,可是当我们的脚踏上瑞金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活力十足。

在一大苏维埃会议遗址中,所有人兴奋地东摸摸西摸摸,而且我们还重温了一遍真实的一大苏维埃会议及选举过程,当然所有的会议代表都变成了我们这帮参观者,在主席台上赫然出现了滕伟民、张建华、张骥良等人的身影。当最后唱起《国际歌》欢庆会议圆满成功时,屋子里每个人的神情都是那么的庄严,仿佛真的成为了那时的一员,为了自己的正确抉择而感到自豪。

在毛主席故居,我们看到了那棵救了主席一命的神奇老树,感叹命运的奇妙。在那简陋的小房间中,我们似乎看到了主席在昏暗的灯光下为了革命的胜利而劳心劳力。

我相信身为一个中国人,没有几个人会不知道“吃水不忘打井人”这句话。

当我们一行人来到红井时,杨佳副主席激动地和我说:“魏红,一会儿你一定帮我照一张照片,也许你们都是从小学语文课本上知道这里的,但我却是在初中的英文书上看到这里的,这次终于圆了我多年来的一个梦想,我太高兴了。”

一行人都深情地捧起红井的水,每个喝过的人都说“这水真甜!”

是啊,这水真甜,因为这井水,全中国13亿人过上了今天幸福美好的新生活,所以每个来过这里的人都会说,也只会说“这水真甜!”

笔会上的激情分享

作为本次活动的最大活动,庆祝建党90周年全国盲人文学爱好者第四届笔会被安排在了8月13日也就是本次活动的最后一天晚上8点举行。本次笔会是为了庆祝建党90周年,展示我国盲人文学创作成果、促进新老作者“传帮带”。本次活动是由中国盲协举办。

鹰潭的8月是个多雨的季节,老天爷似乎也不想让我们太早结束本次活动,这时下起了瓢泼大雨。可是所有的与会人员却在8点前全部到达了会场。

会议伊始,中国盲协主席李伟洪就对所有与会人员的回程车票、午餐、行李寄存等事项进行了布置。当听到所有人都有了着落后,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李伟洪主席说道:“搞笔会很不容易,无论是烟台之行还是这次江西之行,都遇到了很多难题,但是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克服这些。可以说搞一次活动就下了很大的本钱,非常难。北京准备成立文学沙龙,还有一个朗诵沙龙,到年底初步已经安排了十场讲座。全部是一流的名作家授课。虽然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来听,但是我们可以录音,放到网上大家共同分享。咱们要利用各种手段,互相促进、互相提高。再有一个就是关于成立文学爱好者联谊会。在中国残联有个残疾人作家联谊会,档次很高,而且盲人会员也太少。盲协的重点还是面向群众,群众性的文学创作队伍,想通过这几年的工作,看看是否具备了成立联谊会的条件,如果具备了就成立。而且成立的话,看看采取什么形式,有什么要求大家都可以提提,比如是达到什么级别的人、发表过什么作品、会员制或是广泛性的代表。因为这个事还没有定案,只是在考虑,所以大家可以多给点意见,看看这个事怎么办更好。”听完李主席的话,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大家发言很踊跃,滕伟民第一个发言。他这样说:“作为四次笔会的亲历者,觉得本次的活动非常不错,看了很多的东西,气氛也很活跃。同时提几点自己的建议。第一,白天组织完活动后,晚上也可以组织一两个小时的文学交流,因为不组织的话,大家也是在互相串门,又没什么效率。第二,是成立中国盲协的联谊会,这是很有必要的。我本人也是中国作协的会员,听过几次作协的课,觉得很好。而且盲人的写作很特别,一定要有其他的人用亲身的事例,有人讲,我们才会听得进去,才会有所提高。第三,盲协也好,盲刊也好,都要办个培训班。网上办不太合适,为了讲课能更好,现场的讲说还是更有效果的。”

在会上最多被提到的两个字是“感谢”,翁小刚这个只有16岁的小伙子激动地说:“首先非常感谢李主席和各位领导办了这么好的活动。再有就是见到我的偶像杨佳主席很高兴。”孙晓东作为一个写作新人无限感慨地说:“感谢中国盲协给我这个机会。来到这儿见到这么多的名作者,那么多可爱的人。”廖燕说:“在这次活动中,父子情、母子情、同学情、同事情情义多多,感动多多。”

同时大家也就成立中国盲协文学爱好者联谊会一致投了赞成票,并且希望尽快成立。因为在座所有人的心目中,中国盲协就像是自己的娘家一样,只有娘家强大了自己才有了依靠。

对于未来盲人文学的发展大家各抒己见,张骥良说:“联谊会的意义重大,打开了盲人朋友与社会沟通、与世界沟通、与心灵沟通、与市场沟通的一条渠道。这条渠道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尽管盲人文学的创作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看到了大家的积极参与。盲人创作,离盲人题材远一点,也就与社会题材近了一点。用我们的心灵感知社会,用我们的笔与心灵对话、与社会对话、与市场对话。这也是盲人文学发展的更高层次。”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会议马上就要结束了,尽管所有人都很不舍。在草原歌神何若松的带领下由一曲《爱的奉献》将本次活动推上了又一个高潮。愿爱撒满人间,愿党永葆青春,祖国——我们爱你!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