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国人体器官移植工作的发展与现状

2011年04月2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站

1954 年美国医师穆瑞首例肾移植手术的成功,是现代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的开端,随之人体器官移植技术成为 20 世纪医学领域取得的重大进展之一,给许多终末期脏器衰竭患者带来治愈的希望,挽救了成千上万患者的生命。

我国人体器官移植开始于上世纪 60 年代, 70 年代末期逐渐开展起来。 1960 年,吴阶平教授在北京医学院实施了我国首例尸体肾移植; 1972 年,梅桦教授在广东中山医学院实施了首例活体肾移植; 1977 年,林言箴教授在上海瑞金医院实施了首例原位肝移植; 1978 年,张世泽教授在上海瑞金医院实施了首例心脏移植; 1979 年,辛育龄教授在北京结核病研究所开展了首例肺移植。

可以说,我国器官移植发展的道路是坎坷不平的。经历了最初的尝试后,由于移植后患者和移植物存活率低下、费用昂贵等原因,器官移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到九十年代之间停滞了十余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一些海外中青年学者带着在国外学到的知识和技术回到祖国,在器官移植领域老一辈专家、学者的带领下,刻苦钻研、不懈努力,取得了今天令人瞩目的成就。尤其是近几年来,开始了与器官移植相关的基础和应用研究,移植技术逐渐成熟,移植项目和适应症范围日益增加,移植数量迅速增长,移植后患者生存率和移植物存活率明显提高。目前,我国人体器官移植总量居世界第二位,国际上能够开展的人体器官移植手术在我国几乎都能够开展。已经实施的移植项目既包括肾脏、肝脏、心脏、肺脏、胰腺、脾脏、小肠等单个器官移植,也包括肝肾、胰肾、心肾、心肺、肝肠等联合器官移植,以及角膜、骨髓、胰岛、甲状旁腺、造血干细胞、脾细胞等组织、细胞移植。同时,我国还成功实施了亲缘活体肾移植、肝移植、脾移植等。

据卫生部医政司 2005 年在全国开展的特殊医疗技术临床应用情况调查结果显示,截至 2004 年,全国开展肾脏移植的医院 348 家,开展肝脏移植的医院 166 家,开展心脏移植的医院 56 家,开展肺移植的医院 18 家,开展心肺联合移植的医院 13 家。 2000 年至 2004 年累计完成器官移植 34726 例次,其中,肾移植 28736 例次,肝移植 5642 例次,心脏移植 273 例次,肺移植 51 例次,心肺联合移植 24 例次。 2004 年器官移植数量与 2000 年相比,肾移植增长 5.14 倍,肝移植增长 18.26 倍,心脏移植增长 11 倍,肺移植增长 24.5 倍,心肺联合移植增长 11 倍。

我国人体器官移植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不是单纯手术例数的积累,更突出地表现在“质”的提高上:人体器官移植技术日趋成熟,移植后患者的生存率日渐提高;在一些医疗机构,肝脏、肾脏、肺、心脏等器官移植病人的一年和五年生存率、移植物存活率,已接近或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与此同时,掌握这项技术的人才和骨干队伍日益壮大,相关条件设施有了极大改善,许多与器官移植相关的产品,如器官保存液、免疫抑制剂等的可及性也逐步提高,相关的科学研究工作也取得进展。

在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我国人体器官移植取得了很大进展,得到了广大患者的认可。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在器官移植领域,还存在着一些问题亟待解决,这些问题已经成为严重影响我国器官移植健康发展的制约因素。

(一)人体器官来源严重匮乏。

同其他国家一样,人体器官来源不足是长期以来严重影响人体器官移植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之一。由于捐献器官数量有限,同需要器官移植治疗的患者数相比,两者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远远不能满足临床治疗需要。我国每年约有 150 万人因终末期器官功能衰竭需行器官移植,但每年仅 1 万人左右能够得到移植治疗。

人体器官来源缺乏的原因,一是由于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使得人们不愿意捐献出自己的器官,加之社会宣传力度不够,没有形成良好的器官捐献社会氛围;二是我国尚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公民捐献器官的方式和途径,致使一些有捐献意愿的公民不了解应该如何实现这一愿望,不能及时捐出器官;三是由于缺乏脑死亡、人体器官移植等立法,致使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无法获得一些潜在供体的器官;四是一些开展器官移植的医疗机构获取人体器官的途径和方式不规范,加之技术力量有限,无论是摘取器官还是移植器官均不符合技术规范,导致供移植器官质量难以满足移植需要,既影响了器官移植的医疗质量,也浪费了宝贵的供体资源。

(二) 器官分配公平性存在问题。

虽然欧美国家在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调配机制上存在差异,但是,都有一个专门的、政府指定的机构或者委员会,负责人体器官捐献登记与调配,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器官分配的公平、公正、公开。我国目前还没有具备这一职能的器官分配协调管理机构以及网络体系,器官获得、分配以及手术实施均由医疗机构完成,器官的分配也不是以病情需要为基础的。有些地方在政府有关部门的统一协调下,医疗机构需具备一定条件方可获取器官,器官获得的途径也比较严格、规范;有些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失于监管,医疗机构获取器官的途径和方式均不规范,器官的分配及受体的选择不公平,器官利用效率不高。此外,受医疗保障水平所限,我国器官移植相关费用及后期免疫抑制药物费用绝大多数由患者个人负担,虽然有些患者具有器官移植的适应症,但是由于经济承受能力低下,无力负担移植相关费用,无法得到及时治疗。因此,许多具有一定经济基础的患者可以得到器官移植治疗,而且在一次器官移植失败后,还可以继续获得二次器官移植,而不具备支付能力却又急需器官移植的患者,往往一次器官移植的机会也不能得到。

(三)准入制度缺乏导致移植技术水平参差不齐,整体水平需进一步提高。

长期以来,我国对包括人体器官移植在内的特殊医疗技术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准入制度,对开展人体器官移植必须具备的人员、设备、设施等基本条件和相关技术规范规定不尽明确。因此,我国的器官移植具有自发性的特点,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出无序发展的状态,许多医疗机构在不具备相关条件及技术能力的情况下,一哄而起、仓卒上马,致使开展器官移植的医疗机构鱼龙混杂,出现无序竞争的局面。这种状况一方面浪费了宝贵的器官资源,进一步加重了器官移植供需矛盾,另一方面由于不具备技术条件,在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方面均存在重大隐患,影响到器官移植的效果和患者的生命安全。许多医疗机构把关注的焦点放在开展了多少例次器官移植的数量上,却忽视了对移植效果的评估,对移植物存活情况、移植后患者生存情况,以及活体器官捐献者的生存状态和质量等,都缺乏有效的随访和评估。这也是我国器官移植在“质”的方面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差距的原因。因此,从总体情况看,我国器官移植在不同地区发展不平衡,呈现出良莠不齐的局面,整体水平尚需要进一步提高。

(四)医疗机构管理存在缺陷,相关规定落实不到位。

我国在人体器官移植管理方面曾经制定过相关规定,但是,这些规定并未得到全面、有效的落实,违规实施器官移植的现象仍然存在。有的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受名利驱动,在互联网上发布招揽境外人士开展器官移植的广告,与境外“中间商人”勾通招收病人,在未经政府有关部门核准的情况下,违规为多名境外人员实施了器官移植手术,由于收费金额高、手术效果不理想、随意夸大有关事实等原因,在国内外造成了不良影响。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人体器官移植指导原则和国际上通行的规则,以旅游名义到其他国家实施器官移植是被严格禁止的。2005 年底在菲律宾马尼拉召开的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国家行政当局器官移植技术磋商会议上,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医疗机构在境外招揽器官移植患者的照片,其中涉及我国多个地区的几家医院。这些违规实施的器官移植手术授人以柄,成为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和敌对势力用以攻击我国医疗现况、甚至是司法体制、政治制度的口实,极大地损害了我国在国际上的形象,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

(五)与人体器官移植有关的医学伦理学和法规建设亟待加强。

医学以人的生命为研究对象,医学的进步与伦理学的发展是密不可分的,尤其在人体器官移植领域,涉及了更多的、更为复杂的医学伦理问题。一般来讲,医疗技术的发展也会促进医学伦理的发展,但是过去的 20 年中,在人体器官移植领域,伦理的发展却明显滞后于移植技术的发展。

我国人体器官移植所面临的两个主要伦理问题,一是人体器官来源,二是脑死亡。其中,人体器官来源一直备受国际舆论关注,也是各界争论的焦点。我国绝大多数人体器官来自于死者捐献,其中一部分来自于交通意外死亡人员和亲属间捐献,无论来源于哪一种形式,摘取器官必须取得捐献者本人或者家属的书面同意,严禁非法或者违背伦理原则摘取器官。另一方面,我国活体器官移植数量逐年增加,大多数活体器官捐献都是来自于父母、兄弟姐妹、子女或者其他近亲属。关于脑死亡问题,众所周知,脑死亡标准的采用将会极大地推动人体器官移植的发展,可以使成千上万的脏器衰竭患者获得器官移植的机会。但是,在我国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呼吸、心跳停止作为被广泛接受的死亡标准,在人们的心目中已经根深蒂固,严重阻碍了脑死亡在我国的建立和推行。虽然卫生部已经起草完成了脑死亡相关标准,但是,距离真正施行还有一段路要走,也可能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必须将脑死亡和呼吸、心跳停止的死亡标准并行,让人们自己来选择适用的死亡标准。

对于“脑死亡”要有正确的理解和认识,推行脑死亡标准是社会进步的标志,绝不仅仅是为了器官移植,把推行“脑死亡”单纯地与器官移植相联系是违背医学伦理原则的。“脑死亡”的判定要有严格的程序,对医师的资质有很高的要求,“脑死亡”判定医师不能参与器官移植,这些都是国际上通行的、必须遵守的规则。

此外,由于人体器官移植供需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加之有的医疗机构获取人体器官的途径不规范,器官调配环节不公开、不透明,致使人体器官移植过程中隐藏着巨大的商业化危机,极易被一些别有用心、利欲熏心的组织和个人所利用,非法进行人体器官的交易和买卖。

这些问题的出现是在一定的社会背景和历史条件产生的,要解决这些问题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不能一蹴而就,需要采取综合措施全面推进与实施。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