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山东】服务为桥,无私为岸

2013年02月2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山东潍坊市残联综合服务中心   仪宁

总感觉,自己与残疾人群体天生有脱不了的缘份。

三岁时的一次发烧,注射了链霉素,让我走进了听力残疾人的行列。六岁时,在人民公园门口,一个失去双腿,只能坐在滑板上乞讨的残疾老人的贫困、无助,深深刺激了我。把攒了一年的压岁钱,又翻出了爸爸藏起来舍不得抽的两包好烟一并送给了老人,是六岁的我面对弱热群体当时唯一想做的事。

无声世界安静又寂寞,大专毕业后,出于对知识的渴望和对文学的喜爱,我坚持自学,报考了汉语言文学专业,几年苦读,拿到了自考本科学历的证书。

知识改变命运,偶然的机会,我走进了市残联服务中心的大门,成为市残联的一名工作人员。至此,我与残疾人的缘份,开始了新的篇章。

做好宣传工作,深入走近残疾人

2010年伊始,残联的工作摆脱了前期的打基础阶段,各项业务工作逐步铺开走上正轨。

为了加强宣传残疾人事业,巩固残联业务知识,促进多方经验交流,推动残疾人事业的全面健康发展,应上级要求,各市级残联内刊纷纷创立,这就是今天的《潍坊残疾人》杂志的前身。单位领导在了解了我是市作协会员,业余喜欢写东西的特长后,因人设岗,安排我到内刊做了一名文员,每天主要的工作就是编辑和校对市残联的各种稿件和文字材料。

这份工作不累,避开了与人打交道交流不便的缺陷,又能发挥自己专业特长,开始我干得得心应手。闲暇时我也会拿起笔来书写自己身边的残疾人故事,尤其是那些自强自立的残疾人优秀典型。

为走近残疾人群体,我从相关部室要来一些残疾人的资料,先是发短信自我介绍,再记下对方详细的家庭地址,路近的利用周末坐着公交车辗转打听,路远的就趁节假日找上门去,像朋友一样走近他(她),倾听、交流。虽然由于听力的障碍,有时不得不借助于纸笔,或者借助网络工具交流,但是残疾人的心是最容易贴到一起的,随着了解的增多,沟通的深入,真诚使我结识了一大批优秀的残疾人朋友:被网友们誉为 “最美轮椅姐姐” 的诸城书法家刘晓清、潍城区自强自立的“豆芽机大王”孙继发、高密核雕刻得出神入化的王蒙、瓷娃娃郭延妮,患有脆骨症的电台主持人肖岚、肢体残疾的大学生志愿者吴维合、轮椅上的交通兵尹颜涛、无声世界里不断拼搏的聋人夫妇李晓东、高常红……在书写他们或精彩,或曲折自强事迹的同时,我也深深感受着生命的奋斗之美,汲取着感动和前进的力量。

随着时间的增长和对残疾人群体的深入接触,采写的稿件越来越多,所写的论文参加省残联的论文活动并两次获奖,残疾人创业的稿子在残疾人事业好新闻活动中获得二等奖。平时宣传残疾人的各种新闻报道被省市大众网,新闻网,传媒网等各大网站采用,并成为单位投稿及刊发稿件最多的人。

搭建平台,参与志愿者服务

 “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关爱弱势从来就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近几年全国志愿者组织方兴未艾,这些民间公益组织的兴起在补充政府职能,净化社会风气,创建社会和谐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些公益组织对于残疾人工作社会化管理所起的作用,虽然自己的岗位不涉及为残疾人服务的各项业务,却很想为残疾人群体做点什么。为了走近和帮助更多的残疾人,于2011年我加入了当地的义工组织,成为义工的一员,定期参加关爱残疾人的志愿服务。

六岁的双胞胎韩承志和韩承均,一出生就因缺氧不幸双双成了脑瘫患儿。妈妈为照顾俩个孩子,全职在家照顾,只靠孩子的爸爸工作维持一家五口人的生活和康复费用。六年来,为了不错过孩子的最佳康复时期,父母把房子卖了,租住到亲戚家里,给孩子支付昂贵的康复训练费用。母亲白天陪孩子做康复,晚上熬夜做十字绣。由于十字绣人工成本昂贵,市场销路不畅,一直卖不出去。后来我通过义工组织联系爱心人士,将两幅十字绣推荐参加了义工组织的爱心拍卖活动,拍卖了三千元,为孩子筹集了部分康复资金。孩子的母亲开心地说:“有了这笔钱,孩子站起来的希望又增加了一分。”

残疾人子女沈玉坤的身世尤其坎坷不幸。父亲因为脑出血,2013年元旦刚刚去世,母亲则患重度风湿关节炎二十年,手脚严重变形,失去劳动能力。养家的重担,一下子压到了这个刚满15岁的少年身上。为了生活,隆冬季节沈玉坤每个周六周日出去发广告,干一天挣50元,并欲放弃学业早早进入社会打工。为了帮助这个单亲又有残疾母亲的少年,我联合了晚报媒体,报道了他的事迹,时值年关,一时这个不幸的孩子牵动了很多人的心,在媒体的宣传平台强大带动下,短短半个月,众多爱心人士纷纷捐钱捐物,帮助母子俩度过难关,我还通过向志愿者组织申请,将其列为义工每学年的助学关爱对象。

24岁的周连收一出生就患有先天性脑瘫,因家贫无力诊治残疾越来越重,四肢扭曲,无法伸直站立,生活也不能自理,长年独自一人生活在棚屋里终日不见阳光,一日三餐靠母亲和继父擀饼卖饼维持家计之余照料,此前他最大的梦想是有人能推他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后来在爱心人士帮助下进入康复中心做免费康复训练。加入义工后,每周只要有空闲我就去康复中心,和他母亲一起为他做按摩,希望他能早日站起来,减轻家庭的负担。虽然已过了康复的最好时期,做康复效果不明显,但在义工大家庭的关爱下,周连收气色越来越好,人也越来越年轻,整个面貌焕然一新,不但换了生活环境,从旧棚屋搬到了新居,还在大家的轮流关爱辅导下,开始了识字和画画的学习课程。每次去他妈妈总是拉着我的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组织活动,创建阳光助残志愿者

为素日出行不便的残疾人群体组织春游活动,是我在深入接触了几位轮椅上的残疾朋友后冒出的一个想法,直到偶然认识了一个喜庆公司的车队队长后,这一公益计划才真正付诸实施。经过一番沟通协调,十几辆车顺利落实,接下来,其他的事就好办了:联系志愿者,组织残疾人报名。一位有爱心的记者朋友还帮助拉来了福彩的赞助,解决了景点门票和大伙吃饭的费用,2012年4月刚刚到来的春天,潍坊市首次残疾人春游活动如期开展。“姐姐,谢谢你为我们组织了这次春游活动,我今天非常高兴,你辛苦了!”脑瘫女孩张雅松回家后发来短信说。从没有见过轮椅上这么多幸福的笑脸,发自内心的传递着他们幸福和喜悦,也让我感动之余多了一份反思:自己一个无心的举动,竟然赢得了这么多的认同和感谢,可想而知,素日这个被遗忘的群体,走出家门参与社会的渴望有多强烈。

通过这次残疾人春游活动,让我更多地关注起残疾人群体性的需求。

为“轮椅人”打车难发起活动呼吁,起缘于两位坐轮椅的朋友偶然说起的一件事。小倩和小霞都是儿麻患者,小霞说出门最怕的就是打车,特别是冬天。小倩说前不久独自在路边打车,半小时被七辆车拒载,风冷心更冷。乍听此事,我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揪了一把,回去后赶周末当即联合残疾朋友和志愿者拍了个反映轮椅人打车难的纪实版视频放到网上,同时联系晚报、电台和各网站进行了报道和转发,通过各路媒体多渠道宣传呼吁,尤其是出租车司机听众最多的电台,邀请残疾朋友走进广播间做了期针对残疾人打车难的访谈节目,包括记者对司机的街头采访,都使得残疾人打车难这一话题成为一段时间里人们的关注点,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残疾人打车难的问题。

考虑到残疾人多数在家里的寂寞和无奈,以及生活上各种各样的不便,在组织和参加过多次志愿者服务活动后,我决定寻找或组建专职的助残志愿者队伍,经过与市里的一个公益组织的接触和协谈,在共同的关爱残疾人的目标上,于2012年下旬创建了阳光助残志愿者,定期走访残疾人家庭,符合条件的列为长期关爱对象,帮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同时宣传残联的优惠政策,把党和政府以及社会的温暖送到残疾人的心里面。

甘为螺丝钉,做残疾朋友的知心人

残疾人的冷暖悲观,对有的人来说也许是闲事儿,但是对我来说,牵动的是心底最敏感的神经。残疾人是善良的,也是无助的,能让他们开口求助的,往往是最需要解决的难事急事。每个周末,我形成了固定的日程安排,周六半天走访残疾人家庭,周日半天参与阳光助残志愿者服务。对于这份花钱花时间又花费心力精力的差事,很多人不理解,但正因为认识的残疾人越多,那份信任的感觉让我轻易不敢辜负:盲人朋友开店要帮着去查看店面,有的盲人出行不便需要帮着解决申请盲杖,有的因病残疾长年在家,寂寞冷清希望结交朋友,有的想学电脑学技术,有的是需要护送看病,更多的是想找工作,找对象,还有脑瘫和聋儿孩子的家长,需要上门走访,以自身经历鼓励坚持康复……

做残疾人工作长了,以至于养成了一些下意识的习惯:在街头,看到站在路边的盲人,我会把他牵过马路进入安全地带再离开;遇有坐轮椅的上坡道,就上前去搭一把手;看到带脑瘫儿童锻炼的家长,不管认识不认识的,我也会停下来问问他的情况,告诉他们残联针对康复期儿童出台的有关康复补助的政策;来单位办事的残疾人不熟悉部室,我会耐心指点在几楼几室,如果办事人员不在,就请他们坐下来先等一会,或者改天再来。

我知道,他们不指望我能为他们做什么,但是这里的人几句温暖的话语和微笑的接待,会在他们的心里对残联对这个社会留下美好的印象。

在身体力行的带动下,经常有受助的残疾朋友说,自己好了,也要去做志愿者,参与志愿服务;也有志愿者会主动表示愿意加入专职助残队伍;残疾人子女则说,等自己长大了,有能力回报社会了,也要去帮助别人,把爱传递下去。还有的社会爱心企业,从报道上知道了我组织的助残活动,也会再有类似的活动时愿意加入,表示对残疾人群体的一点支持。每每听到这样的话,欣慰于自己付出的同时,也感觉到自己肩上的责任更重。

残疾人事业,千头万绪,有大有小,件件桩桩要围绕 “以残疾人为本”的核心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每个人在这个事业里,像螺丝钉发挥着不同的作用,只有各尽其职,各负其责,才能保证残疾人事业的有序运转。渺小如我,残疾人,残疾人工作者,志愿者,三位一体的角色,对我的工作提出了更多的要求。工作与公益相结合,则是我一直在努力探索的方向。受益于文化的托举,让我能在更广泛的平台上,联合更多的力量介入,将残疾人工作社会化,只因为我相信没有人比我更能深切地感受到做好残疾人工作造福这个群体甚至整个社会的意义,那不只是自上而下的优惠政策,不只是社会和政府对残疾人群体的关爱,更深远的是通过关注和帮扶,在他们的身体里激发思想的革命,唤起个体自我意识的觉醒,敢于挑战命运的勇气,摆脱旧我的禁锢,做自己的主人。

一路走来,从曾经自卑迷惘看不到自己价值,到现在自信和感受到被认可被尊重,我明白了仅仅自己好是不够的,做残疾人工作,一个最重要的前提是,你的心得是热的,残疾人工作者最大的价值正在于回报社会。只有亲身感受过、真切投入过,才能建立起对这个群体无可推卸的责任心和使命感;只有怀着赤诚的心,无私坦荡,努力使残疾人群体自强自立,愿意去努力,去拼搏,活出自身的价值,超越残缺,追求卓越,奉献的同时,也提升自己,这才是积极向上的现代残疾人文明观。只有当残疾人不再成为人们意识里的“包袱”和“可怜”的代名词时,才能说这个群体有了本质的飞跃与改变。

慢牛昂首志当远,不待扬鞭自奋蹄。除了艺术领域,在全国的残疾人类别里,听力残疾人的发展往往受是最受限制的。而我突破了听力的障碍,在单位和社会上找准了自己的角色定位,立足残联面向广阔的社会,扬长避短的同时,发挥自身优势,另辟蹊径,在宣传残疾人事业与为残疾朋友服务的公益事业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这是残疾人和残疾人工作者双重身份的我最为骄傲自豪的事。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