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生如残月》选段(十二)

2017年04月19日 来源:华夏出版社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自打我的名字登上了报纸和杂志以后,在收到众多的来信中,竟然也有二十多封求爱信,而且山南地北那儿都有,个个都是言词切切,情感炽热,绝大大多数此类信我读了以后不过是淡然一笑,就放在一边了。我觉着大多数人都不过是一时的感情冲动,就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可见而不可及。但是有一例例外,一封来自湖北武汉某粮管所一青年职工的来信。那封信出奇的厚,而且这人不仅字写得十分漂亮,而且文笔十分流畅,可以说是文采飞扬。洋洋洒洒竟有好几大篇,情真意切,推心置腹。后边还附了一首他写的长诗,他把我称为中国的典子。当时国内热映过一部日本影片《典子》,主人公就叫典子,是一位失去双臂的姑娘,凭着一股自强不息的毅力,完全靠双脚来完成生活中的所有难题,成为一名生活的强者。不过把我比作典子,我真有点受宠若惊,又我一连自愧不如,我还远远缺少典子的那种乐观向上,坚韧不拔的精神。但不过,无形之中给我树立了一个典范。这封信和诗看了好几遍,竟不禁怦然心动,说心里话,文学作品读的多了,我也十分羡慕小说中描写的那种纯真的爱情,也期望着圣洁的爱情之鸟有一天能落到自己头上,最终能共同筑起一个属于自己的爱巢。儿福再好,总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但我也明白,小说中的爱情都是想象出来的,现实生活中很难遇到。如今爱情之箭向我射来了,能被人爱当然使人幸福,但我头脑并没有暮然发热。

也许我喜欢文字的缘故,所以我很敬慕有才气的人。我认定这人是个才华的青年,于是就给他写了回信,不过我在信中措词十分谨慎,并且详细地介绍了我的身体状况,并告诉他有关感情方面切不可凭一时冲动,尤其和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谈感情,更要深思熟虑。没想到很快就收了他的回信,又是洋洋洒洒几大篇,言词更加恳切,大有恨不得将心剖出来让我看的意思,信中还有他的一张半身照片,容貌说不上英俊,但也绝不丑,眉宇之间透着一股文秀之气。尽管他感情如此炽烈真切,但我一向行事谨慎,还不敢冒然全盘接受,只是继续用很冷静的态度给他写信。他也仍然频频来信,而且情感越来越热切。书信来往了几个月以后,他忽然提出要来北京和我当面接触接触。我想这很好,仅凭这种隔山买狸猫式的交往解决不了问题,最终还得当罗对面鼓地接触才能认清各自的庐山真面目。于是我就答应了他。

当他真的出现在我面前时,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好,跟我想象中的反差很大。也许他见到我时也有同样的感觉,他还特意打扮了一番,穿的衣冠楚楚,外边还罩着一件长风衣,还带来了许多湖北的特产。初次见面的谈话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愉快和热烈,他寡言少语总是冷场,跟他信中那文采飞扬的文笔判若两人,大多数都是我问一句,他才答上一句,根本找不到推心置腹的那种感觉。我还发现在他身上多了几分女性的优柔,少了几分男人的阳刚之气。这一点就叫我先有了几分失望,不过最后他信誓旦旦地告诉我:我不会欺骗你的感情,一定要和我花好月圆。我说:那还是要经过深思熟虑才能水到渠成的事,切莫匆忙下定论。他在北京盘桓了几日就回去了。很快就收到他的来信,来过两封信后口气就有点变了,把他母亲推了出来,说他母亲最大担忧是和残疾人结婚无法生育,并说他家就哥俩,他哥哥患有精神病不能结婚,传宗接代全靠他了,所以他母亲极力的反对。读了他的信我很生气,也很失望,有一种被愚弄了的感觉。于是我又很冷静地给他写了回信说,刚一开始我就说过你,千万不要头脑发热,一定要深思熟虑。既然你母亲极力反对,就不要勉为其难了,再说我也不会成为别人传宗接代的工具。信一经发出,一场感情游戏结束了,不由内心也生出一种失落感,二十八年来的第一次情感之花尚未绽开就凋敝了,对我的精神不能不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同时我也更加清醒地认识到了,残疾人在情感婚姻方面很难有主动权,爱情对于残疾人来说,无疑等于镜中花水中月,很难得到。即使有人偶尔得到了,又酿成了多少悲剧。像前边说到的佟阿姨和王顺芝阿姨不就是活例子吗?想到这儿我的心都凉了,对于爱情这个神圣的字眼不敢再抱什么奢望。

我的思绪渐渐地又恢复了以往,一天院里通知我们第二天要有外宾到院里参观,要求打扫生并做好迎接外宾的准备。

第二天上午外宾们来了,先参观了儿童区,然后就到我们屋来了。外宾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迈女士,但身体特别的硬朗,脚步也特别的稳健,满头银发,显得格外的干练。慈眉善目越发显得雍容。她讲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使我这个半吊子英语爱好者,要不是有中残联陪同前来的工作人员的翻译,根本听不懂她讲的是什么。不过老人十分爽朗,而且待人十分亲切,要和人说话时总匐下身来,绝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架子。中残联的陪同人员向我们介绍说:这是美国知名社会活动家,专门致力于残疾人事业的“国际转播服务社”的创始人吉妮·劳瑞女士。这次专程和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香港国际和地区主管残疾人既康复事业的官员来北京出席一个国际残疾人康复会议,会议在北京长城饭店举行,会议之余,全体与会官员首先造访了中残联,和邓朴方主席有过了愉快的接触。另外,官员们还要四处走走看看,主要是参观一些福利康复机构。院方陪同的曹书记林主任他们向来宾介绍了我,玲姐芳芳和另外几个弱智女孩的大概情况。劳瑞女士饶有兴趣地听着,不住地点头,还不时地提问一句。比如,讲到我用嘴叼笔写字时,她脸上立刻露出惊讶的神色,又听说我还在学英语,她马上问:有教师教吗?当得知没有,是跟着广播自学时,马上向我伸出了大拇指。曹书记趁机让给我给她说一句英语,于是我怯生生地冲劳瑞女士说了一句How do you do?劳瑞女士也回问了我一句你好!并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又用英语告诉她我叫张莉。然后她又和玲姐她们交谈了几句。

这时,忽然从华林床下的纸箱子里窜出几只毛茸茸的小猫来,满地乱走,那样子十分可爱。劳瑞女士一见惊喜地叫了一声,一俯身便抓起了两只托在手掌中,有点爱不释手了。小猫的来历是这样的,一年前,一位护理员阿姨给我们抱来一只刚满月的小母猫让我们养着玩,小猫在我们在几个人的精心呵护下,慢慢的出落成了一只亭亭玉立的美女,一身皮毛乌黑油亮,四足雪白,有了美称叫乌云盖雪,我们又给她起了个昵称叫咪咪。咪咪在我们屋可受宠了,几个月以前,情窦初开的咪咪有了身孕,一个多月以前做了妈妈,产下了五只小崽。刚才她本来是和小崽们依偎在一起的,忽然屋里进来了许多人她一下子受了惊,也顾不上她的小崽了滋溜一下子蹿了出去逃之夭夭了。妈妈跑了,小崽们哪还能安生地在窝里呆着?争先恐后地从窝里爬了出来。

劳瑞女士捧着两只小猫舍不得放下,还对身边的翻译说真想要两只带回去,还问我们:相信我吗?我会好好待它们的。但随即又摇摇头:可惜饭店里不让进小动物,飞机上更不让带小动物。她显出一副很遗憾的表情。不过我从劳瑞女士对小动物爱抚,想见到了她那一副慈爱心肠,我觉着这位老人十分可亲可敬。劳瑞女士临走时也要走了我的通讯地址,并说她要常给我写信。

劳瑞女士离开后的第三天,我收到了一封她寄自长城饭店的信,同时还寄来一只绒毛玩具猫。这只通体雪白,比真猫的个头大出许多,形态逼真,栩栩如生。那只猫我一直保存了许多年。劳瑞女士的信是用中文写的,不过她中文水平可不敢恭维,不仅字写得歪歪扭扭,像出自本地一二年级小学生之手,而且语句也疙疙瘩瘩不太通顺,甚至词不达意。这也难为劳瑞女士了,一个不通汉语的外籍人士能写出这几行文字,也得狠下了一番功夫的。同时我也猜到了劳瑞女士的一番苦心,她怕用英文写我看不懂。我心里不由暗自赞叹,好一位善解人意的老人家啊!

劳瑞女士回国后不久,就给我寄来一个邮件。邮件里有一封英文信,有一件很漂亮的体恤衫,还两本英文杂志。我还是查着英文字典弄明白了邮件寄自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劳瑞女士的居住地,同时也得知杂志名字叫《康复》是劳瑞女士主持的“国际传播服务社”出版的发行全球的正式刊物。杂志的内容主要是关于世界各地残疾人生活康复就业教育等方面的经验交流和信息传递。是一份月刊,劳瑞女士说以后每期她都寄给我,为得是让我世界各地残疾人的生活状况。阅读英文杂志又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项内容,虽然总也离不开词典,可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我学英语的热情。我给劳瑞女士写回信,说来很可笑,由于不懂美国信封上的书写格式。我依然按照中国人的惯例,将国家名称放到了最前面,所以信寄出没两天就给退了回来,我也没有找到原因所在,又原样写了一个信封再次寄出,没过两天又给退了回来。

我正在抓耳挠腮,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那天梁靚来了,她是特意来看我的。这下我像遇到了救星,急忙向她求教。梁靚一见我写的信封就笑了:傻丫头,你搞错喽!然后她仔细给我讲解了国际信的书写格式,并且很爽快地告诉我:以后有往国外寄信的事儿都交给我,连写信封带邮费我都包了。我还有点不好意思。她却大大咧咧地说:这有什么呀?小菜一碟。我想她是“国际广播电台”英语部的记者,英语就是她的拿手戏。我拿出劳瑞女士的信和杂志让她看,她很快地就把信的全文翻译了出来,并给我讲了杂志上的一些内容。她又告诉我:以后再有国外来信有看不懂的地方你寄给我,我给你翻译。

劳瑞女士果不失言,每个月我都能按时收到《康复》杂志和她的信。其中有实在不懂的地方就寄给梁靚,她翻译好后再给我寄回来。有时我也常想,虽然命运将不幸将到了我的头上,但我又是很个幸运的人,得到了这么多人的厚爱。于是我写了一篇题为“我是一个不幸的幸运儿”发表在《大众健康》杂志上。随后给《经济日报》写了一封信,讲述了自去年贵报发表了介绍我的文章以后,我与四面八方朋友交往和我最近学习和生活的情况。想借贵报一角,向各地关心和帮助我的朋友们表示感谢!《经济日报》冠以大字标题“高唱奋斗者之歌”----无臂姑娘张莉致本报的一封信。登载在该年5月11日的头版上。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又收到了劳瑞女士的一封信。我借助字典查阅出信中的重要内容,是邀请我出1989年5月份在美召开的第四届“国际残疾人独立生活大会”……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