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生如残月》选段(六)

2017年04月19日 来源:华夏出版社

那年,自打过完“五一”以后就灾病不断,总是发高烧,浑身无力,谜谜糊糊总想睡觉。自然也就没法正常参加学习了,学习小组至此也就无疾而终了。对于我的病情,我们院里的保健大夫,起先总是误疹为感冒,经过半个多月的打针吃药,非但无效,反而越来越重。那位保健大夫也慌了,赶紧请来了院里的医务室主任。主任倒是经验比较丰富,一眼就看出是肝炎的症状。赶紧抽血到外面医院去化验,结果果然是黄疸性肝炎。这时我才知道院里当时正闹流行性肝炎,于是很快就把我送到了院里专设的肝炎隔离区,被隔离的已不是我一个人了。当时我的全身已经出现了黄疸,眼珠也是黄的,排出的小便黄黄的,稠稠的,处于昏迷状态,情况已经相当严重了。院里头组织了以医务室主任林大夫为组长的肝炎治疗小组。对我实施了紧急抢救和治疗,当即给我吊上了输液瓶,再配以服用西药和中药,中西医双管齐下。我记得,一天要喝三大碗中药汤,那药汤好苦好苦,我都喝怵了。没办法,为了治病只得硬着头皮往下咽。一个星期以后症状有了好转,黄疸也消失了不少。可以这样说,我又一次从鬼门关里爬了回来。

当时隔离区里感染肝炎的,除我以外其余都是智障孩子。护理我们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护理员,我们都喊她陈奶奶,她原本也是院里的老休养员,因为身体还健康,所以院里就给她找点力所能及的事儿做。她也乐意做,这样她还可以得到一点经济上的补贴。陈奶奶人很慈善,也很有耐心,她主要给我们喂饭喂水,照顾我们的大小便。其他的事情都由医生和职工来处理。医生说肝炎病人有48天的传染期,即使痊愈了,还得经过若干天的观察恢复期,才能离开隔离区。我心想,糟啦!这回我得久住沙家浜了。还算幸运,经医务人员的精心医治,陈奶奶的护理,我的肝炎预期恢复了,我兴奋地回到了病友中。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