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生如残月》选段(二)

2017年04月19日 来源:华夏出版社

那是难忘的1966年,在万般无奈的形势下,我被送进了救济院。当时的社会救济总院,坐落在西城区三里河附近的社会路。那是一个旧式的大宅院,在我的记忆里,有前后两进很大的四合院,四面都是前出廊子的那种房子,房间都很高大宽敞,尤其是夏天格外凉爽。我住的前院,院子里栽了几大架葡萄,还有几棵枣树,环境特别的幽静。离月坛公园特别的近,在院子里就能看见月坛的参天古柏苍松。尽管如此,我一下子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面对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我简直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于是我又使出了我的看家本领,又哭又闹。院里的护理员阿姨都说:这个小丫头真娇气,沾不着就哭。可任你哭任你闹,但是我无论如何是走不出这个院子了。一切不会与我的意志为转移,事情还是按部就班的进行。按规定院里我应该被安排在儿童区,但由于我的个子较大,儿童区的小床搁不下我,就只好又把我安排在成人区。一间大屋子里连我在内一共住六个人,除我以外,还有一位三十来岁也是下肢瘫痪的阿姨,其余四个都是十几岁智障的女孩。从此,我成了这个由孤残儿童和成年孤残人组成的大家庭中的一员。刚一开始,我无论如何也适应不了,除了哭鼻子外,就是谁也不理。幸亏那时姥姥还天天晚上去看我,还总给我带点好吃的,给我洗洗涮涮。那时的姥姥总穿一件得体的黑色长旗袍,头发总盘成一个大大的发髻,很有一种雍容华贵的风姿。她一走进那个四合院就显得特别惹眼,人们背后都嘀嘀咕咕地说:这老太太,肯定不是出自寻常百姓家。我也为姥姥而骄傲自豪,所以,那段日子,我每天总是眼巴巴的盼着夜幕快快地降临,那时我就可以见到姥姥了,有姥姥在我的身边,我就感到特别的塌实……

不多久,姥姥不到救济院看我了,我等啊,盼啊。一天,两天,再也没有等到了姥姥那亲切的身影。之后我才知道因为姥爷旧军官时的历史问题而受冲击,人带走,不知了去向,姥姥也被遣送回了原籍……失去了疼爱我姥爷,远离了日夜思念的姥姥,无助的我有的只有泪水……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