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怎么站不起来了

2017年11月09日 来源:人民出版社

“啊!”的一声,静秋的腿一软,差点瘫软在地。

“今天怎么这么没有用啊!已经差点摔跤好几次了,好久都没有这种情况了。”静秋自言自语道。拖着疲软的身躯,一步一步,缓缓地移向四教。此时的她心情莫名的烦躁,躯体不断向她发出屈服的信号—她想回宿舍休息,不想去上课了。

中午12点40分,此时的校园很安静,大部分同学都在午休,静秋极不情愿地像往常一样,提前一小时左右出发赶着一点半的课。今天的步伐比平时还要沉重的多,每走一步就喘着粗气,九月的天津,闷热潮湿的空气,雾霾的天气,让人更加心烦意乱。

“今天是怎么了?我怎么可以这样脆弱,肯定自己在找理由不想上课!真瞧不起自己!不行,都走到半路上了,不能给自己偷懒的理由!”静秋不断地打击自己的消极情绪,她认为所有身体上的信号,都是自己意志消沉的体现,她还是撑着往前走,步子已经不怎么听从她的使唤了,开始乱迈,踉踉跄跄地。

今天很奇怪,楼道里非常冷清。一般这个时候,应该有同学陆陆续续来上课了。静秋也没有想太多,继续自己的万里长征。眼前突然一片黑,但是静秋潜意识里还是紧紧抓住扶手不动,镇定一会慢慢恢复了正常。豆大的汗珠在静秋脸上流了下来,静秋昂着头,扯着脖子艰难地往上爬着,看到身后的台阶,身上突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突然感觉到很害怕很害怕。

眼看到最后一级台阶了,静秋的双腿突然怎么也迈不出去了,她一时忘记了怎样爬楼了,最后一级台阶,如果还是全身贴在扶手上,然后身体后仰,用头部和颈部拉扯上去的话,会很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从四楼摔下去。

静秋在最后一个台阶下犹豫着,等待着同学们赶快过来上课,好搭自己一把手。可是,十分钟,十五分钟过去了,楼梯还是令人感到十分害怕。唯一清晰的声音就是自己的心跳和头晕带来的耳鸣。

静秋小心翼翼地移到楼梯扶手对面墙壁的地方,用右手扶起了墙,先把左大腿放在台阶上,然后左手扶住左大腿,全身的力量撑住左大腿,扭动着臀部用力抬起右腿,然后继续扶墙撑住左腿扭动身体慢慢站了起来,终于爬到了四楼。

此时静秋再也没有那种成功爬上楼的那种自豪感了,她用手扶着墙踉踉跄跄地挪到教室,全身乏力和昏沉的大脑让她处于缺氧状态,偌大的公开课教室空无一人,静秋扶着椅子,哐当一声直接滑倒在椅子里。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