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撕了遗书

2017年11月09日 来源:人民出版社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洒落在地面上,北风猛烈地呼啸着,早晨没有暖气的南方显得异常的寒冷。而这寒冷对于身患重病的静秋和弟弟来说,更显摧残。

此时,一家人从北京回来已经整整一周了,静秋瑟缩地躲在被窝里,她的双脚在被窝里暖了一夜还是冰凉冰凉的,甚至开始麻木了。

“静秋”母亲一边敲着门,一边叫着:”静秋,快起床吃饭了!”

“妈,你们先吃吧!我再睡会儿。”静秋用被子将头埋的更深:”我真的很困。”

“多少吃点东西再睡,好吗?你都睡了几天了,静秋起来吃点东西!”妈妈在门外焦急地劝解道,她用力推了推门,可是卧室的门还是反锁地紧紧的。

“唉!”母亲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就走了。

从北京回来,已经整整一周了,静秋保持这样的状态也差不多三天了,她一改往日的活泼乐观,整日躺在床上,不吃不喝。

静秋听到母亲的已经离开了的声音,她的头小心地探了出来,她的卧室外是养育她长大的大别山,此时银装素裹的。望着这雪白的大山,山下几百年的老松树,她的眼睛又酸涩了起来。

“我是有多久没有上过这座熟悉的大山了啊!今生我还有机会吗?儿时的自己在山的岩石上对自己发过誓,我要考上大学,走出大山,光宗耀祖!”

想着想着,她又咬牙切齿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老天对我们一家如此不公平,剥夺了我的健康不说,还残忍的向可爱的弟弟发起命运的魔爪!还安排医托骗取爱心人士为我们姐弟治病的性命钱!我该怎么活啊!天呐,你给我一个答案!”

静秋把拳头攥的紧紧的,她真的愤怒了。

二十一岁的年轻生命,弟弟14 岁的豆蔻年华,现在不仅仅失去了健康,还家徒四壁。

静秋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死亡的悬崖和向命运发起挑战的路口都在向她召唤。她多么想一死了之,这样天堂里就没有疾病了。

她颤抖着双手,扶着床沿,慢慢地坐了起来,从床头柜拿出纸和笔。

“亲爱的爸爸妈妈:对不起,原谅女儿的不孝,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女儿也正在天堂里微笑的看着你们……”写到这里静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起来,稍稍平静了一会儿,此刻,她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幅画面:那是在自己的灵柩前,爸爸妈妈撕心裂肺的哭着,而路上的一些过路人有的在叹息,有的在凑热闹:他们家从此就垮了!我说他们家孩子身体那个样子即使考上大学也没有出息吧!想到这儿,她愤怒地将笔朝地上一扔,将纸撕成了碎片,“啪!”她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你就这么点出息吗!你还让家人活吗!你怎么可以那么自私!”静秋内心的声音在嘶吼着:“我不想死!我不可以死!”理智将她拉了回来,是的她不想死,她要活。

哪怕自己的存在只是为了延续家人的生命,她也不能死,哪怕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给父母争口气。

坐在床上楞了半天。

她又想起了她的同学和老师,以及社会上的一些爱心人士,他们都以为静秋和弟弟一直在接受着很好的治疗,他们期盼着静秋早日回到课堂上来。

想到这些,静秋的情绪开始缓和了起来,流泪的眼睛被窗外映射的雪,刺的睁不开双眼。

她扶着床,慢慢地站了起来,几天没有吃饭的她,面色苍白,嘴唇发紫,走到门口头都晕的慌。

她打开了门。叫了一声:”妈,你扶我下楼,我饿了,我要吃饭!”

妈妈听到静秋的声音,慌忙又惊喜地跑了过来:”快,好孩子,饿坏了吧,咱好好吃饭,身体养好了上学去。”

“嗯。”静秋眼里噙着泪地应了一声儿。

妈妈此时眼角边的皱纹更加深刻了,可是她的精神头好像越发地好了。

“妈妈一定在故作坚强。”静秋想着。

妈妈扶着静秋走路的时候,路过弟弟的卧室,门也紧紧地关闭着,“静秋啊!你是姐姐,你看你带的好头,躲在房间不吃饭,弟弟可到好,也把自己反锁着,你应该给弟弟树立榜样!”妈妈指着弟弟的房间说着。

静秋听了妈妈的话,什么也没有说,她也没有去敲弟弟的门,她觉得弟弟或许也在自我调整吧!不该打扰他。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