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五章 倔强小子

2012年07月0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情感篇

2008年9月5日

今晚有才从堪培拉回来了,我们全家一起去学校接他。有才下车后,表情木呆呆的。我问:“玩得开心吗?”他答非所问地说:“妈妈,我交了新朋友了。”我看他没有兴奋开心的样子就问:“阿尔又不要当你的朋友了?”我以为有才又被阿尔“抛弃”了所以才交了新朋友。阿尔是有才的死党,有才对阿尔总是不离不弃的,但阿尔总会因对有才不满而“抛弃”有才。

有才说:“阿尔还是我的朋友。不过我又交了新朋友,是个女的,她叫小琪。”我被有才的话搞得莫名其妙的,特别是他那副表情。

后来有才又告诉我:“小琪考上某某女校了。”某某女校和有才考上的男校是姐妹学校。有才还告诉我:“小琪问我考精英中学时考了多少分。我告诉她我考了242分。她说我比她考得高。”我说:“哦,你记错了,是224分。”有才说:“是吗?那我星期一得告诉她我记错了。”我问他其他的事他都不愿意回答,总是一点点地向我透露这个新朋友的事,还说和这个新朋友以及她的好朋友们一起玩打雪仗来着。难道我儿子有恋爱对象了?

 

2008年9月6日

我跟老公说我今天得单独跟有才去吃麦当劳,因为我要从有才那里多套一些关于那个女孩的事。

还没等我实现计划,有才先向我主动交代了。

早上,有才起来后两次对我说:“我星期一得去跟小琪说,我的成绩不是242分。然后我再问问她为什么他们家住某某区,她却大老远跑到我们这个区来上学。”

过了没一会儿,有才又对我说:“我们同学说我和小琪的闲话了。他们说她喜欢我,我也喜欢她,我们俩是一对儿。”我说:“哦,我就猜同学会这么说的。其实男孩女孩交朋友没什么的,别理人家说的闲话。”有才说:“可他们说的是事实。”我说:“那就是说小琪真的喜欢你,你也喜欢她?”有才点点头说:“嗯,不过还是像以前说的那样,我不会结婚的。”我说:“结婚的事以后再说吧,反正还早着呢。”我虽然表面上就像他又交了普通朋友一样不动声色,但心里可是乐开了花。

后来我和有才出门去给他买东西。路上,有才问我:“小琪的姓是华人的姓吗?是的话,是什么意思呢?”我说:“看起来像是华人的姓,但我也不能确定。如果是的话,可能是……这个姓。”有才问:“那是什么意思呢?”我说:“不太清楚,中国人有很多姓呢。就像妈妈姓Wu,字面上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我说:“如果她是华人而且还会讲华语就好了。你们可以讲华语,这样阿尔他们就听不懂了,就没法说闲话了。”

我想起有才总说特别不喜欢他们班女生,就问:“你不是特别讨厌女生吗?”

有才说:“我是说我不喜欢她们,有的我特别讨厌,有的是不讨厌也不喜欢。”

我说:“哦,是这样。那小琪属于哪一种?”

有才说:“是不喜欢也不讨厌的那种,因为她从没有来烦过我。”

 

2009年9月8日

下午我给有才打电话,问他关于小琪的事。他说他告诉小琪他考了224分,结果小琪考的分数跟他一模一样。他也问了小琪为什么住某某区却来我们区读书,小琪说因为她妈妈在我们区上班。其他的啥也没说。阿尔把这事告诉了张三,张三又告诉了李四和王五,然后全班男生就都知道了。有才生阿尔的气了,说阿尔为这事笑话他来着。昨晚有才刚用电脑打好了两种生日邀请信,普通的和VIP的。VIP的是给阿尔和R专门准备的。现在阿尔这样,有才把VIP改成给R和R的弟弟了。有才说R今天也知道了这件事,虽然R没有去堪培拉,但R没说什么嘲笑的话,所以R才是真正的哥们儿。这小子一如既往地玩了一下午电脑,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有了女朋友的人。感觉上,他对“谈恋爱”的认识还处于八九岁的年龄。不知道人家小琪是怎么想的。

 

2008年10月21日

据有才说,他每天吃午饭和上下午休息的时候都去找小琪聊天,不过他不是一个人去,总会拉个陪同的。有才就被阿尔逗弄了,阿尔挑战有才不敢说他爱小琪这句话,有才最不吃这套了,马上就说了这句话。阿尔酸酸地说小琪现在是有才最要好的朋友了。有才对阿尔说:“本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从没有说过小琪现在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既然你这么说,我认为你自己不当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了。”然后有才把他的几个朋友重新排了次序,R从第二位变成第一位,小琪第二,R的弟弟第三,阿尔第四。

我给有才班主任罗勃斯小姐打电话提起有才和小琪的事,罗勃斯小姐说这是件好事,说明有才到了对异性敏感的年龄了。但罗勃斯小姐说有才对这件事过于专注了。

我找了个机会告诉有才,如果他太专注于此事的话,可能会让小琪觉得难堪,同时也可能会让男生疏远自己。有才马上改了口,说自己现在还小,小琪只是自己的女性好朋友而已,不是那种“女朋友”。

有才正式开始张罗他的生日会,他决定这次不光请男生,还要请几个女生,小琪和她的几个女朋友都收到了邀请。有才从同学那里知道了MSN这个东西,要求我们给他也申请一个。他聊天时不背着我,我有空的话就坐他旁边,指导他怎么跟人家聊。一次,他跟小琪的女朋友海聊天时,海告诉有才她喜欢某个男生,还嘱咐有才不要告诉别人。再一次,有才跟另一个女孩优聊天时,优问有才是否知道海喜欢的男生是谁。我马上在旁边提醒有才千万别说自己知道。优毕竟是个女孩,千方百计地逗有才说出来,我一再提醒有才千万不能说,结果优自己说了出来,原来她知道海喜欢的男生是谁,到底还是个孩子。

某日,有才突然说他要学羽毛球。以前在新加坡时有才打了两年羽毛球,来了悉尼后改学网球。我一问,原来小琪在学羽毛球。怪不得,爱屋及乌嘛。有才舍近求远,非要去小琪去的体育馆打。羽毛球打了两次了,俩小人见了面并不往一块凑,只是远远地用眼睛交流而已。我总算见到了小琪,原来是个“林妹妹”,有才的眼光不错。

某日,有才说小琪的生日快到了,想送小琪生日礼物。我们俩一起去选了时下最流行的文具给小琪当生日礼物。小琪生日那天,她带了巧克力去学校分给同学吃。分到有才时,她说有才可以拿两份,我猜小琪的意思是一份以同学身份,一份以“男朋友”身份。但有才坚持只拿一份,理由是所有的人都拿一份,他不想搞特殊。我说这么做也许会伤人家的心呢。有才无法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

某日,有才问:“为什么所有的女孩都梳马尾巴呢?”他和小米趁中午吃饭时在校园里逛了一大圈,专门寻找不梳马尾巴的女孩。我问:“找到了没有?”有才说:“还真没找到。所有的女孩都梳马尾巴,有梳一条的,有梳两条的,甚至还有梳三条的。”

某日,有才说小米想看看小琪不梳马尾巴是什么样,然后小米就偷了有才那位“女性好朋友”的橡皮圈。有才说他也想看看披着头发的小琪。

某日,有才说小琪周末会去剪头发。整个周末唠叨了几次:“星期一我就能看见她的新发型了。到时候,我和小米就假装小琪是新来的同学。”

星期一到了,有才回来有些失望地说:“头发倒是剪了,但只是剪了一点点。”

新换了言语治疗师,有才第一次见人家就没头没脑地说:“我不喜欢女孩,我也不喜欢代课老师,我更不喜欢女孩和代课老师同时出现的场合。”言语治疗师没明白什么意思。我想有才可能想要跟言语治疗师讨论很久以前发生的那件事:一个女同学逗弄有才,把有才逗急了,刚好那天是个代课老师上课,代课老师不了解整个过程就把有才批评了一通,有才更急了,拿起一根棍子追着那个女同学和代课老师满院子跑。这件事可能到现在还困扰着有才。目前我还没有想好如何化解有才的这个困扰。

最新消息,小琪好像不打算再去打羽毛球了。我问有才:“那你还去打羽毛球吗?”没想到有才非常坚决地说:“还去!”说完又补上一句:“我又不是因为她才去打羽毛球的。”我又问:“那咱们换成离我们近的体育馆行吗?”他说:“不行。我就要去那里,我喜欢那个班,因为我在那里遇到了和我一起打网球的一个朋友。”他说的这个“一起打网球的朋友”,是与有才小本同校的二年级或三年级的一个小男孩。我早就发现,有才与同龄人的交往有问题,但与比他小很多的孩子交往没有问题。可能是他的心智年龄比同龄的孩子小很多的原因吧。

 

2008年11月3日

有才真是个爱玩的人,他的生日还弄个抽奖活动,让参加的人凭邀请信来抽奖。有几个孩子忘了带邀请信,马上担心自己无权参加抽奖。我说我会重新做奖券,不用邀请信当奖券了。几个孩子追着我问奖品是什么,我假装神秘不告诉他们。其实,有才根本就没准备奖品。

聚会快结束时,由于没时间搞抽奖了,我就答应孩子们抽奖改为第二天在学校举行。晚上回到家后,我让有才弄了十几张留言条做奖券,分别写上同学们的名字,又准备了10元钱作为奖金,因为商店都关门了,没法去买奖品。

之后,我看见有才正在模拟从一个袋子里抽出奖券的动作,模拟完了他就去洗澡睡觉了。

我发现那个放奖券的袋子和奖金都在桌子上没被放进有才的书包里,我怕有才忘了就拿起来想帮他收进书包。好奇心驱使,我想看看他的奖券什么样。这一看不得了,把我逗得赶紧跑进卧室里关上门狂笑。

我一边笑一边对老公说:“你瞧瞧你儿子吧。”说着倒出有才做的奖券来。老公一看也笑了。原来有才给写有小琪名字的奖券特意做了记号,两边都折了角。我也照有才的样子,模拟了一下抽奖动作,简直太容易了,一摸就能摸出来哪张是小琪的那张。

我去跟有才说:“有才,我猜猜明天谁能中奖吧,准是小琪。”有才没事人似地说:“嗯,挺好。”我笑着说:“她要是不中才怪呢,因为你做了记号了。”有才还是面无表情地说:“我没有,是那张纸条自己折起来的。”嘿,这小子,还跟我玩这个。我说:“别这样,万一让人家发现了,他们又该逗弄你了。我还是帮你都折成一样的吧。”

我因有才和小琪交男女朋友这事,在有才的生日会之后被小琪爸爸请去吃“鸿门宴”。小琪爸爸旁敲侧击地把我给“训”了一顿。我心想,这孩子他怎么就这么不“省油”呢。

 

2010年5月19日

我要去一趟新加坡。昨晚我做饭的时候,有才对我说:“妈妈,假如飞机出事了,你见到上帝时一定要求他让你回来,我不要你死。”我看得出来有才说这话时没有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我说:“放心吧小子。神给妈妈定的人生计划妈妈还没完成呢。神不会允许妈妈去见他的。”

我洗洗准备睡觉,还没躺下,有才突然进来了。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对我说:“妈妈,你能陪我吗?我睡不着,脑子就瞎想,我的脑子坏掉了,你今天陪陪我,明天我就好了。”

我被有才的样子和话吓了一跳,赶紧说:“好好,我穿上袜子就过去陪你。”

我们这里已经是深秋初冬了,我怕冷,脚上离不开袜子。

我跟着有才进了屋,有才躺床上,我坐在床边陪他。

有才说:“妈妈,你冷吗?”

我说:“不冷,妈妈穿着袜子和厚衣服呢。”

不过我还是半卧在有才的床上,把腿伸进有才的被子里。

有才说:“妈妈,你必须要答应我,你见到上帝一定要求他让你回来,你必须答应我,你不能死。”

我忍着眼泪说:“好,妈妈答应你。神也一定会答应你和妈妈的请求。放心吧。”

有才说:“妈妈,你困吗?”

我说:“妈妈今天不困。你睡吧,妈妈能从你的呼吸声听出来你睡着了没有。你睡着了,妈妈就回房间了。”

我跟有才说话的时候一直用手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就像他小时候那样。

有才说:“妈妈,不用拍我了,我能睡着,你拍我,你的手会累。”

我听见有才抽泣的声音,但我不敢再说话,只是悄悄地流眼泪。

很快,有才的抽泣声渐小,逐渐变成匀称的呼吸声。我确信有才睡着了,悄悄离开了有才的房间。

我躺在床上又暗自抽泣了一会儿……

 

2011年6月6日

全家外出吃晚饭,给我庆祝生日。有才宣布:“妈妈的生日,由妈妈做主,去哪里吃、吃什么,都听妈妈的。”点菜时,有才坚持不提供任何意见,让我和老公商量着点菜,小本也跟在旁边起哄。菜全部上来后,我觉得点得有点多,就一边吃一边念叨着,吃不完的可以给我当第二天的午餐。结果,有才就拼命吃,不给我有带剩菜到公司当午饭的机会。

后来,我们真是把所有的菜都吃完了,只剩下一块鸡。老公让有才把最后这一块鸡吃了,结果有才说:“我不吃,我不吃最后一口菜。”有才的意思是,最后那口菜如果被他吃了,就有可能造成其他人还没吃饱。所以之前可以大吃特吃,但最后这一口一定要谦让。最后,有才非常认真地总结说:“我饱了。我有5个级别的饱:半饱、七八分饱、饱、撑着了、肚子快爆炸了。”说完他又补了一句:“我的饱相当于你们的撑。”

哈哈哈哈,我因有才的话在心里狂笑。

我好奇地问:“有才,以前妈妈问你开心的级别,你总说不知道,可是你怎么却能把吃饱的程度分得这么细呢?”

有才说:“开心的程度无法衡量,而吃饱的程度是可以衡量的。就这么简单。”

我进一步引导说:“比如,咱们今天一起在外面吃饭给妈妈庆祝生日这件事,用开心程度1到10级来分,你觉得你的开心程度是几级呢?”

有才说:“为什么没有零级啊?是不是零级就是不开心啊。”然后他说:“今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是5级。后来去补习,降到4级。后来发现补习班其实挺好的,就升回到5级……”就这么升升降降的,有才最后说:“现在是8级,但是今天最终的开心程度还无法知道,因为今天还没有过完。”

无论我如何强调我只想知道他在吃饭这件事上的开心程度是几,有才都坚持说开心不开心不能只看这一件事。

晕死我!

 

2011年9月4日

今天有才给爸爸买了一盒巧克力,还是那种包装成礼物样子的,作为父亲节的礼物。

爸爸去战棋店接有才时,有才已经买好了,但是他没有告诉爸爸。

回到家后也没有给爸爸,而是放在了爸爸的电脑上。

后来被我发现了,问有才他才交代了。

爸爸高兴得不得了。直说这是儿子给他买的第一份父亲节礼物。

爸爸后来偷偷问了我好几遍:“是不是你让他买的呀?”

我说不是。真的不是我“唆使”的,我骗爸爸干吗啊。

看来儿子的这一举动,让爸爸受宠若惊了。

还有两个月满15岁的儿子,让爸爸直感叹“这个儿子没白养”。

我问有才他怎么知道今天是父亲节,有才说看报纸知道的。看来我要等到明年的母亲节才能收到礼物了。

 

2011年12月9日

这个夏天总下雨,时大时小,时停时下,完全没有规律。今晚又下起了大雨,但我在购物中心里,所以并不知道下大雨了。

忽然我接到有才的电话:“妈妈,下大雨了,你在哪里,需要我给你送伞吗?”呵呵,好感动。

就用下面这篇日记作为“情感篇”的结束语吧。

小本8个月大时就会察言观色了。

有才很小的时候,大概一两岁时,就知道往妈妈嘴里塞他自己爱吃的薯条,而且还总拣大的塞。

如今,小本还是那么会察言观色,每当他看见我貌似沉思时,就会很关心地问我:“妈妈,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但是,直到现在,我想从小本手里要点好吃的东西都很难。如今,有才还是那么愿意把好东西给妈妈。前天晚上,我往饭盒里装剩下的晚饭时,有才问:“妈妈,为什么你总要从家里带剩饭去公司当午饭呢?”我说:“省钱呀。”有才说:“那我把我的午饭钱给你去外面买午饭吃,我带剩饭去学校吃吧。”

哇,好感动,有才从来是说到做到的,我知道他不是说说哄我开心而已。

我说:“你还是在学校买午饭吧,因为你在学校没法热饭,而且还没有冰箱存放。”

我知道,我这两个儿子都爱我,只是表达爱的方式不一样。

[1] [2] [3]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