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二章 栋栋的翅膀

2012年07月04日 来源:

归巢

栋栋20个月了,我也在外漂了20个月,有些累,归巢吧。

在外住惯了蜗牛屋,一搬进大大的房子竟然不知所措,故意去每个屋用小碎步溜达一番,拿眼睛丈量一下窗户到门的距离,然后在厨房踮起脚尖旋转几圈,回到卧室床上摆个大字造型,叹了口气,满意。书架上一撂书,《求医不如求己》、《人体经络使用手册》、《儿童经络使用手册》、《特效穴位》、《父母是孩子最好的医生》、《不生病的智慧》,这是我近日很着迷的几本书,外加在外一年多的中医按摩“求学”经验,我决定近几年“弃师从师”,前师老师,后师按摩师。
其实一年以来很没有成就感,我成了全职家庭妇女,而栋栋的病并没有很大起色,我带着孩子离家在外彪悍地生存着,但我依然感性。回家第一天,拖地擦灰洗衣,老公搂住我:“没有你,我跟孩子可怎么办呀。”我眼眶一热。

为栋栋制订了一系列家庭康复计划,中医按摩+杜曼各项训练+PT,一项一项任务把一天切割成了许多小方格,格子用我与老公还有保姆的爱心填充。老公上班期间,上下午各抽出15分钟回家协助我和保姆给栋栋做爬行模式,即便如此,每天只能做5次,离要求的18次相差甚远,但目前栋栋与我们的能力只能如此。

还要有个人的娱乐生活,我每天早晨去公园锻炼身体,下午骑车出去散心,晚上看书。偶尔去参加老公他朋友组织的吃喝玩乐活动,偶尔去老公办公室上上网,偶尔与我的好朋友聚一聚。

日子,就像一个七彩板,被我细密地分块后,高速旋转。

一天,老公问我:“如果这辈子你的使命就是抚养照顾一个残疾孩子,你觉得值吗?”我答:“值!但我依然在期待奇迹。”他说:“奇迹不是期待来的,如果还在期待,只能称为梦想。”我说:“我感到难过的是栋栋也许一生也享受不了平常人的快乐。”他答:“但栋栋正在享受平常人没有的快乐,你看他每天都在笑,对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释然了。世间人人都在追寻快乐,快乐到底是什么?

想来想去,就是心的宁静吧。

当年,我跟老公的梦想是在老的时候,找一个山清水秀的村子住下,他在河边钓“铁嘴钢牙”的鱼,我就在河边给他洗衣服。村子不远处,就是茫茫一片“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

现在,梦想依然如此,等我们老的时候,带着栋栋找到这样一个村子,炊烟袅袅升起时,我大声喊老公和儿子回家吃饭,彩霞满天的背景下,走近他们父子扛着鱼竿的身影。淡然,悠闲。

这于我来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归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