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世间有我一条路

2016年03月31日 来源:中国盲人出版社

文_裴娇健

这条路,我无数次走过的家乡的路,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女作家肖红的《呼兰河传》中写过,晴日烟尘滚滚,雪后会陷落车马,雨后大水坑中的水淹没到路旁的墙根,行人咬着牙根勉强走过去时会吓得腿颤颤发抖,水坑曾吞噬小孩和牲畜。

我想象了一下,那时盲人拄着竹杖走在这条路上会是什么情形?路是危险的仇敌,吱呀破碎的胡琴声是应景的,只是《二泉映月》会显得太过艺术化,这样的行走是一个人可能遇到的最严苛的命运,是现代人不愿回首的噩梦。

现在,这条路如同再造,人行道就比当年的马路宽上数倍,平坦整洁,我使用在盲人定向行走培训中习来的正规方法行走在这条路上,新工艺生产的不锈钢盲杖发出坚实笃定的声音,我和这条路有了一种默契,有了一种和谐。

微笑地凝视,空间的视野中是永无止境的黑色,但是心中另有一条时间的路,闪亮的,流动的,而我可以看见一切。

1975年出生的我,有记忆之初还穿着哥哥姐姐穿过的旧衣服,在路上和小伙伴们玩耍。哥哥在抱怨爸妈偏心,说我吃的3分钱的冰棍,以及后来1毛钱的面包、两毛钱一袋的傻子瓜子,他小时候都没吃过,爸妈笑着叹气,“你小时候哪里有这些,家里又哪里有钱。”

80年我背着小书包上学,这条路一走十多年,一个白衫蓝裤的女学生,没有足够的智慧去留意和洞察中国改革年代的风起云涌,所记得的不过是自己欢喜忧伤的小小心情,不过,我清晰地记得路上的风景在不断变换,那是我成长的背景。

最初的路上象是黑白的老照片,颜色陈旧,风景寥落,人影稀疏,沉重迟滞。后来,慢慢人流涌动,颜色亮丽起来。电影院的门前曾经打出巨幅广告——《街上流行红裙子》,它也是一个繁荣起来的标记。女性开始呈现大胆的美丽,农民开始展现前所未有的富裕,路上开始有汽车,路边开始有日夜轰隆的工地,四层楼、五层楼、七层楼拔地而起。商场迅速多起来,规模比赛似的壮大,橱窗里日渐精美的各式陈设,在夜晚的霓虹中如梦如幻。

那时的人们都是忙碌的,我这个学生也投身于紧张的学业,奋斗的方向是个叫“大学”的所在,最大的爱好是看路遥的小说《平凡的世界》、舒婷和北岛的诗歌,还喜欢解很难很难的数学题。那时的社会和我个人都在经历一个重要的积累过程。只是在我上高三的时候,我被命运意外地甩出了时代激荡前进的轨道。

突如其来地失明,我与高考失之交臂,大学殿堂的门“砰”地大力关闭了,这一撞令我不止是撞了一鼻子灰,而是撞得头破血流。最后一次走出中学校门时,老师送我到路口,哀怜地问我:“今后你该怎么办呢?”我努力微笑着回答:“会有我的路的。”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个十七岁的女孩面对生活的转折是混乱的、茫然的,她不得不闭上了曾灵气逼人的眸,与黑暗无声地争斗。

我的个性矛盾地包含了坚强与软弱、勇敢与怯懦、克制与任性、聪明与愚顿,有我独特的个体的存在形式,但是,即使在物质上看不到,在事实上中国是每个中国人的母体,我是她十三亿细胞中的一个,我承袭了她的基因,流淌着她的血液,我不可能脱离母体前进的步伐,我被时代的洪流带动着前进。

我又走在了路上,用另一种方式去体会这条路。先是走在人行道与车道的夹缝中,在不可避免的碰撞中不可抑制地脸红,后来我能用心感受到了路人对我的告诫,路标对我的指引。路在不断地拓宽,包容了不同的步伐和足迹,有了专门的盲道,有了我行走的空间。通过这条路,我去触摸盲文,去完成大学学业,去掌握生存技艺,去修习英文,去写文投稿,去迎接爱情。

有时我走得对,有时我错了,但一切尝试都是有意义的。1992年邓小平南巡开创了中国改革的新局面,当时他说过一句话:“没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点‘冒’的精神,没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好路,走不出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的事业。”他的话为中国的改革而说,也是为我而说。我不觉得辛苦,因为无论健全人还是残疾人,每个人都在向前看,都在为着希望奋斗。

一路走到2000年,中国的千喜龙年,一个我从儿童时代就向往、计算着的年份,好奇着自己会是什么样子,从没想到过,2000年的我,25岁的我,是一个盲人,一个幸运地拥有了一台电脑和一套盲用软件的盲人。

我坚信科学的使命是弘扬爱与人性的关怀,电脑和网络对盲人的眷顾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多次有人问起,“电脑对盲人有什么意义?”听到这个问题,我都会有片刻的张口结舌,然后我会很认真地回答:“电脑是盲人的眼睛,是盲人和光明世界沟通的桥梁。”过后,我都会很懊恼自己口才不好,没能把电脑对盲人的非凡意义表述透彻。应该说,电脑让盲人与中国一起进入了信息时代。借助电脑和网络,我们的思想不再禁锢于一个有残障的躯体之内,比起过去可能获得的见识,云龙井蛙,天差地别,我们也因此获得了更多平等参与社会的机会。

2004年,在中国盲协的协调下,我和一些盲人朋友通过网络远程接受了心理咨询师培训,并通过考试获取了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从此我开始了心理咨询师职业生涯。大时代给了我们机会,沾染着它的灵气和热度,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掌握信息技术的过程又象是我走在路上的情景,只是这次我走在信息高速公路上,读屏软件是我的盲杖。虽然没有先例可循,没有经验可搬,但我悉心探索,在这条路上慢慢走得稳,走得快了,我责无旁贷地牵引在我之后走上这条路的盲人朋友。2004年和2008年我出版了两本盲人计算机教程,书中没有故事,但它本身就是故事,是我和我的盲人朋友走在路上的故事。

2008年的冬天,倍受社会关注的全国盲人计算机大赛颁奖典礼上,我站在来自全国各地的36名盲人中间,36名盲人代表的参赛范围涵盖了天山脚下,香江岸边,西北之北,东南之南,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信息技术在中国盲人群体中的普及程度。它标志着盲人职业多元化的良好势头,也显示着盲人心灵自由度的提高。我由衷地快乐,不仅因为我赢得了冠军的奖杯,如果一个人的奋斗是出于一种孤勇,那么即使成功,也不免显得悲凉;如果在一个群体中共同努力前行,即使险阻重重,心中也是踏实安乐的。

家乡的路今天又是新的气象,它不再是刚硬粗厉的线条,葱茏的树木和景观将它柔化成美的风景,清新的气息让我在心中勾勒出明媚的画面,绿浪翻卷,鸟雀娇啼,我能感受到的不止是物质的繁荣,还有精神的愉悦,感受到人文的关怀。走在这条路上的目标已经不只是最起码的生存,而是要活得好,活得美,活得精彩!

伴随着三十年改革历程,这条路已经融入我的生命本体,它比任何记录都真实,比任何图卷都感性,比任何文学都更有激情!它带我继续走向充满希望的未来!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