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朋友,还是朋友

2017年04月19日 来源:中国盲文出版社

几个月前的一天上午,我和我的导盲犬多多在院子里玩,一不小心,我的头撞在了卫生间的墙角上。多多看到了,就对着那墙使劲地叫!

多多在帮我出气呀!它的举动感动了我,也感动了在场的人。

一个月前,好友郭权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导盲犬培训基地要来山西,对他和太原的一个盲人进行评估。咱们山西今年有一只导盲犬的名额。评估后,谁的条件优越,将获得山西的第二只导盲犬。”

我马上拨通了基地王教授的电话,教授告诉我:“今年来山西评估的人是郭权和高志鹏,并且告诉我,高是在2006年就申请了导盲犬,按时间排,应该给高。”

我和王教授说了我的观点:“高和郭都是我的同学,给谁都没关系。不过高所在的单位不让导盲犬进入。”

王教授说:“我们来了,会帮助解决的。”

于是,我期待着好消息的到来。

说实话,我心里很矛盾。凭良心说,我和许多同学一样,想让郭权得到导盲犬。但是,我也希望基地的同志们来了能解决导盲犬进入盲校的问题。

几天后,郭权打电话说,4月8日,让他到大连去进行共同训练。

我在为郭权高兴的同时,又埋怨省里的盲校:“领导太没有人情味了!”作为盲人聚集的地方,不让导盲犬进入?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前天,郭权告诉我,他的导盲犬叫小派,是一只白色的拉布拉多犬。于是,我期待着他早日回来。

郭权是山西朔州人,1987年到太原市盲童学校上学,曾经在210宿舍和我、常小峰、陈忠、李建军同住一年。这段生活,让我们成了好朋友。

1992年,我毕业。由于当时的通讯条件差,好多年没有联系。十多年后,大家都有手机,慢慢恢复了联系。

2011年,我带着队伍到朔州去演出,又和郭权见面了。多年后,他儿子已经是我认识他时的年龄,而且早已是当地残联的一个负责人了。

2015年4月8日,郭权到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去参加共同训练,并且和导盲犬小派配对成功。经过一个月的训练,5月8日回到山西。从此,山西结束了只有一只导盲犬的历史。郭权和我是朋友,小派和多多是同伴,有了导盲犬,我们有了眼睛,我希望我们山西能有更多的盲人拥有导盲犬,拥有第二双眼睛!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