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离开多多最相思

2017年04月19日 来源:中国盲文出版社

你说奇怪不奇怪?山西省残联举办活动,盲人演员的导盲犬不能入住宾馆,也不能到演出场地。我和残联领导交涉了半天,他们坚持不让多多去。理由是:“这次参加演出的有孩子们,多多出现,会让孩子们害怕!”

我如果仅仅是个民间艺人,这样的情况下我完全可以拒绝演出。但是,我现在是盲人宣传队队长,我不去,整个演出无法进行。所以,我不得已,将多多交给正在榆次办事的我哥和朋友弓宇杰。把多多交给他们,我很放心。

回想起几次和多多分开,每次都是最相思的时刻!

第一次离开多多,是它刚到山西的第二天。那天,我接到亚妮的电话,让我马上到北京录音。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很担忧:“如果带上多多去北京,就要坐飞机去。带多多坐飞机,需要花费好多时间办理手续,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如果坐火车,多多是肯定不能带过去的。而多多刚到山西,没有一个熟人,把它放在家里,我实在是不放心啊!”

可是,亚妮那里的事情也不能耽误。我哥知道这个消息后,就让弓宇杰来陪多多。我把狗粮等东西买好后,又委托同事们帮着照顾多多,就恋恋不舍的地离开了多多。

在太原火车站门口,有家报摊。到跟前一打听,正好有报道多多的新闻。于是,我就买了一份,带到了北京。我虽然看不到多多的照片,但是我摸索着这份报纸,就等于带着多多了。

在北京,我接到了好友雷旭东的电话。他问我:“你去北京为啥不带上多多?”

我说:“人家不让坐车。”

旭东告诉我:“刚才我去你那里看多多,它独自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谁叫它,它都不理睬。”

旭东的话,令我很担忧。我盼望着赶紧完成亚妮的任务,马上回家和多多在一起!

两天后,我终于完成了录音任务,坐上了回太原的火车。火车到达太原后,来接我的孩子们在火车站门口看到了我,开口就问:“我们在这里等了好久了,一直在注意,本来我们是想在这里看到多多带着你走的,没想到没有看到它。”

孩子们带我在太原住了一个晚上后,第二天我坐早车回到了家。

我一进门,多多看到我,就拼命地向我扑过来。可是,由于它被链子拴着,是扑不过来的。我放下了手里的东西,马上跑到它的跟前,解开了拴在暖气管上的链子,它马上就扑到我怀里,把两只前腿搭在我的肩膀上,用舌头舔着我的脸,尾巴使劲地摇着……

我搂着它的脖子,任凭它在我的脸上舔来舔去,直到不舔了为止。

中午吃饭的时候,王树伟和我说:“你走了之后,有好多人来看它,但是它谁也不理。第二天,它才稍微高兴一些,跟我们玩。”

听此言,我自己想,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多多了!

第二次与多多分开,是我到大连参加导盲犬基地成立五周年的活动。我带着多多回到大连后,多多的寄养家庭王女士和我商量,让多多回家和她住一天。我觉得多多回娘家很正常,于是就答应了。多多回家住了一个晚上,由于是回家,这次我没有担心。

第三次,我和左权盲人宣传队的兄弟们应湖南电视台的邀请,到长沙演出。由于火车不让导盲犬乘坐,电视台给我们所有人都买了飞机票。买上飞机票了,才知道东航的飞机不让导盲犬上,盲人却因为多多坐上了飞机。

而今,我在太原,把多多丢在榆次,虽说放心,却难以不相思……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