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忍者”多多怎么就给中国丢脸了

2017年04月19日 来源:中国盲文出版社

我住在山城,这里沿袭了更多传统的粗放式管理模式,所以导盲犬不受任何限制,反而倒是和国际接轨了。但是因为演出、看病,我不得不带着多多到市里,到省城,到北京。走出大山,有时候真是寸步难行,因为社会认识导盲犬的程度太低了!所以,每逢这样的情况,多多不得不做一个委曲求全的“忍者”。

2011年12月,湖南卫视娱乐频道“百姓春晚”邀请我们带着多多去演出。由于火车不让导盲犬乘坐,电视台专门给所有人买了飞机票。临上飞机了,才知道东方航空也不让导盲犬乘坐。我们盲艺人都坐上了飞机,唯独把多多丢在了太原。在电视录制过程中,我讲到我最思念多多,社会更应该包容导盲犬以彰显人道主义精神。

节目播出后,效果很好。但接着山西省残联组织的演出,只让我去唱歌,不让带多多。基于这样的情况,我不想去演唱了,但是人们反复动员,我只得顾全大局,将多多丢在家里。2013年,左权盲宣队荣获“感动山西”特别奖,但我们的重要成员多多却不让登临电视台的颁奖晚会。因此,我也只得缺席颁奖,让王树伟、王玉忠两位好朋友去领了奖。

在太原受限制,到了北京也一样打出租车都困难。一辆一辆从我们面前驶过的出租车,看见一个盲人带着狗,理都不理就跑了。2013年5月2日,中央音乐学院已经提前几天张贴出海报,我和多多及盲人朋友们将在教学楼献艺。结果,物业公司硬是不让多多进去。没有办法,我只得非常遗憾地放弃这次与中国顶级音乐学人交流学习的机会。

更遗憾的是,2014年9月25日,在中国音乐学院举办“第二届太极传统音乐奖颁奖典礼”,我作为入围者和太行山八个县的盲艺人代表到了现场,但是保安就是不让多多进入校园。他们说:“今天学校来了很多外宾,带一条狗,像话吗?”邀请我们的音乐学家气愤地说:“难道中国盲人由导盲犬牵引登上国际舞台,是不光彩的事情?”好说歹说,保安只执行上级命令。最终,多多只得被丢在门卫室。而我受国内外音乐学家鼓励,与美国、奥地利最杰出的音乐学家一起进入最后角逐。虽然大奖给了美国学者,但我因此获得的荣誉也体现了音乐界从来不歧视残疾人的风范。领奖那一刻,多多能在我身边多好啊!

正因为多多在门卫室受着委屈,我领到奖后匆匆让人送我去和多多团聚,一见面,多多就舔我,虽是短暂的分离,但多多只有和我在一起才最安心。我赶紧把奖杯给它看,它也由衷地舔了舔奖杯。那一刻,我想多多明白了:我的荣誉也是它的荣誉!

一个月后再到北京,多多登上了中国音乐学院的舞台,因为这次没有外宾。这一回到北京,有中央音乐学院校长办公室老乡赵海协助,多多也陪我进入学校演出,多多和盲艺人都受到了中央音乐学院师生们的欢迎!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