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六章 苦海沉浮

2010年04月0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第六章 曙光初现
一、奋笔疾书
1947年上海《文汇报》被蒋介石严令查封,我的父亲被迫流亡香港。在李济深、龙云的资助下,《文汇报》又在香港复刊,一直保持着解放区以外最进步的民间报的声誉。当时和我父亲联系的共产党员是潘汉年和夏衍,在我父亲恢复名誉、当上全国政协委员后,跟他们及其他许多老朋友又取得了联系。
为了想出版《眼神深处》,益陶曾陪我到东城区竹竿胡同找过夏衍先生。他把文稿留下并耐心阅读了这不成样子的二十余万字,又约我见面,以这份文稿为例,深入浅出地为我讲解文字创作的基本原则,还送给我几本他撰写的电影创作理论、电影文学脚本和分镜头脚本,成为我后来文学创作的启蒙老师。
我写了6年的《眼神深处》,写了又改,改了又写,终因功力不足、故事单薄而不得不放弃,只能留存在书架上“让记忆永远鲜明”。
我自认为青年时代受的启蒙教育是成功的,我们这一代人是有道德、有理想、有追求的。我选择了创作儿童文学,希望从孩子们做起,用我们这一代的道德观来感染他们。我选择江青、林彪、康生为原型,写了一部童话,题为《秃尾巴野鸡》,满怀希望地让益陶亲自送到东四十二条的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
隔了很久,没有消息,又隔了很久,还是没有消息,打电话到出版社去问,回答说不知道有这份稿子。我那时还不懂得要留底稿,又心疼又着急。第二天受尽埋怨的益陶就陪我冒着大雪赶到东四,那里正在装修,社址临时迁到了正义路,又是一场长途跋涉,两个快要冻僵的人赶到出版社已是下午4点。文学编辑室的年轻编辑王多多接待了我们,听了益陶的诉说,她很快也泪流满面了。经过仔细查找,才知道稿子被误送到了在同一栋楼里的《儿童文学》杂志编辑部,王多多答应优先审阅,尽快给我们回复。不到一个星期,王多多和文学编辑室主任李小文亲自来到中关村。说我文笔流畅,情节生动,可惜与现实生活靠得太近,不像个童话。答应今后让王多多经常和我联系,还送给我不少他们出版的名著。
《秃尾巴野鸡》被李小文否定后,我还不死心,又把它改写成电影文学脚本,投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居然得到了回信,夸我想象力很丰富,有些段落很有趣味,只是全书人物太多,不适合绘制成动画片,无法采用。文稿虽被退了回来,还是给了我极大的鼓励。
王多多隔一段时间就来我家一趟,帮我看看文稿、出出主意、讲讲文坛动态。在她的帮助下,我的第一篇短篇小说《瑞云花开》于1982年12月在《儿童文学》上发表了。经历了整整十年的艰苦努力,终于有了成果。我要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首先要感谢的是我的益陶。
1983年春天,有家儿童文学杂志社要在黄山召开作家座谈会,给了中国少儿出版社一个名额。李小文决定推荐我去参加,将通知书给了我,益陶为我订好了火车票,开始准备出发。我高兴极了,认为这是社会对我的一次认可,证明我不再是个废人,参加座谈会还可以学到不少文学知识,可以向许多知名作家请教。妻子一边为我整理行装,一边告诉我:“我把你送上火车以后,一定要回到办公室大哭一场。”正当我们怀着复杂的心情等待出发的时候,王多多急匆匆地跑来告诉我,会议的主办者否决了对我的推荐,还说怜悯瞎子并不是这次会议的宗旨,话没有说完她自己先气哭了。我真不明白,怀着一颗这样冷酷的心的人怎能主持会议,怎能懂得如何向少年儿童传播真善美?可怜的益陶至死也未能有机会痛痛快快宣泄深埋在心底的委屈,告诉大家:我的丈夫也是好样的。
创作的道路艰苦而漫长,为了帮助我从黑暗中重新找回生命的价值,益陶为我寻找资料,修改文稿,一次次替我誊清、寄出,又一次次悄悄地把退稿藏匿,默默地擦干泪水,又用爽朗的笑声来鼓励我继续写作。皇天不负苦心人,陆续又有一些作品被选中。我什么都不会,所以什么都敢写,发表的不仅有小说,还有散文、诗歌、童话、寓言,后来有些作品居然被选入《现代优秀童话选》、《近代寓言选》。
1982年春,一天李小文特地来中关村对我说:“现在的孩子们很喜欢科幻小说,有的作品是文学家写的,缺乏科学依据;有的是科学家写的,文笔过于生硬。你学的是工程,现在有了一定的创作经验,你的妻子又是科学家,所以建议你不妨试写科幻小说。”感谢李小文的指点,后来我陆续出版了两本科幻中篇小说--《午夜怪兽》和《嗜血的河流》,都是益陶为我提供的科学依据并和我一起构思的。学好功课只能当一名合格的工程师,有了想象力才能当发明家,推动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科幻小说正是培养想象力的摇篮。如果益陶今天还活着,也许我会沿着这条道路一直走下去的。
[以下是作者曾发表过的3篇做评选摘]
二、瑞云花开
放学的铃声响了,学校里就像打开了一座欢乐的闸门,孩子们跳着、蹦着、追逐着、打闹着,尽情地撒着欢。一阵阵欢声,一串串笑语,在校园上空激起无数欢乐的浪花,使孩子们久久不愿离去。只有小培双眉紧锁、满面愁容地走出校门。为什么?因为老师刚刚通知,明天下午要开家长会。难道他犯了什么错误一直瞒着爹娘?不是的,明天要表扬的三好学生里还有他呢。他发愁的是一件一直在他幼小的心灵里隐隐作痛的事情。
“小土鳖,小土鳖。”刚出校门就遇上了那个爱逃学的留级生二熊。小培不想理他,赶紧加快了脚步。
“小土鳖,你知道海牛有几只角吗?” 二熊赶了上来,怪声怪气地问道,小培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低着头走得更快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真是个啥也没见过的小土鳖。” 二熊刺耳的嘲讽声一阵阵从身后传来。
就在上星期天,几个大孩子在树荫下大声谈论着动物园里的趣闻,小培站在一旁正听得入神,却被那个二熊找到了欺侮人的机会。他神气活现地问道,“小土鳖,你去过动物园吗?”
多瞧不起人啊!哪个受爹妈疼爱的孩子每年不去几回动物园呢?但是小培没去过,不,在一年级的时候他一定去过,那时爸爸还没有生病,一定会带他去的,于是他尽力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动物园?当然去过。”
“你见过海牛吗?它有几只角?” 二熊做了个鬼脸狡黠地问。
“谁没见过,两只长犄角可吓人了。”为了不愿当众受到羞辱,小培只好硬着头皮回答。
“哈哈哈哈,你说几只?”
小培慌了,忙改口说:“一只,像犀牛一样卡在鼻梁上。”
周围的孩子全都笑了起来,从此以后,即使是不爱招惹人的孩子,见了他也忍不住要问一问这个可恶的问题。
刺耳的笑声还在一阵阵从身后传来,小培可真委屈,但是能把这些向爸爸妈妈诉说吗?不能!爸爸病得挺重,妈妈日夜操劳,不能再给他们增添烦恼。遇到这样的事情,小培只有把委屈深深地藏在心里,就是气出了眼泪,他也要抹干了泪痕才肯回家。
“小培,是你吗?快来给我找找,我的钢笔不知滚到哪儿去了?”一进门就听到爸爸的声音。小培连忙走进屋去,只见爸爸正伏在书桌上,面前放着一大堆纸和一块刻了一条条空格的塑料板,钢笔滚到了旁边的床上,把枕巾染上了一大片墨渍。
“小培,你来看看,我的作业做得怎么样?”爸爸兴致勃勃地从格板下抽出一张纸递给儿子:“以前我想写点东西总是先用录音机录下来,过后再让妈妈整理,太耽误她的时间了,这回我要学会自己写字。”
这也能算作业吗?有些字歪歪扭扭地离得太开,有些字又挤得挺紧成了个墨疙瘩,有的地方空了一大段没写,有的地方又两行重叠在了一起,再加上一个个沾满了墨水的指印,简直看不清写了些什么。小培感到一阵心疼,一时不知该怎样回答。
“写得不好吧?”爸爸又问。
“好,好,不过全蹭脏了,下回最好用圆珠笔写。”
“不会太好的,我知道,凡事开头难,我一定能学会的。”爸爸信心十足地说。
忽然他像又想起了什么高兴的事,笑眯眯地对儿子说:“对了,刚才何阿姨送来了些豆角,我已经摘好了。妈妈留下的红焖肉还没有吃完吧?放在一起煮一煮,咱们再合作煮一回米饭,做个鸡蛋汤,好好改善改善生活。”
爸爸站起身来,摸着墙向厨房走去。一双失去光泽的眼睛呆滞地仰望着前方。小培看着他瘦削的背影不禁又犯起愁来,能让同学们看见这个样子吗?要是去参加了家长会,让大家都知道自己的爸爸是个瞎子,那该多丢人哪,二熊更不知道说些什么难听的话了。
“小培,我已经把米淘好了,快来点火。”爸爸一点也不知道儿子的心事,又在厨房里催促了。
米里还有石子,豆角也没有摘净,一条大青虫正悠然自得地在上面爬着,小培一面帮爸爸做事,一面默默地想着心事:最好让爸爸在通知单上写上几句,找个什么理由不去就算了,但是怎么跟爸爸说呢?他要是知道了自己的想法,一定会很伤心的。小培越想越没有主意,真盼望出差在外的妈妈能马上回到自己身边。
晚饭总算凑凑合合烧好了。他一面吃饭一面发愁,好几回忘了给爸爸挟菜。
“小培,吃完了饭我来洗碗,你把盛豆角的篮子给何阿姨送去,别忘了给钱。”
听了爸爸的嘱咐,小培心里忽然一亮。何阿姨一家对我们可好了,请他家的刘叔叔替爸爸去开家长会,一定不会不肯的。反正同学们又没有见过我的爸爸。二熊他们若是把刘叔叔当成自己的爸爸,那不是更好吗?小培终于想出了这么个好方法。
刘叔叔的手从来闲不住,吃完晚饭正在教一对念初中的双胞胎大哥哥做模型飞机。看见小培进来,笑眯眯地从桌上拿起了一个盛满小木片的牛皮纸口袋:“小培,你来得正好,我也给你买了一袋,有空到我家来,我教你学着做。”
小培望着他那宽宽的肩膀、炯炯有神的眼睛,忍不住想道:我要是有这样一个爸爸该多好啊!心里感到一阵难言的痛楚。
“有什么事吗?是不是液化汽用完了?”刘叔叔看见他半天不说话,忙关切地问。
“我,我们学校明天要开家长会,我想请您……”
没等小培说完,刘叔叔便满口答应:“行,行,正好明天我轮休,你们的班主任是金老师吧?上次二熊打碎我家玻璃,还骂人,我拉着他找到你们学校,就是金老师接待的……”
“不,我不借了……您,您不用去了……”小培一听说二熊和刘叔叔打过交道,语无伦次地喊着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那个应该还回去的篮子。
月牙儿升起了,借着淡淡的银光,小培一眼看见了西边的那一排平房。对!找马爷爷去。马爷爷去开家长会,同学们一定会认为,这就是我的爷爷。
马爷爷早就退休了,他用竹篱笆在门前围了一个小院,里面种了不少花花草草,这时他正坐在小院里,将一张铁丝网钉在一个小木架上,小培一看就明白了,这准是给他做的。马爷爷家的虎皮鹦鹉正在孵蛋,答应要送他一对小雏。马爷爷还说,这东西嘴巴从来不肯停,虽然叫得不十分好听,也可以给他爸爸解解闷。
听了小培的要求,马爷爷用满是皱纹的大手抚摸着他的脑袋说:“好,你爸爸走路不方便,爷爷替他去。你爸爸可真是个好样的,眼睛坏了,还一心扑在工作上,我也该替他分点负担……”
小培高兴地说:“谢谢爷爷。明天一放学,我就来搀您。”
马爷爷却说:“不用了!你还得照顾爸爸呢!二熊的爸爸不是也得去开家长会么,他是我的徒弟,让他领我去就行了。”
又是二熊!小培忙说:“那,那您就不用去了。兴许,兴许我妈妈今天就回来了。”
可怜的小培还不肯死心,又想起了常来找爸爸讨论工作的杨叔叔。杨叔叔是单身汉,老家在南方,同学们都不认识,借来当一回亲叔叔一定不会露馅。杨叔叔对他也很亲热,常常约小培到他的宿舍里去玩,可惜小培一次也没有去过。
单身宿舍离这儿可不近,要走过一条僻静的林荫小路,茂密的毛白杨交叉在一起,把天都挡住了,路灯只能照亮灯柱下的一小片,其他地方只有一些稀稀落落的光点。小培忽然想起了一些可怕的故事,要是自己让老流氓抓去当了小偷,谁来照顾爸爸呢?他提心吊胆地往前走着,小心翼翼地躲开每一个黑角落,当单身宿舍明亮的门灯终于远远地出现在眼前时,他忍不住狂奔起来。
……205、207、209,杨叔叔好象说过他是住在209,小培胆怯地敲了敲门,里面果然传出了熟悉的声音:“请进。”
“啊,是你,有什么要紧事啊?是不是你爸爸又想出了新的实验方案?”杨叔叔没等小培回答就向旁边一位长得挺瘦的叔叔介绍:“这就是吴永昌的儿子。”
“是不是那个晕倒在学术讨论会上的吴永昌?他可真有股子傻劲儿。”
“是啊,十年浩劫培养了很多‘机灵鬼’,像老吴那样的‘傻子’实在太少了。”
傻子?我爸爸是傻子?小培生气了,小脸涨得通红:“不许你们说我爸爸的坏话!他是有点瞎,可一点也不傻。”
“小朋友,别生气,我们说的‘傻字’是带引号的。”瘦叔叔忙向他解释。
“反正,反正我爸爸不傻!你们才是傻子呢!”
小培赌气地冲出了大门。杨叔叔在后边叫他,他也没有回头。这时他忽然想起,自己出来已经很久了,爸爸该着急了,作业也还没有做呢。小培再也顾不得想明天家长会的事,只想快点赶回家去。
清晨,初升的太阳刚刚把阳光投射在小培困倦的小脸上,又立刻躲到了柳荫后面去了,也许是听到了月亮的嘱咐,知道他昨夜又睡得很晚很晚,不忍心搅乱他的梦境,可是他的梦是甜蜜的吗?不,不见得,他的眼角上不是还挂着泪花吗?
突然,枕边的闹钟响了,串串铃声惊动了正在习字的爸爸:“小培,我觉得晨风还挺凉,可能早着呢,你再睡一会吧。”
“不,我要给您打针。”小培睡眼惺忪地说。
“好孩子,睡吧,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医务室的阿姨会来给我打的。”
“不,她要上了班才来,我就来不及管您吃早饭了,妈妈说应该在早饭前半个小时给您打针。”小培执拗地说着,还是爬了起来。
一双稚嫩的小手开始忙碌了,他摒住呼吸,小心谨慎地取出针管,插上针头,吸好胰岛素,推出气泡,在爸爸臀部划来划去找准了安全区,然后进行消毒。虽然有些手忙脚乱,一切还是都按妈妈所教的完成了。接下来该打针了,这是小培最发怵的,他怎么也不忍心把这么长的针头扎到爸爸肉里去。
果然,又扎浅了,小培又往里按了按,心疼地问:“疼吗?爸爸。”
“不,打得挺好,比以前好多了。”
“你骗我,您刚才咧嘴来着。”小培慢慢地推着药水又不由得想起了今天的家长会,“要是妈妈在家该多好,都怪您硬要劝妈妈出差。”
“又说傻话了,这是工作需要,妈妈能不去吗?”
爸爸又在骗人了。十几天以前爸爸妈妈背着他说的一段悄悄话全让他听见了,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玉君,这个研究项目一直是你主持的,这样关键的实验你怎么能不去呢?”
“能亲自去掌握第一手资料当然好,不过我要是走了,你和小培就太苦了。”
“不要紧,你去吧,五种感觉器官我只坏了一种,完好率达到百分之八十,还可以评个‘良’呢。”
“这种事情你也要开玩笑……”妈妈的声音有点哽噎。
“去吧,玉君,为了发展祖国的科学,我们可从来没有吝惜过自己的一切。”
想到这些,小培动了感情,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默默地完成剩下的工作。听见小培老没吭声,爸爸又加重语气说:“为了支持妈妈的工作,我们苦一点怕什么?你都是少先队员了,可不能不懂事!”小培感到委屈了,他能算不懂事吗?自从爸爸病了以后,他知道家里经济困难,看见同学们的新衣服、新书、新玩具,心里再羡慕也从来没有向爸爸妈妈要过,可是现在,连个可以参加家长会的爸爸都没有……
爸爸大概也感到自己的话说重了,坐起身来摸到了小培的胳膊,轻轻地把他拉到身边,用瘦骨粼粼的大手爱怜地抚摸着他的短发。
“爸爸,我该给您热牛奶了。”小培怕爸爸摸到自己脸颊上的泪痕,转身向厨房跑去。
他家的厨房是朝南的,透过阳台正好看见楼外的一片绿地,现在正是父母领着自己的孩子锻炼身体的时候,羽毛球、板羽球,随着欢声笑语不断地在空中飞舞。多么甜美的天伦之乐啊!我们的小培怎能不投以羡慕的眼光呢?
“牛奶潽了吧?你在干什么呢?”随着一股糊味,隔壁响起了爸爸的声音。
“我,我,我见那几盆仙人球可能要浇水了。”小培一眼看见阳台栏杆上的花盆,连忙搪塞道。
“是够干的了,我记得还是前天浇的呢,你还来得及浇水吗?”
“来得及,我把馒头蒸上就浇。”
阳台上的十几盆仙人球全是爸爸生病以前嫁接的,现在已经长得很像样了。小培每次浇水都要仔细端详一番。它们大部分都不开花,有的只是难得开上一朵两朵,只有一种名叫瑞云的紫黑色球,从初春到深秋,不断地把发着锦缎般光泽的桃红色花朵奉献给人们。几年过去了,当其他仙人球用全部养分来装饰自己,长出雪白、金黄和鲜红的长毛、长刺时,瑞云却变得又瘦又小,底部长满了象征衰老的枯皮,但现在它又花蕾累累了。
“爸爸,我把瑞云的花苞掐掉吧?”
“为什么?”爸爸奇怪地问。
“我想让它歇一歇,开得太勤了,不会累坏吗?”
“哦,”爸爸停了半晌才深沉地说:“让它开吧,也许它觉得这样更幸福。”
幸福?仙人球也懂得幸福?小培先是一愣,他望着正在迎着朝阳绽开的花蕾,突然一下子明白了爸爸的心思。我的爸爸不正是一株为了祖国从不吝惜自己的瑞云吗?我有一个多好的爸爸啊!一点也不比别人的差。小培的心里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
“爸爸,您把胡子刮刮干净,下午我回来搀您去开家长会。”我们的
小培终于舒心地笑了,笑得很甜很甜。
(本文曾发表于《儿童文学》是我发表的第一篇小说)
三、肥皂仙子
有一天,皇帝在洗脸,不小心把肥皂沫子弄到了眼睛里,气得他又哭,又闹,又跳脚。
“哇,哇,哇,洗脸真讨厌!”
“对,对,对,多抹点粉一样能干净。”管洗脸的大臣赶紧说。
“呜,呜,呜,肥皂太可恨!”
“是,是,是,应该把他们全部切碎剁烂扔到垃圾堆里去喂苍蝇。”管肥皂的大臣连忙说。
“皇帝陛下,我是肥皂仙子,请你不要欺侮我的兄弟,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帮你干什么。”不知从哪儿蹦出个一丁点儿的小姑娘,衣裳亮闪闪,一张嘴就满屋香。
“哇,哇,哇……”皇帝不理她,只顾哭,两脚把地板跺得嘭嘭响。
“陛下别哭了,听我给你讲故事吧。”管童话的大臣飞快地抱来一大叠图画书。“从前,有个国王笨极了,上了两个骗子的当,光着屁股上了大街……”
“去,去,去,换一个!”
“从前,有个国王,坏极了,逼着全城的老百姓去做苦工,想建一座高塔去逮月亮……”
“滚,滚,滚,我不爱听!”
“从前,有个国王,懒极了,燕子妈妈趁他打瞌睡时,在他头发里下了一窝蛋,等到小燕子全都会飞了,他的瞌睡还没有醒……”
“滚,滚,滚!”皇帝气极了,忽然想起了身边的小仙子,“你能不能帮我变成一个最最伟大的皇帝,气气那些臭童话?”
“能,不过你得先把我的兄弟放了。”肥皂仙子说。
“好吧,来人,把他们赶出皇宫去,永远不准再回来。”
“如果你要做一个伟大的皇帝,应该爱护老百姓,让他们吃饱穿暖。我教你种田吧。”仙子说。
“不,那太费劲。我要你去替我种面包,明天就得把仓库全装满,要不然,我就把你的兄弟全部扔进垃圾堆!”
肥皂仙子叹口气,独自来到仓库里,关上窗,锁上门,咕噜噜,咕噜噜,吹起了许多极大极大的肥皂泡。她用彩笔在上面不停地画,把肥皂泡画成了镶着葡萄干的大面包。
“肥皂泡,圆又大,骗骗皇帝大傻瓜。”仙子念起了咒语,所有的肥皂泡果然都变成了香喷喷的大面包,把整个仓库挤得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
皇帝见了直咽吐沫,连声说:“不错,不错,这么好的面包,我要自己留着,你还是去给老百姓种点衣服吧。不,不,我知道,衣服是羊毛织成的,你去给我种许许多多绵羊吧。”
“绵羊不是种出来的,我来教你养羊吧。”肥皂仙子说。
“不行,不行,我才不花那份力气呢,明天你不把羊种出来,我就把你的兄弟全都拿去喂苍蝇。”皇帝一点也不讲理,说完话就去和管弹球的大臣玩撞珠了。
肥皂仙子只好又叹了一口气,独自来到空空的羊栏里,趁着天黑没有人,咕噜噜,咕噜噜,吹起了许许多多肥皂泡,每个都比汽车轮子还要大一圈。她用彩笔在上面不停地画:蜷着的腿,弯弯的角,蓬松的尾巴,白白的毛,不一会儿栏里就卧满了肥得滚圆滚圆的大绵羊。
“肥皂泡,圆又大,骗骗皇帝大傻瓜。”仙子念了咒语,绵羊的眼睛全睁开了,嘴里还不停地咩咩叫,可就是不会站。
皇帝来到了羊栏边,闻到一股羊骚臭,没顾上细看就捂着鼻子躲得远远的:“不错,不错。不过,你还得给我干点活。”
“你还想要什么?”肥皂仙子问。
“我要许许多多的宝石,比面包还要大;我要许许多多珍珠,每一颗都要比绵羊还要大。”
肥皂仙子拿定主意要教训教训这个不爱花力气,而只想得到好处的懒皇帝。她又施用魔法,把肥皂泡变成许许多多大得出奇的珍珠和宝石。
第二天,皇帝正在睡懒觉,忽然,管大门的大臣急急忙忙跑来报告。
“陛下,陛下!门外马车、轿子排成了长龙,各国的君王、王公、贵族都知道您得了许多好宝贝,争着要来开开眼界啦!”
“哈哈,我成了伟大的皇帝啦!”皇帝乐得拍手拍脚笑,光着脚丫满地跑,抱着枕头跳起了舞。
皇帝乐够了,让大臣给他涂上三层油,搽上四遍粉,把好多天没洗的脸蛋抹得白白的,陪着远道赶来的国主、王后、贵族、将军,坐在皇宫前的广场上,下命令把所有的珍宝、面包和绵羊全都搬出来展览,还叫卫兵去逼着全城的老百姓也都来参观。
宝石放异彩,珍珠闪银光,绵羊咩咩叫,面包喷喷香,客人们全都看傻了眼。皇帝乐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儿地敲着自己的大肚皮。忽然,他又想起了那帮写鬼童话的讨厌鬼,忙向卫兵下命令:“去,快把他们都抓来,让他们看看我有多伟大,气死这些臭秀才!”
谁都没注意,肥皂仙子又在念咒语了:“太阳公公帮帮忙,快把肥皂泡儿都晒爆。”
不一会儿,肥皂泡摇摇晃晃地,一个个全都慢腾腾地往上飘,天空里面包撞宝石,绵羊碰珍珠,花里胡哨一大片,真比奥运会的开幕式还热闹。
“啊呀,快去把它们抢回来!谁要是立了功,我赏他一百块泡泡糖!”皇帝心疼死了,急得直跳脚。大臣们全都想领赏,你挤我,我挤你,一个个拼命往上跳,广场上一下子乱了套。
太阳公公悄悄地使着劲,啪!啪!啪!肥皂泡全被晒爆了,沾了颜料的肥皂水象雨点似的往贵宾席上落,绸袍子、花帽子、长裙子、新靴子全都脏得没法看。皇帝最倒霉,脸上的香粉被冲出一条条五颜六色的泥道道,变成了一个怪模怪样的大花脸。
“哈哈哈……”
“哈哈哈……”
“……”
全城的百姓都在笑,笑得最欢的自然是那些被揪来的作家们,从此童话书里又多了一个不爱洗脸的懒皇帝。
(本文曾发表于《少年文艺》、是我发表的第一篇童话)
四、贪睡的老文昌鱼
“呼呼呼,呼呼呼……”老文昌鱼把尖脑袋扎在浅滩里睡得正香。他那白色的身躯像株刚出土的小草,随着海浪的节奏轻轻摆动,海底仿佛成了个大摇篮,真是个睡懒觉的好地方。
“哈哈,真快活,我又做了一个好梦。”过了很久,老文昌鱼总算醒了,他伸了个懒腰。
“爸爸,爸爸。”一群小文昌鱼连忙喊道,他们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只是一直没敢开口。
“啊,你们也睡醒啦?梦里过得快活吗?”
“不。”“没有。”小鱼们支支吾吾地回答。
“嗨,你们真笨,我是怎么教你们来着?听完了我的故事赶紧闭上眼,就一定会梦见:我们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游泳专家。” 老文昌鱼接着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动物都只会在海底爬行蠕动,顶多也只会在水中随着海流飘浮。而我们,伟大的文昌鱼,从头到尾长出了一条漂亮的脊索,当我们高傲地在他们身旁游过的时候,到处都投来羡慕的目光……”
“好爸爸,好了吗?您的故事我们已经听过一百遍了,可就是梦不着您说的那种光荣。”一条小文昌鱼忍不住把爸爸的话打断了。
“会梦见的,会梦见的,只要你们把脑袋往沙层里扎深一点,什么也别看,什么也别听。” 老文昌鱼一点也不生气,在耐心地教育晚辈。
“不嘛,不嘛,还是教我们学游泳吧。”“我们早就睡不着了。”“好爸爸,好爸爸,教我们吧。”小文昌鱼七嘴八舌地撒起娇来。
老文昌鱼被他们吵得没有办法,只好小心翼翼地领着他们从沙层里钻了出来,又赶快让他们学着自己的样子,把尖尖的尾巴插进沙滩,远远望去,仍旧像一株刚出土的小草。
“这样游吧,孩子们,把嘴张大,各种各样美味的小海藻就会自动填饱我们的肚皮,谁的生活能有我们这样悠闲?” 老文昌鱼半闭着眼睛,晃着身躯,又开始自我陶醉起来。
一群鱼儿在他们身旁游过,悠悠晃晃地游得多么自在。小文昌鱼一齐羡慕得喊了起来:“爸爸,爸爸,我们也能游得这么好吗?”
“当然能,”老文昌鱼斜眼瞟了一下,毫不在乎地说:“所有的鱼类都是从脊索动物进化而来的,要是没有我们的祖先勇敢地从沙滩上跃起,发明游泳,他们恐怕永远只会在海底蠕动。”
一只海鸟在半空中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侧着身子轻盈地掠过海面,雪白的翅膀溅起无数珍珠似的水花。“啊,真了不起!”小文昌鱼不约而同地叫道。
“别这么大惊小怪。”老文昌不屑一顾地说:“你们应该记住自己的身份,凡是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都是我们的晚辈。”
“老文昌,你也该给孩子做个榜样了,别老这么爱吹牛。”一块古老的礁石忍不住插话了。
“谁吹牛了?人类可以给我作证,动物从没有脊索向有脊索进化的过程中,都少不了要经过脊索这个环节,连人的胚胎在发育过程中现在还能看到脊索呢,你说是不是?”老文昌鱼滔滔不绝地说了一阵,又示威似的白了礁石一眼。
“是这么回事,我活了上亿年,这些都是我亲眼看见的。”礁石心平气和地说:“但是你为什么不告诉孩子们,由于你们的过错,既没有长出坚硬的脊椎,也没有强壮的胸鳍,游泳技术早就远远地落在所有鱼类的后面了。”
“是吗?爸爸,是真的吗?”小文昌鱼问。
“他、他瞎说,不信,我游给你们看。”老文昌鱼红了脸,硬着头皮游了起来。可他那柳叶似的身躯太软了,一阵小小波澜就使他失去了平衡,胡乱地翻滚了一阵,赶紧把头深深地扎进了沙层,嘴里还不停地喊着:“孩子们,别听他瞎吵吵,快回来睡觉,干什么也比不上做梦更快活。”
“不,不,亲爱的爸爸,我们在沙滩里已经睡得太久了,过去的光荣掩盖不了今天的落后,我们要到风浪中去追回失去的时间。”一条条生气勃勃的小文昌鱼勇敢地跃向汹涌的浪涛。
(本文曾发表于《童话报》、是我发表的第一篇寓言)
字符数(计空格):10,511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