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五章

2008年11月20日 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

(《舞者》网络阅读版版权归人民文学出版社所有,本网经授权刊载)

第五集


咣咣咣……
高纯敲门,门内无人应声。
他又敲了一遍,敲得战战兢兢,还是没有任何反响,他连忙叫梯下楼,中年女人的背影还在视野之内。

菜市场 白天
高纯远远跟着那女人进了一家菜市场,在那女人挑菜时拍下她的照片,然后,又踱到一侧的书摊上买了一本时尚杂志。

芳华里 白天
高纯又跟在那满载而归的女人后面,走回小区。
中年妇女目不旁顾,径直进了楼门。高纯稍后跟进,乘梯上楼。再次敲响了那户房门。
门打开了,开门的还是那位中年女人:“你找谁呀?”
“啊,我是时尚杂志社的,”搞纯说:“我们主任让我把这期的杂志给您儿子送来。”
中年妇女一脸诧异:“我儿子,你搞错了吧?我没儿子。”
高纯抬头做状地去看门牌号码:“没错呀,这儿不是芳华里九号楼1406房吗,没错啊。”
中年妇女坚决地:“找错了,没这人。”
中年妇女就要关门,高纯挡住:“哎,你儿子不住这儿吗,那可能是你先生吧,对不起可能是我说错了。”
中年女人还是把门关上了:“没这人,你找错了。”
高纯冲着紧闭的房门喘了口气,转身下楼。
楼外,有几个老人闲坐聊天,高纯上前打问:“老师傅对不起我问一下,楼上1406房那家儿子平时回来吗?”
老年人怔了一下,一个说:“1406,你找谁呀?”
另两个老人互相问道:“说谁呀,1406?王桂珍家呀。王桂珍哪有儿子……”
最先答话的老人再次说:“这家没儿没女,你找错人了吧?”
高纯说:“没有啊,要不就是她先生,不是王桂珍吗,没错啊。”
老人问:“你找哪个王桂珍,是印染厂的王桂珍吗?”
高纯顺坡赶驴说:“是啊。”
“王桂珍哪儿有儿子女儿啊,”老人问:“你是哪儿的呀?”
高纯说:“那她先生平时在家吗?”
老人还是问:“你是哪儿的呀?”
高纯说:“我是时尚杂志社的,我们社让我送杂志来,就找1406房的,但肯定是个男的,要不就是她先生吧。”
老人们早就看到高纯手里拿着的杂志,高纯的模样也不像坏人,于是七嘴八舌地说:“王桂珍爱人早去世了,你肯定找错人了。”
高纯不死心:“那到印染厂去问问能问清吗,印染厂在哪儿啊?”
老人们笑道:“印染厂早关了,人都下岗了你找谁去。”
高纯哑然。

路边车内 白天
还是在那个僻静的小街,还是在那辆奔驰轿车的前座,高纯给陆老板看了数码相机中的照片。显然,陆老板对高纯拍下的那位中年妇女,看上去并不面熟。
“她去找这个下岗工人干什么?”
陆老板对高纯的调查结果感到奇怪,高纯也只能一通胡猜:“那个王桂珍是不是她的亲戚?”
陆老板说:“她说过她在北京没有亲戚。”
高纯没话了,没有再做其他推测。
陆老板也百思不解,只能命令高纯:“你继续盯!”
高纯支吾了一下,说:“我手上……没钱了。”
陆老板不满地问道:“你钱呢?怎么这么快就花没了?”
高纯说:“当时租这车的押金就交了一万……”
陆老板皱着眉,从身上掏出钱包,点了两千块钱,交给了高纯。
“盯紧点。”他说。
高纯点了下头:“啊。”

商场 白天
离开陆老板后,高纯直接去了百货商场。还是那个箱包柜台,他买下了金葵喜欢的那只女式手包。

餐厅 白天
然后,他把金葵约了出来,约到了一家挺讲究的餐厅。餐厅里人不多,金葵一坐下来便大声发问:“嘿,你刚抢完银行啊,干吗非要到外面吃饭呀?”然后又环顾四周,放小声音:“这儿挺贵的吧?”
高纯未即答言,他把装了那只女式手包的提袋放在金葵面前,说了句:“生日快乐。”

路边汽车里 白天
对他们这种客居他乡的“北漂”来说,这是过分奢华的一顿生日午餐。但在他们酒足饭饱从餐厅出来上了停在路边的汽车之后,“寿星”的脸上不仅没有一丝笑容,反而显得满腹忧愁。
高纯问:“怎么啦?今天可是你的生日,过生日再不高高兴兴的,小心一年都没好心情。”
金葵叹了口气,叹得老气横秋:“你说,以后咱们还跳舞吗?”
高纯说:“跳啊,你到底想起什么来了?问这个干吗?”
金葵说:“你整天这么开车拉客一干就是十几小时一天,我整天给那些富婆富妞把杆儿掰腿,咱们离舞蹈真的越来越远了。”
高纯反驳:“怎么远了,咱们这不是为了攒钱考舞院吗,再说咱们不是天天早上都在练吗。”
金葵抱怨:“考舞院的钱什么时候能攒够啊,你一有点钱就买东西,什么时候才能攒够啊……”
高纯气短:“今天不是你过生日吗,而且这个包我早答应过你的。你放心,我都算过,考舞院连准备带食宿带各种费用,大概一万块足够了。一年的学费和食宿费大概两万多。等我替陆老板干完这份差事,得个三万块钱还是有可能的。等钱一到手,你就先去考。你条件比我好,你先去考,我继续开出租车再干点别的,或者回劲舞团去上班,供你以后几年的学费,应该供得上的。”
“那你呢,你真不考了?”
“等过一两年钱多点了,或者你学得差不多了,我再考。我早想过了,按现在的情况,咱们两个人同时考,肯定不现实。”
金葵眼里,含了眼泪,她转过身来,拥抱了高纯。她不知道高纯一旦得到这笔学资她会不会独自去考,她只知道此一时刻,她爱死了高纯。

车库外 白天
周欣病在了公寓,高纯就可以歇班。他陪金葵回到车库,本想和她共度生日。谁料在车库门外,竟意外地看到了从云朗来的李师傅一家。从他们的行李和装束上,可以看出绝非串门或旅游。高纯马上意识到李师傅家里一定出了事情,若非万般无奈,不可能如此大箱小包地举家来投!

车库 晚上
这天晚上李师傅一家就安顿在车库,金葵把隔墙一边高纯住的地方让了出来,铺上了李师傅一家三口的铺盖。李师傅的妻子把女儿叫到金葵面前:“君君,来,你快点谢谢金葵姐姐,上次金葵姐姐拿了那么多钱准备以后你上学用,金葵姐姐对你太好了!”
金葵说:“谢什么,以后君君就是我妹妹,我当然得管啊。”
隔墙的另一边,李师傅将高纯送给金葵的生日礼物拿在灯下把看,那只小包上的价签让他惊讶万分:“哟,这么小的包要一千二啊,这是一千二吗?”
高纯说:“啊,这也算个名牌吧,所以贵。”
李师傅点头道:“你们看来真是发财了。在这儿挣钱比咱们云朗容易多了吧?”
高纯一时解释不清,又听到隔墙这边,李师傅的妻子千恩万谢之后,忽然哭哭啼啼:“我这病我知道,在云朗治不好,到北京来就治得好吗!就算治得好,那又得花多少钱呀。我们那房子拆迁了,听说后年回迁回去还要再交些钱呢。今年我们小君就考大学了,我们要是不把钱给她凑出来,这要是考上了再没钱上,君君那得恨我们一辈子啊。”
金葵不解道:“把你们房子拆了应该补给你们钱啊,就算以后还你们房,也不该再要钱呀。”
高纯一边收拾着他和金葵的床铺,一边隔墙把话题引了回来:“小君肯定考得上,小君学习多刻苦啊。”
这边金葵也说:“我们俱乐部有个客人是开餐厅的,我去求她让小君去那餐厅打个暑期工应该没问题的。打一个月工也能挣个七八百吧,餐厅还管一顿饭呢。”
小君说:“金葵姐你干脆帮我找个固定的工作吧,我妈这病……我爸又丢了工作,我都不想考了,没钱考上了又有什么用啊。”
李师傅的妻子眼圈发红:“小君,你怎么也得考上。你好好准备,好好考,妈的病不治了……”
金葵安慰母女:“只要能考上,办法总会有的。好多大学对特困生都有援助政策,上了学也可以勤工俭学,办法总归有的。”
李师傅走到隔墙这边,对女儿正色道:“你好好准备,家里有没有钱是我的责任,你考上考不上可是你的责任。你必须给我考下来,你爸爸出去卖血,也要供你把大学上了!”
高纯也过来了,笑道:“小君你爸你妈就指望你了。”
小君回嘴:“你老说我,你不是也没考大学吗,现在不是也挺好的吗。”
高纯自甘下风地说:“我?我爸我妈不指着我,要指着我,我肯定得考上啊。”
小君冲父母撇撇嘴:“我看出来了,没爸没妈也不错,活得多自由啊,至少没那么大压力了。还是你好。”
金葵和高纯全都哑了,金葵脸上想笑一下的,却笑不出来。
小君的母亲气喘嘘嘘:“小君!你怎么……怎么这么说话呀,越大越不懂事了……”
李师傅说:“高纯跑北京干什么来了,就是找他爸爸来了,你问问高纯,这没爹没妈的日子,好不好过!”

车库 夜
大家聊得很晚,才以隔墙为界,各自去睡。这是高纯与金葵也隔了另一道新起的隔墙,黑暗中听得到对方的呼吸,却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他们互相看着,高纯看到,金葵咧嘴露出白牙,冲他笑了一下,他也就冲她笑了。

公寓外 早晨
天刚放亮,高纯第一个起床。他没有惊动周围的熟睡,匆匆上路,如往常一样,把车子停在了周欣公寓的门外,耐心地等着目标出来。
周欣走出公寓,高纯跟踪她去了东方大厦。

超市 白天
金葵带着小君去了附近的商店,为李师傅一家的“落户”,购买日用物品。

劳动市场 白天
这一天李师傅也早早起身,来到劳务市场去找工作。

东方大厦、路上、公寓外 黄昏
高纯跟踪周欣从东方大厦离开回到公寓。

车库 晚上
金葵下班回来,与李师傅和君君一起包起了饺子。

车库 晚上
高纯开车回到住处,推门看到金葵正和李师傅一家热闹地吃着饺子,李师傅见高纯回来,马上表示专门为他留了一屉,并且动手去煮,君君和李师母也热烈地招呼高纯入座。

[1] [2] [3]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