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四章

2008年11月20日 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

(《舞者》网络阅读版版权归人民文学出版社所有,本网经授权刊载)

第四集


观湖俱乐部 傍晚
往常这个钟点,金葵刚刚下班。
她刚刚走出练功房便被杂工告之有人找她。她走进一间休息室,看见椅子上坐着的,是她的母亲。

公安局交通队 晚上
在金葵陪着母亲离开观湖俱乐部的时候,高纯在公安局交通队里交了罚款,并且接受了警察例行的训诫。
警察:“现在市里重点整顿违章停车你不知道吗?你们公司平时有没有安全守法的教育啊……”
高纯:“啊……有啊。”
屋子的另一边,一个警察正在处理另一起交通违章,违章人大吵大闹地与警察理论。高纯则接了处罚单退出了屋子。
警察说:“以后停车看着点停车的标志,啊!”
高纯说:“噢。”

车库 晚上
高纯并不知道金葵已经带着她的母亲去了他们的住处,那个聊遮风雨的车库,简陋的墙上还留着油污,一股子不太好闻的气味,让金葵的母亲一直皱着眉头。
金葵说:“妈,您坐这儿,这是我的床。您喝水吗?”
母亲没坐,说:“你就住这种地方?这儿也不像个住人的地方啊……”
母亲当然注意到“一墙”之隔,还有另一张地铺,那显然是个男人的地铺。母亲的脸色和看女儿的眼神,都一齐难看起来。
高纯幸而不会这么早回家,金葵回避了母亲的目光,心里琢磨该不该打电话通知高纯“家”里来了不速之客。

路边 晚上
高纯此刻还站在交通队门口的街边,用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报告了傍晚丢梢失控的过程以及失控前画家们在一起活动的情形。高纯:“对,就在燕山饭店,大概有五六个人吧,晚上六点左右散的。”

某大厦 晚上
一个背影在黑暗中接听电话,用低沉的声音做出指示:“你不要再开那辆出租车了,用出租车跟久了也会让她发觉的。你去租辆自驾车吧,租车很方便,而且隔几天就可以换一辆。以后停车小心一点。”

路上 晚上
高纯说:“知道了。”
高纯挂了手机,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时间也不算早了。往常此时,金葵总会有个嘘寒问暖的电话打过来的,但,今天没有。

车库 晚上
今天,金葵面对的是不期而至的母亲,是母亲红红的眼圈。母亲擦着眼泪向金葵说起了金家的境况,不仅酒楼的生意,还有金葵的父兄。
“酒楼的生意一不好,你爸就天天借酒浇愁,一喝就醉,一醉就闹。你哥也不让他省心,总是在外面打架,跟来吃饭的客人打,跟送货的打,跟对面的大东北酒楼打……你爸从小把你哥哥带过来,我就看出他这个性了,他又不是我亲生的,所以我也不好说他……”
金葵说:“妈,要不然你到北京来住一阵吧,我现在挣的钱,可以在外面租个房子住了,你过来咱们一起住,住腻了你再走呗。”
母亲说:“你不是要攒钱去考学吗,不攒啦?”
金葵叹了一声:“唉,上学,哪有那么容易呀。”
母亲说:“你要真想去上学的话,妈给你指条路怎么样?”
金葵问:“什么路?”
母亲看着女儿脸色,琢磨如何开口:“葵儿呀,妈再给你说个对象吧。”
金葵警惕起来:“对象?我不要。”
母亲并不收口,继续说了下去:“咱们女人……唉,女人哪,都是要找个靠的。你今天不找,以后早晚都得找。晚找不如早找。你要是现在找个好的,还能帮你上学去。你学跳舞的,过了年岁可就学不了啦!过了年岁就算你攒够了钱,胳膊腿也都变硬了,所以还是早找的好。”
金葵越发紧张了:“您不是又说那姓杨的吧,我上次都让老方转告你们了,我现在不想谈朋友,老方没跟你们说吗?”
母亲说:“杨峰那人挺好的,年纪,样子,都挺不错的。而且你那么想学跳舞,那么想去考……”
金葵断然截住母亲:“我不学了,我不考了,行了吧……”
母亲还是劝:“你跟自己赌什么气呀,妈这不是跟你商量吗……”
金葵说:“不是,您不提这事我也不想考了。”停顿了一下,金葵自言自语:“我不想让别人为我付出太多了,我现在这么生活也挺好的……”
母亲不知说什么好了:“你现在生活得挺好?”母亲环顾这间简陋的车库:“你生活得挺好,这就是挺好?”母亲眼圈红了,“就算你觉得这样挺好,可你能不能也想想你还有家呢,还有爸妈呢,爸妈养你这么大,现在有难处了你管不管呀!”
金葵眼圈也红了:“妈,家里的事,家里的生意,我真的管不了。我现在好好学习,好好练舞,等将来我有出息了,一定好好报答你们,一定好好孝敬你们!”
母亲抬高声音:“等你有出息了家里的生意早都垮了,你爸你妈早都饿死了!”
金葵哭了:“妈……”
母亲也哭起来了:“现在,酒楼还不起债了……欠银行的债,欠批发市场的债,欠李六子的债……真的是没辙了。家里要是有一丁点办法,做爹妈的也不会厚着老脸这么求自己女儿。”母亲擦了一阵眼睛,又说:“杨峰这人我们也了解了,在云朗找到这样的人那是很不容易的。人家公司办得很大,又是一表人才,追人家的姑娘可多着呢。他看过你的演出,喜欢你,跟你爸也是偶然认识的,一说起来才知道你是咱家的姑娘。人家非亲非故一下就拿了十万块帮你爸还了批发市场的钱,不还这笔钱批发市场都不给货了……”
金葵泪如雨下:“妈,你们干吗收人家的钱,你们收人家的钱拿什么还啊……”
母亲说:“妈不是说要拿你还钱,妈是觉得,那个杨峰条件挺好的,咱家是高攀人家了。你从小就是乖孩子,你就再让爸妈替你做一回主吧,啊!”
金葵哭着,说不出话来。车库的门响了一声,忽然被人打开了。金葵母亲吓了一跳,金葵连忙擦了眼泪,她不用看也知道,是高纯回来了。
高纯站在车库门口,看见这一对母女泪眼巴叉的模样,尴尬地不知进退。金葵的母亲则对门口这位陌生的少年,瞪起疑惑的眼睛。

旅店 夜
高纯开车,和金葵一起把她母亲送到附近的一家旅店。高纯停车时金葵陪母亲在旅店的前台开房,母亲沉声向金葵问道:“怎么,就是他和你住在一起呀?”
金葵支吾:“啊……”
母亲见前台营业员在一边登记去了,急忙喝问:“你不是说是和你一起跳舞的吗,怎么是男的?”
金葵看一眼不远的营业员,压低声音:“男的就不能跳舞啦。”
母亲索性直奔主题:“你和男的住在一起?”
金葵说:“我们各住各的,您没看中间有墙吗,我们就是一起练舞的。”
母亲的脸色有点急了:“那叫什么墙啊,这要让你爸知道了可怎么得了啊。你爸可是跟人家杨峰拍胸脯保证了,保证你是干干净净从没让男人碰过的,你怎么这么随随便便的就和个男人住在一起了啊……”
金葵连忙压制母亲的声音:“您别那么大声啊。您别乱讲好不好,我们住一起什么事都没有……”
母亲也压低声音:“人家杨峰要的就是干净女孩子,人家很在意这个的……”
高纯也走到前台来了,母女俩全都收了声音。前台服务员递上登记表,指示他们:“都谁住啊?在这儿签个字。”
金葵帮母亲办好了住店手续,拎着母亲随身的提包,送母亲进了房间。高纯等在房间外面的走廊上,听着门里母女唧唧咕咕不知在说些什么。少顷,金葵走出了房门,对他说道:“高纯,你先回去吧,我妈明天就走了,我陪她在这儿住一夜,你先回去吧。”
高纯问:“你妈不高兴了吧?”
金葵说:“没有”,又说:“我们家最近挺不顺的……还是我爸那酒楼的事。你先回去吧,我陪陪我妈。”
高纯点头,说:“噢”。又说:“你妈明天什么时候回去?我明天可能送不了她。”
金葵说:“不用你送,我送就行。”
高纯说:“那要不要我现在去跟她告个别啊?”
金葵马上表示:“不用了,她挺累的了,你先回去吧。”
高纯有几分猜疑地,看看金葵的神色,犹犹豫豫地走了。走了几步又回头问了句:“那明天早上咱们还练舞吗?”但金葵已经关门进屋了。

车库 夜
高纯一个人回到住处,虽然从母亲死后他就习惯了独自生活,但第一次在车库里独自过夜,他才感觉出从未有过的孤独。他坐在金葵的铺上,用手整理了一下金葵的枕头被子,了无睡意,环顾四周,似乎刚刚发觉,这间车库如此巨大,连一声轻咳,都犹如空谷回声。

车库 清晨
太阳从高高的窗外照进车库,金葵和高纯的地铺上,全都空空无人。

公寓 早上
那天高纯几乎一夜没有合眼,那一夜他眼前几乎全是金葵母亲不爽的脸色。早上七点三十分他驾车准时赶到周欣住的公寓楼时,充血的眼睛还有几分恍惚。
高纯坐在车里守候周欣,脸上倦意无尽。

东方大厦 白天
那一天周欣出门较晚,高纯跟到东方大厦后天上掉了雨滴。高纯在停车场里等着周欣,透过汽车挡风玻璃上不断晃动的雨刷,吃力地盯着大厦的门口。接近中午周欣打着一把雨伞走出大厦,一个人走向路边。高纯马上强打精神开车跟上,不料在路口堵车的片刻,两个男子忽然拉开他的车门,一头钻了进来。
“去国际饭店!”
坐在前座的男子发出命令,高纯急忙连声解释:“不行不行,对不起这车不拉活了。”
男子马上不满:“怎么不拉活儿了,不拉活你开车上路干什么!”
前边周欣乘坐的出租车已经走远,高纯急不择言:“你们赶快下去吧,我有急事,我这是包车……”
两个男子恶语相向:“你拒载呀?我偏不下去!你包什么车,你骗哪个呀,去国际饭店!我告诉你,你要吃投诉的哦……”
高纯言语无措:“你们……我去不了国际饭店,你们赶快下车……”
他无望的看到,周欣的车子已经走远,消失在前方的车流和雨幕之中……

汽车里 白天
傍晚时的雨下得更急,天空阴霾浓密。高纯的出租车停在一条无人的小路上,车上没人。高纯在停在路边的另一辆汽车里,接受了老板的训斥。
“我早让你换车你不换,啊?你早换个不是出租车的车还会有这事吗?”
陆老板的背影和天空同样阴沉,高纯还想强词夺理:“我还没来得及,你听我说说这过程……”
陆老板厉声打断高纯:“我只要结果!”
高纯只好住口:“好,那我马上去租。”
陆老板警告:“我告诉过你,你要是跟出了我感兴趣的事,我还可以给你更多的钱。今天我再补充一句:你要是老给我丢梢,你就什么也拿不到了。”

[1] [2] [3] [4] [5] [6]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