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二章

2008年11月20日 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租汽车公司 傍晚
高纯匆匆走出歌舞团,赶到出租汽车公司。
第一天的排练果然结束很晚,高纯赶到出租汽车公司时调度员已有抱怨:“怎么才来呀,我们这儿可是照原来定的钟点收钱的。你少开一小时可自己损失一小时的份钱。”
高纯连连点头接了钥匙:“我知道,我知道。”

马路上 晚上
高纯驾驶出租车穿过不夜的街市。
高纯在一条灯光昏暗的街衢放下乘客。他结完账,看看表,时针已是午夜一点多钟。他正要挂档起步,一对男女乘客拉门上了车子。
乘客:“去延庆!”
高纯刚刚表示:“延庆去不了啦,我已经收车啦。”那位男乘客马上厉声投诉起来。
“你怎么拒载呀。你拒载我可告你啊。”
女乘客则用了恳求的口吻:“对不起师傅,我们家里有急事,您就辛苦一趟吧,我们可以多付点钱。”
男乘客说:“从这儿去延庆一百多公里,三百块钱足够了,我们给你三百五,好了吧!”
高纯说:“不行不行,我家也有事呢。今天太晚了我得收车了,你们找别的车吧。再说半夜三更的我去延庆也没有回来的活儿了。”
女乘客还是恳求:“这么晚了我们上哪找车呀,我们等了半天才等到你这一辆车,辛苦一下吧师傅……”
男乘客也放缓了态度:“这样吧,给你四百,行不行?四百五!行不行?拉不到活你放空车回来,这价钱也可以啦,行不行?”
女乘客也说:“师傅,那你说个价。”
高纯无奈:“你们去延庆什么地方?”

郊区公路 夜
高纯全速驾车,公路上黑暗无人。他看看仪表盘上的时钟,指针指向三点二十。

郊区公路 夜
车上的时钟指向凌晨四点。高纯放下乘客,驾车行驶在返程的路上。

出租车公司 清晨
高纯交了车子,跑着出了公司院子。

车库 清晨
高纯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天色已开始见亮,他轻轻推开车库巨大的房门,尽管动作放到最慢,房门还是嘎然作响。他惊讶地看到晨曦微薄的床上,竟然空无一人。他马上穿过隔墙去看自己的铺位,去看车库的每一个角落,但看遍整个车库,没有看到金葵。

车库外 清晨
高纯惶然跑出门外,他在路口的墙根下看到了金葵。金葵靠墙歪坐在地上,不知是昏迷还是沉睡。高纯捧起金葵双颊时头上的热度吓坏了高纯。
“你怎么跑到这儿来啦,你跑到这儿干什么来啦……”
金葵清醒过来,她看清了高纯,口中有气无力,声音勉强听清:“我等……你……你真的回来了?”
高纯心疼极了:“你怎么在这儿等我呀,你不怕你的病呀,你都发高烧了……”
金葵没等他说完,无声的将高纯抱在怀中。让高纯略略安心的是,金葵的身体虽然滚烫,但她的拥抱充满了力量!

劲舞团排练厅 白天
拥有爱情的人是幸福的人,拥有幸福的人是充实的人。
高纯情绪高扬,在钢琴伴奏下做着集体基本功训练。

火车站 晚上
那一阵高纯无论白天练功排演还是晚上开车载客,他都能够全情投入,充满激情。
高纯开着出租车在火车站前卸客。他帮客人拿出行李,服务殷勤认真,动作麻利迅速。

出租车公司 夜
高纯交了车辆,点着今天扣剩的收入,走出公司的院子。

小卖店 夜
高纯在一家夜间营业的小卖店里买了水果和方便面。

车库 夜
每天夜里,不论多晚回家,金葵都会等他,他们都要挤在金葵的床上,一起靠着挂了被单的墙壁,天南地北地聊上一阵。他们聊得最多的还是舞蹈。金葵说起她毕业时的情形,言语间还流露着无尽的后悔:“那时候我爸非逼着我回云朗不可,回云朗这么个小地方还怎么跳舞啊。其实呆在云朗这种小团,还不如到你们艺校当老师呢。老师还算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呢,还可以混个桃李满天下呢。”
尽管高纯没有发烧,但他的精神比重病的金葵还要不济,困乏得连眼睛都难以睁开,但他还是坚持与之有问有答:“我以前也盼着能留在云朗艺校当老师呢,我们艺校的练功房那么破,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喜欢那里,对那儿就是有很深的感情。”
金葵说:“咱们都一样,艺校就是我们的童年,就是我们的理想。在艺校生活的六年,没有任何时期可以取代。”
高纯没有说话,脸上一片安详。
金葵继续说下去:“要不然,你把北京劲舞团辞了,咱们两个一起回云朗怎么样。咱们都去艺校当老师,你教男生,我教女生,咱们教他们跳‘冰火之恋’,那也不错。”
高纯没有应声,金葵这才发现,他已经睡熟。金葵凝视着他的平静,轻轻亲吻了那个酣甜的面容。

剧场 白天
啤酒节快到了,劲舞团晚会排练的安排越来越紧,劲舞团排练厅里人声嘈杂,群众演员在走着队形,导演大声调度着演员的路线和位置……

车库 白天
金葵的病倒是渐渐好起来了,但遵医嘱,药还照常吃着。她已经可以下床在车库内外自由走动,精力好时,还可以为自己和高纯洗洗衣服。
洗衣时她无意中在衣兜里翻出了一张观湖健康俱乐部的会员卡。她想了半天,才想起这是蒋教授的一件遗物,是蒋教授在车祸发生的半小时前送给她的。睹物思人,是这位已经亡故的蒋教授使他们从小小的云朗鬼差神使地来到北京,才有了让她幸福无比的这段恋情。

剧场 白天
十一晚会的排练现场,高纯将一个女演员托举上去,手臂忽然失力,女演员跌落下来。台上台下一时混乱。大家围上来察看女演员是否受伤,排练中断下来。
演员们:“哟,摔着没有,没事吧……”
女演员试着活动身体:“没事……”
导演叫骂:“高纯,你怎么回事,没吃饭啊?”
高纯左臂显有不适,他皱眉说:“我手扭筋了……”
大家这才发现,高纯疼得脸色惨白。
“哟,怎么扭着筋了?我看看……能动吗?”

车库 白天
高纯受伤的那天上午金葵走出了车库,走上了大街,她大口呼吸着室外的新鲜空气,眯着眼睛去看天上的太阳,她冲太阳咧嘴笑了一笑,她知道自己彻底好了。

医院 白天
在劲舞团附近的医院里,医生看了刚刚洗出的X光片,对高纯说:“没有伤到骨头,可能有一点软组织受伤。就是俗话说的跳筋。养养就好。这一阵左臂不要用力,不要负重,要保护。”
高纯皱眉:“哦,那我还能跳吗?”
医生:“暂时不要跳了,起码休息一个月,以后看看再说。”

医院外 白天
高纯走出医院,走向公共汽车站,一辆巴士进站。

公共汽车站 白天
巴士进站,金葵走下巴士。

观湖俱乐部 白天
金葵坐公交车去的地方,也是蒋教授“指引”的一个方向。她走进观湖健康俱乐部时有点胆怯,因为这里的华丽果然名不虚传。她从餐厅酒吧和桑拿浴室的门前走过,还看到了比正规剧团还要正规的练功大厅。练功厅里正在进行着一堂形体训练的课程,钢琴伴奏的气氛耳熟能详。她一路逶迤继续向前,居然轻易打听到俱乐部的人事部门。人事部就设在俱乐部后区的一间办公室里,尽可推门进入无人拦阻,屋里正有几个职工在闹薪酬纠纷,令金葵站在门边不知进退。
职工:“劳动合同不是规定要给职工上住房公积金吗,怎么现在又不上了?”
人事干部:“现在咱们俱乐部把职工档案和三金三险关系,都转给人才交流中心代管了,这方面的问题你得去找他们……”
一个正要出门的人事干部看见了门口的金葵,问道:“哎,请问你找谁呀?”

[1] [2] [3] [4] [5]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