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二章

2008年11月20日 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

车库 白天
中午,金葵在她自己的床上醒了,高纯从外面买回了饭菜,床上的金葵却食欲全无。
高纯说:“你不想吃也得吃点啊,吃一肚子药必须吃饭,你恶心就是药把胃烧的。”
金葵说:“有什么汤吗?我想喝点汤。”
高纯说:“汤不好拿我没买……那你再等会,我现在去买。”
金葵说:“那算了吧。”
高纯说:“没事我去买,你想喝什么汤啊?”

车库 晚上
金葵也不知自己想喝什么汤,高纯为她买回一个沙锅什锦,里边形形色色什么都有,连锅端回来的。高纯坐在铺沿,几句安慰的话语说得笨嘴拙舌:“肺炎好治,你别着急 ,反正我这两天就上班了,上班就能拿到钱了。”
金葵说:“这种团都是下发薪吧,你那点钱连吃饭带给我看病,哪儿够啊,再过两个星期又该交这房子的租金了,到时候你拿什么交?”
高纯说:“钱集中给你治病,房租我去跟房东商量,拖一月半月应该行的。”
金葵说:“要不然,我还是回家去吧。我走了,你一个人就可以把这儿退了住团里去,也不用再花那么多钱给我治病了。”
高纯看看金葵,说:“也行。”
金葵哭起来了,连哭带咳,委屈万分:“我知道你巴不得我回家,巴不得我早点走……”
高纯连哄带劝:“没有啊,我不想让你走,我能养活你,我能治好你的病!是你自己说要走的,我怕你想家了,你想家我又不能拦你。”
金葵坐了起来,紧紧抱住高纯的脖颈,在他耳边哭出笑声:“我不想走,你别让我走,谁说我想走了……”
他们互相拥抱着对方,抱了很久很久,直到高纯试图亲吻金葵的嘴唇,金葵才躲开了面孔。
她沙哑地说了一声:“肺炎,小心传染。”

劲舞团 白天
高纯进入劲舞团,开始参加团里每天的训练。

路边、出租车上 白天
中午高纯下班赶回去给金葵热饭。团里一个同事和他一起出来,问他去哪。高纯说了地址,同事拦住一辆出租车,说:“正好顺路,我搭你一段。”
高纯说:“噢,你去哪儿?”
高纯和同事一起上了车子,在这辆出租汽车的车窗上,他留意到这家出租车公司的电话。

车库 白天
高纯照顾金葵吃完午饭,看金葵睡了。他又离开了车库。

出租车公司 白天
高纯就找到了这家看上去不大的出租公司。这家公司的业务人员一一查验了他的身份证和驾驶执照,然后又让他签了一份合同,然后把他带到公司的停车场上,把一辆出租车的钥匙交到了他的手中。
“当天钱当天交,等你凑齐押金可以改成月交。你试一下车吧。”

车库 傍晚
高纯把金葵叫醒,说:“别睡了宝贝,醒一会儿,看看我带了个什么回来。”
金葵迷迷糊糊地:“什么,几点了,你带什么回来了?”
高纯:“几点了,你中午的药吃了没有?”又说:“先看这个!”
他扶着金葵靠在枕头上,然后跑过去推开车库的两扇大门。门外的夕阳轰然倾泻进来,夕阳中一辆红色的出租汽车鲜艳夺目,让金葵不由惊讶得目瞪口呆。

马路上 晚上
高纯在这天晚上开车上路,他的心情很好。他的第一个客人是一个带小孩的老太太,他拉着他们去了一处住宅小区,放下孩子后又拉着老太太回到原处。从这个老太太开始,这天晚上他拉了七八个活,收益不错。

出租车公司 清晨
早上六点,他把车开回公司,和上日班的司机交验了车辆,又在办公室交上了头一夜的车租。出了公司的院子,他才把剩下的钱从挎包里拿了出来,在手上细数。

餐厅 早上
然后,他在路边的一间小餐厅里买了早点,打了包匆匆赶回家来。

车库 早上
他回家时金葵还在床上睡着。沉睡的金葵依然满面病容。他把刚买的早点放在她的床头,然后嚼着一只油条匆匆离开。
金葵醒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干什么去?”
高纯并没停下脚步:“我上班去,你快吃药,吃早饭。”

劲舞团排练厅、出租车公司、马路上 白天
每天早上八点至下午四点,高纯从一名出租汽车司机,又变回了自己理想的身份,在劲舞团不大的练功厅里恢复舞功。他终于又回到舞蹈中来了,和一群激情舞者,在音乐的节奏中把自己强健的身姿,投进镶满墙壁的镜子里。

车库 白天
高纯从劲舞团出来,坐公交车赶回车库,下午四点至晚上六点是回家照顾金葵吃饭的时间。

出租车公司、路上 晚上
高纯跑进出租车公司,开出了他的车子。
整个夜晚,他又摇身变回了司机,是这个城市万千出租汽车中的一名司机。
这样的生活周而复始,辛苦而又充实。

劲舞团排练厅 白天
某日练功结束之后,舞团的头目召集全体舞者就地开会,宣布:“咱们劲舞团承接了啤酒节晚会的一个舞蹈节目,从即日起须全力以赴。上午八点至十一点半正常练功,下午一点开始排练。要求大家高度重视,不准请假,不准缺席……”
这样一来排练每天都要延至傍晚,高纯的安排统统打乱。傍晚排练一结束他必须马不停蹄赶去接白班的车子,显然不可能再赶回去给金葵热饭。

劲舞团外 傍晚
高纯匆匆走出劲舞团大门,走进附近的一家商场。

餐厅 傍晚
高纯拎着刚买的保温饭盒从一家小餐厅内走出。

车库 早上
高纯一边热饭一边对金葵说着时间的调整情况:“我买了两个保温饭盒,晚上开车的时间也得调整一下。每天最多开到夜里十二点或者一点,这样还可以回家多睡一会。可以睡到七点,我早上上班前中饭晚饭都给你做好放在饭盒里,红色的这个是中饭,蓝色的这个是晚饭。咳,反正中饭晚饭差不多。”
高纯看着手表,把装了饭的保温饭盒摆好,说了句:“我走了啊。”然后掖了块面包匆匆上班。
坐在铺上喝粥的金葵忽然开口把他叫住。也许病中的女孩最是敏感脆弱,高纯的行色匆匆让她莫名其妙地有种被遗弃的恐惧。
“高纯……”
高纯回身疑问:“啊?”
金葵不知想说什么,想了半天才说:“再见。”
高纯怔怔地:“再见。”
高纯拉开车库大门,金葵尚未释怀,再次叫住高纯:“高纯,你中午真的不回来了?”
高纯不得不再解释一遍:“昨天不是告诉你了吗,上午照常练功,下午还要排练十一晚会,中午就一个小时,回不来啦。”
金葵说:“那你晚上几点回来?”
高纯说:“晚上排练完我就得接车去了,最迟夜里一点半以前吧,怎么了?”
金葵说:“没有……就是觉得你太辛苦了。”
高纯说:“没事,你好好休息,按时吃药吃饭。我走了啊。”
高纯刚刚转身,金葵还是把他叫住:“高纯,你……你还回来吗?”
高纯莫名其妙:“回来呀。”他终于冲金葵笑了笑,并且走回金葵床边,坐下反问:“我要是不回来了,你不正好能下决心回家了嘛。”
金葵立即泪涌眼窝:“你……你真的不回来了吗?”
金葵忽然掉泪,高纯不知所因,起身找毛巾给她,“哎,怎么了。你到底是希望我回来呀,还是真想家了呀?”
金葵像孩子那样哽咽:“我希望……希望你回来。”
高纯的语气,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是违心还是实意:“可你病得这么重,你应该回家呀。回家把病养好了,可以再回来嘛。你每天一个人躺在这里,光吃这些药,要是把病给耽误了,我怎么担得起这份责任呀!”
金葵抽泣:“这些药,花很多钱吗?我可以吃最便宜的药,等我好了以后……以后我会照顾你的,我以后再也不会拖累你了。你晚上一定回来好吗……好吗?”
高纯眼圈也有点泛红,他抱了金葵说:“好。”

劲舞团 白天
高纯在劲舞团的排练厅里参加排练,可以看得出这场即将推出的晚会场面宏大。

[1] [2] [3] [4] [5]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