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二章

2008年11月20日 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

街上小饭馆 傍晚
接下来的事情,是等待的煎熬。一连几天没有消息。
高纯和金葵在小饭馆里买了饭吃,两人算着发榜的日子,全都心神不宁。
金葵问高纯:“上次说要咱们等几天呀,几号公布录取结果?”
高纯答:“早呢吧”。
高纯心态还好,他对金葵说:“反正我是陪你去考的,考不中我有心理准备。”
但金葵不能这样安慰自己,她说:“你可以这样想我不能这样想,我要考不上咱俩下月吃什么?”

车库 晚上
晚上,两人坐在高纯的铺上,头上的灯泡萎靡不振,高纯把剩下的钞票倾囊翻出,那几张票子困倦无形,不用细数也能一目了然。
高纯说:“实在不行你就回家吧,回家你爸顶多骂你一顿,骂完还是自己的宝贝女儿。”
金葵马上摇头:“我不回家。以后我进了劲舞团,我就挣钱养你,就像你现在对我这样。”
高纯说:“现在不是谁养谁的问题,别管谁的钱反正一共就这么多了。我是说,你家条件比我好,过几天钱用没了你可以回家去,不用跟我挨饿的。”
金葵说:“那你怎么办?”
高纯说:“我再想办法找找我父亲,实在不行就按你说的到公安局查一下户口吧。”
金葵说:“好啊,那我跟你一起去!”
高纯说:“那你也不能一辈子不回家呀,你爸你妈肯定想你了。”
金葵说:“我想等我先到劲舞团上了班,再跟家里联系。我要这样两手空空地回去,那以后就得什么都听我爸的了。”
高纯说:“你再不回去,你爸就不光是打你了,连我都得打。”
金葵翻身欲睡,说:“他又找不到咱们,再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胆小怕事呀。”
高纯没做辩解,他看了金葵半天,忽然说:“我要是为你挨了打……你拿什么赔偿我呀?”
金葵被问得直眨眼睛:“赔偿……你要我赔偿什么呀?”
高纯说:“大账以后再算,你今天……你今天就先付一点预付款吧。”
金葵说:“怎么付?”
高纯不答,看定金葵,然后把嘴唇凑了过去。金葵让他在自己的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在高纯想抱住她时躲开了。
“预付款付完了。”
金葵离开铺位走开,高纯在她身后喊了一句:“嗨!怎么那么小气!”

公安局户籍处接待厅 白天
高纯和金葵真的跑到公安局查询父亲的户籍去了。公安局的民警在电脑上查了半天,查到和他们说的条件相近的人只有一个,可是七年前已经去世了。他祖籍和你们讲的也不一致,他是从内蒙迁过来的。”值班民警告诉他们。
高纯问:“只有他一个人叫高龙生吗?”
民警说:“还有两个高龙生,但肯定不是你父亲。”
金葵问:“怎么肯定呢?”
民警说:“有一个年龄倒是相符,可那是女的。你们到底找父亲还是找母亲?”
金葵问:“那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叫高龙生的”,民警指指高纯:“比他还小呢”。

省城公安局户籍大楼外 白天
高纯和金葵走出公安局的户籍大楼,全都怏怏然,金葵说:“真怪了,这城里只有一个高龙生和你爸爸差不多年纪,可他在七年前就已经死了,七年后有个人代表他过来找你,可见到你以后那个人也马上死了……咱们不是撞上鬼了吧?”
高纯嘴上强硬,心里同样惶然:“别胡说,那个死了的高龙生,根本不是我爸。”
金葵说:“那你爸上哪去了?公安局的户口册上就这么一个高龙生,公安局总不会错吧。你爸在北京生活了那么多年,又是大老板,总不会连户口都没有吧?”
高纯茫然。
金葵又说:“那个蒋先生,蒋教授,也死得太离奇了。我一生第一次看到这么离奇的事,李师傅的车子好好地停在那儿,凭白无故就来了一辆大货车,咣的一下就撞上去了,就像事前安排好了似的……”
高纯骇然:“谁安排的?”
金葵说:“老天安排的呀!弄不好那个蒋教授也是个鬼魂,是你爸悄悄让他出来找你,阎王爷发现了又把他招回去了!”
高纯瞪了半天眼,底气不足地反对:“胡说!”
金葵也后怕似的出了口气:“幸亏咱俩命不该死,老天爷让咱们提前下车了,要不然……”
高纯白了她一眼:“越说越不吉利了。”
他说完顾自向马路对面走去,一辆高速行驶的大货车在他面前紧急刹车,刺耳的刹车声把金葵吓得惊恐大叫:“啊!”
高纯也吓得怔在马路当中,看着差点把他撞飞出去的大货车一动不敢再动。

劲舞团 白天
一等又是一周,金葵天天打电话询问劲舞团招考的结果,结果在他们弹尽粮绝的一天终于有了。金葵拉着高纯跑去看录取告示。榜上有名的人并不太多,金葵很快就在末尾找到了高纯。
“有你!高纯,有你!”
高纯颇感意外,不敢相信地上前自看,他的名字果然位列榜末!他马上问:“你呢,你的名字在哪儿?”他似乎并未注意到金葵的脸色已经木然。
榜上只有八九个名字,不用细找,一目了然。
“怎么没有啊?”高纯似乎还不明白,一切都颠倒了,像一个过分的玩笑。

劲舞团的走廊上 白天
在劲舞团的小楼里他们碰到了的一位考官,他们在考官身后追问了金葵落榜的原委。
“不是她跳得不好,是因为我们现在主要缺男演员。”考官做了潦草解释,也怕他们过多纠缠:“你们没看榜上都写了吗,这次男的招了七个,女的只招了两个。那一个是北京舞蹈学院应届的本科毕业生,一个是在韩国学习跳舞学了三年刚回来的……”
金葵绝望地放慢了脚步。
高纯还追着那位考官向楼外走去:“那您这里什么时候还招女的呀,你们今年还招女的吗……”

劲舞团外 白天
他们走出劲舞团大门时金葵哭了,高纯想安慰几句却拙于辞令:“没事……”他想揽住金葵的肩膀表示安抚,金葵却推开他的胳膊径自过了马路。

车库 夜
那天夜里金葵发起了无名高烧,粗重的呼吸像呻吟一样痛苦。高纯惊醒起身,绕过隔墙,摸了金葵的额头才知道金葵病了。
“你是不是不舒服呀。哟,你发烧了吧,怎么回事呀……”

街边 夜
高纯背着金葵,在夜色昏迷的街边拦车。

医院 早晨
他立刻背金葵去了附近的医院,早上他们走出医院时,金葵依然睡在他的背上。

[1] [2] [3] [4] [5]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