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一章

2008年11月20日 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

高纯家 白天

这天下午,高纯收工很早,他没回李师傅家,而是直接把车开回了自己的住处。和他同车来的,还有云朗歌舞剧团的经理方圆。方圆的到来使这间阁楼备显狭小,高纯站在阁楼的门外,默默听完了方圆对金葵的规劝。

方圆说:“我答应你们家了,一定把你找到,劝你回去。你哥哥找了剧团,找了公安局,能找的地方他都找了。你爸爸气得血压都上来了,你总不能在这儿躲一辈子吧。”

金葵说:“我爸怎么说的,他还让我跟那个台湾人好吗?”

方圆说:“这我不知道,你要好不要好可以跟家里好好商量,你们家也是为你好嘛。”

金葵看了高纯一眼,说:“我不会跟那个人好的,我爸不是为我,他是为钱。”

方圆也看了高纯一眼,仿佛这事与高纯有关似的,随后转脸继续开导金葵:“你躲在这儿也是给人家找麻烦嘛,你哥的脾气你也知道,这地方一旦让他找上门来,非把小高暴打一顿不可,你这样也连累人家小高嘛……”

高纯在门口插话:“打我干什么,我又没动他妹妹一个指头!”

方圆低头点烟,没做解释。

金葵说:“好,那我回去。”

方圆把悬在心口的气,随烟吐出:“是嘛。”他这才如释重负地把脸转向高纯,冲高纯笑了一下。

高纯还是没笑。

小巷、高纯家外 白天

方圆完成任务,告辞离去。高纯和金葵一起送他下楼,方圆也许看出来了,金葵还有话说。

“老方,求你个事好吗?”

金葵开了口,方圆悠着劲:“什么事啊?”

金葵回头,看一眼跟在身后的高纯,低声说道:“你知道吗,他也是学跳舞的,云朗艺校毕业的。让他到咱们剧团去怎么样啊,练一个月就能恢复。”

方圆没敢回头,用更低的声音回答:“你就别给我找事了,剧团现在的效益不好,下一步还要裁人呢。最近准备搞一次全员考核,优胜劣汰。不过你放心,裁谁也裁不到你的头上。”

方圆走了,金葵目送他的背影远去。高纯跟上来问了一句:“他又说什么?”

金葵说:“没说什么。”

金葵家外 傍晚

夕阳西斜的时候,高纯送金葵回家。

金葵家住在云朗的新城,那是一片崭新而俗气的楼宇。

下车前金葵用女孩特有的扭捏,对高纯表示了暧昧的谢意。

“这几天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你早烦我了吧?”

高纯说:“没有啊,我家条件太差了,再住下去你也该烦啦。”

金葵说:“我占了你的床,占了你的蚊帐,你天天睡在天台上,天台上有蚊子,夜里露水也挺大的。我知道你早盼着我快点回家了。”

高纯说:“没有啊,你在我那儿我都习惯了,你一走我倒不习惯了。”

金葵笑笑:“那祝你今天睡个好觉,咱们后会有期吧。”

高纯点头,却问:“后会……有期吗?”

金葵说:“不知道啊。”又说:“你要想见我,总能见得到吧。”

高纯说:“我这两天多拉点活,多挣点钱,然后上你们家酒楼吃饭去。你在那儿吗?”

金葵说:“我在那儿干吗。你去看我演出吧。过些天我们团可能有演出,我找老方帮你要两张票,你有女朋友吗?可以带她一起来看。”

“女朋友?”高纯说:“我一直以为我会和舞蹈过一辈子呢,所以就把找女朋友的事给耽误了。”

金葵说:“要不要我在我们团里帮你找一个,也找一个跳舞的行吗?”

高纯磕巴了一下:“不用……”又说:“啊,好啊!”

金葵说:“你喜欢长什么样的?”

高纯盯着金葵看,没有回答。

金葵回避了他的目光,也避开了这个话题。她拉开车门,说:“谢谢你这两天的款待,这是真的。”

金葵推门下车,高纯在她身后说道:“不用谢。”在金葵关上车门之前,高纯又把她叫住:“哎,” 他说:“如果你帮我找一个和你一样……和你一样热爱舞蹈的人,咱们就谁也不欠谁的了。”

金葵回头看了高纯一眼,关上了车门。

李师傅家外 傍晚

和金葵分手之后,高纯驾车走在路上,不知因为什么,心里有些孤单。

他把车子送到李师傅家里,李师傅照例检查了车子,车子如往常一样完好无损。

街边大排挡 晚上

天色已晚,高纯在街边的大排挡里,要了一碗素面,慢慢地喝了一瓶啤酒。大排挡的一角,摆着台旧得早该报废的电视,电视里放送着一台舞蹈节目,当然不是云朗歌舞团的,但也看得高纯两眼茫然。

高纯家外 晚上

酒后的高纯落落寡欢,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一阵,才百无聊赖地走回家来。他顺着黑暗的楼梯爬上阁楼,用钥匙开门时忽闻身后有些响动,回首看到墙角竟然站起一个人影。门里透出的一线月光镀出了那人的轮廓,让高纯不由惊异地叫出声来。

“金葵?”

高纯家 晚上

高纯没想到那一句“后会有期”来得如此迅速,让他辨不清内心该是张皇还是惊喜。他用毛巾沾了温水为金葵仔细擦洗了脸上的血迹,台灯下的金葵伤痕斑斑,更为触目的两行眼泪,让高纯怎不生出无尽的爱怜。

他对金葵的遭遇表达了应有的义愤:“我看那台湾人根本就没想给你们家酒楼投资,是拿投资这事钓鱼呢,你爸你哥凭什么把火气往你身上撒!”

金葵居然还替父亲解释:“我从小到大,都是按我爸的意志生活的,这一次我可能真把我爸气急了……”

“那也不能下手这么狠呀,他不怕把你打伤了吗,万一把脸打破相了你还怎么跳舞啊?”

金葵说:“我爸不让我跳舞了,让我到酒楼帮他搞销售去。他说这个我才跟他吵的,他才打我的,我才跑出来的……”

高纯没听明白似的:“搞销售,让你?”

金葵点头,她说:“那个酒楼,是我们家的命根子。”

[1] [2] [3] [4] [5] [6]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