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滚满烂泥的母亲

2015年06月0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_浙江省海盐县百步镇 陈正其

温馨五月,我们将迎来又一个母亲节,那些精明的商家早早地开始筹备给母亲的礼物,各路媒体少不了策划一些关于母亲的文章。于是,那一天,自然少不了许许多多的人在回味,许许多多的故事在反刍。但是,我可以肯定,还有好多母亲的情只有她的子女感受到,还要好多母亲的故事,并没有变成文字得以流传,就像今天我要说的这个故事。

母亲不仅给予了我生命,还教会我懂得了人生的意义。我爱母亲,虽从未向母亲说过“妈妈我爱你”。母亲爱我,也不曾挂在嘴巴上。母亲和我之间,有的只是不需用言语表达的爱。这份爱,似雨露滋润禾苗,永远在母亲和我的心中涓涓细流。这份爱,似记忆打开闸门,永远在岁月长河里滚滚激荡。而我要说的这个故事就像是里面的一粒沙子。

1974的雨季,那年的我10岁。最喜欢的事,看电影。就是那种在学校场地上用两个毛竹架起一块银幕的露天电影。我家离学校近,我看电影还不用买票,加上那时候放来放去,就那么几部电影,电影里面的那些台词我一下子就能说上好多:

“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长江长江,我是黄河,听到请回答......”

“老子下馆子都不花钱,别说吃你几个烂西瓜......”

“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当然,如果没有一身烂泥的母亲,这些都不值得一提。更无从知晓自己曾经的自私。

我的自私应该是来自连续数天的阴雨,加上停电,吃了晚饭后的黑灯瞎火,我第一次有了与世隔绝的感觉。

学校那边传来了,电影开场前的喇叭声,隐隐约约还能听到类似挂机船上的马达声。我这才发现两个哥哥不在家。

而咪着老酒的父亲,细嚼慢咽,不像要去看电影的样子,就开口道:“爸爸,你快点吃啊,要放电影了。”

父亲将筷子往牙缝里划了两下,往板凳上敲了敲道:“烂泥路又没电,出去危险,早点睡觉吧。”

我撅起嘴巴,嘟囔着:“这里没大森林,不危险,哥哥他们都去看了。”

“你知道多少危险啊,走在路上看不到前进的方向,不知道前面是什么不是危险吗,乌黑一片去走烂泥路就是危险!”父亲的嗓门大了一倍。

每当三兄弟中,有谁没把父亲的话当回事,隔老远就会听见他的声音,不知情的还以为父亲在和谁吵架。虽说是老一套,可每次都管用,我们三兄弟还没有不怕的。

正在刷锅洗碗的母亲嫌父亲说的不中听,插嘴道:“至于吗?孩子怕黑,想出去看电影有什么大不了的。你顺了他能咋啦?”

母亲的话让我看到了转机,便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往眼眶外挤眼泪。

“你说的轻松,你觉得没什么,那你背他去啊?你冲我来什么劲啊,孩子是我的种,我会不知道疼吗?”父亲的声音再一次增大,大到让我的哭声嘎然而止。

谁知道,母亲这次没有像以往那样选择沉默:而是把手里的筷子“咚”一下扔进锅里,差点把烛苗溅灭。然后解下围裙将手擦干,一声不吭地背起我,就朝学校方向走去。

出了家门,母亲细声对我说:“你爸爸说的没错,今天的路是很难走,现在还勉强能看见,看完电影就看不见路了,我们还是不要去啦。”

我没有吱声,直愣愣的目光透过夜幕,扫着路面上杂乱的,深浅不一的脚印,慢慢的消失在母亲的身后。其中有些个脚印拖着长长的轨迹,应该是滑的。

我这才意识到了父亲说的危险,可好不容易出来了,加上不知道在放的电影是什么,听声音好像是新片子,故而犹豫了一会才说:“妈妈,去看看再说好吗,不好看就回家,好看就和哥哥他们一起回家。”

正说着,检票的叔叔冲我们打起了招呼:“赶紧的,要关门了。”

妈妈听了,只好就着灯光加快脚步,可她没想到这里踩的人多,滑的地方更加滑了。一下没控制好,整个人就倒向了烂泥中,连母亲背上的我也不能幸免,有一块差点溅入眼睛里。

这下,可把我吓坏了,扯开嗓子嚎啕大哭起来。

检票的叔叔也吓坏了,几大步奔过来,一把抱起我,再用力将我的母亲拉起来。还不忘安慰我:“小龙不哭,小龙最乖了,有叔叔在,不怕!”

可他越安慰,我哭的越厉害:“妈妈来呀,妈妈我错了,妈妈来呀,妈妈我不乖,妈妈来呀,妈妈我听话了……”看着滚满烂泥的母亲我好怕好怕,我实在不敢想象,捅了这么一个娄子,父亲会怎样对我,对母亲,还有两个哥哥。所以我只能哭,不停的哭,让哭声减轻心里的惶恐与不安。

“不哭不哭,不怪小龙,怪妈妈不好……”借着灯光,妈妈简单将身上的烂泥处理了一下。想背我回家。

叔叔说不放心,让母亲把我放在他背上,要送我们回家。

我这才破涕为笑,抽泣着,感谢着,让叔叔少不得再夸我两句。

不过,从那天起,我真的好像一下子长大了,变得懂事了。这可不是我编故事,好多认识我的人都这么说,包括我的家人。

而那条让母亲滚满烂泥的烂泥路,也很快被后来的石粉路和水泥路替代了,现在的人,哪怕经历成灾的暴雨,哪怕是农村里的人,要想找这样的路走走,恐怕很难再找到了。

作者简介

陈正其,轮椅上的文化人,爱好文学与摄影创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作品发表在《钱江晚报》《南湖晚报》《东方烟草报》《浙江残联》《中国残疾人》《新烟草》等报刊杂志上。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