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感恩父母的不离不弃

2015年06月0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_浙江省桐庐县富春江镇 章维勇

我是一名癫痫病患者,长年的病痛折磨着我,使我身心疲惫,情绪低落,脾气烦躁。一路走来,多亏了父母的不离不弃,百般照顾,千方百计为我寻医看病,从未间断过,才使得我能坚持与病痛抗争,坦然地面对痛苦,直至走到今天。

细想来,我的病可能源于小时候的一次意外事件。那是约摸5岁的时候,我跟隔壁的一个小伙伴在家附近的学校边上玩耍。我们趴在地上看蚂蚁搬家兴致渐浓,却不知危险正悄悄向我靠近。两人不知不觉坐到了四五米高的崖磡边——下面是操场,磡脚有一堆松树。我一不小心从磡边掉了下去(我至今也不清楚到底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还是同伴推了我一把)……后来得知是一位姓金的老师把满身血迹的我从松树堆里抱回家的。那个时代农村医疗观念落后,何况眼瞅着人会活动并无大碍也就没上医院检查。但因此埋下了祸根。

以后上了小学。开始几年倒没事,没想读三年级的时候闹起了头疼病,三天两头地闹,每次闹病时像是孙悟空被唐僧的紧箍咒折腾得满地打滚,直到把一天的饭食全吐出来了才罢休。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只能在一旁干着急,毫无办法。起初以为是用脑过度所致,上卫生院看了医生,配了维磷补汁、五味子糖浆之类的补药,但服用后并不见效,身体却渐渐变得像豆芽一般弱不禁风。后来掌握发病规律了,每次一闹头疼,就用手指头往喉咙里抠引发呕吐,胃里的东西吐出来后,头疼也就自行缓解了。

说来也怪,随着年龄的增长,到了初高中头疼少犯了,以至于不犯了。然而高二下学期,有一次在寝室里午睡时,睡梦中突然口吐白沫,牙关紧闭,手脚抽搐,眼睛翻白,昏厥不醒。同学喊来了班主任张老师,把我送进县医院后,才慢慢苏醒过来。当时的感觉是全身虚弱无力,坐立不稳,仿佛死过一回一样。父母也赶来了,医院里七化验八检查也诊断不出什么毛病来。

后从三舅那里了解到这病叫癫痫,俗称“羊癫疯”,因他比我大一岁的儿子得的就是这种病,病情似乎比我严重。是否先天遗传?可我外婆却一口否认祖上有过癫痫病史。我查了相关资料,联想到小时候摔伤后一度闹头疼的经历,推测我得的很可能是颅脑损伤引起的继发性癫痫,是脑部损伤后遗症吧,而且我还知道这病难以根治。我才只有18岁呀,难道这一生就注定要在病痛的陪伴中度过吗?我陷入了极度迷惘和绝望之中。幸好父母没有抛下我不管不顾,见我发病时痉挛痛苦却又无能为力时他们心里一定在煎熬,于是四处寻医问药。先是在县城医院,后父亲又托人带我到省城的一位名老中医家里看病。由于治疗及时,病情才得以缓和。父母一再地给我打气,说那老中医用灯草火炙法可以根治这个病。长期的服药对大脑的副作用是明显的,好在我学习还算用功,高考上了师专。村里出了个大学生,这在那时的农村是很骄傲的事情。父母很是欣慰,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他们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笑得那样开心,因为儿子给他们争脸了,记得电影放映员的父亲为答谢乡亲还特地放了场电影呢。

上大学后我仍须坚持服药以控制病情,满心希望通过灯草火炙来根除病患。然而不幸的消息又使这一念想落了空:三舅的儿子春友做了灯草火炙后没几日竟不治身亡!这下父母怕了,他们断不敢拿宝贝儿子的命去冒险。根治是没希望了,只能依赖药物控制。 在大学的几年里,父亲不断地写信询问我的病情,给我寄药,并交代我要坚持服药,照顾好身体。但鉴于药物的副作用,我自感记忆力减退了,反应也变迟钝了,便自作主张减了剂量。又对教师的职业前景不乐观,自怨自艾,而情绪波动更诱发了癫痫发作。毎发作一次,病情就会加重一次,我的脾气随之变得古怪多疑,烦躁不安,而这反过来又加重了病情,形成了恶性循环。

好不容易熬到了毕业,分配在一所乡中教书。而我认定自己做不了“孩子王”,我的人际交往、口语表达和课堂组织能力很太糟糕了,加上自己有这个病,心里的阴云总也抹不去,自卑感严重(我琢磨着那段阴暗的日子我一定是得了抑郁症了)。面对不听话的孩子有时脑子里会一片空白,不知所措。这样下去我实在受不了,我会发疯的。于是我装病赖在家里,迟迟不愿回校面对那些调皮的孩子。不巧又遇上了车祸,所幸只有轻微的脑震荡,却坚定了我放弃教书的想法。于是瞒着父母偷偷给教育局写信,大意是我身患癫痫病,不能胜任教师工作,请求给我安排另外的工作。到底是刚从校园里出来的小后生,没有社会经验,想事情简单天真,以为只要不教书,即便让我在食堂里烧菜做饭也愿意。然而事情的结果并未如我所愿,教育局抓住我“生病,不能胜任教师工作”这一点竟将我的档案退回了大学。我哑巴吃黄连,等于自己丢弃了“铁饭碗”,从此将面临失业在家的窘境,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想想自己好不容易考取大学,父母本指望我有出息,可我竟从“米箩”跳回“糠箩”,还有什么颜面面对父母,面对家乡的父老乡亲?我痛苦万分,整天呆在家里,不愿出门。老实巴交的父母见我这个样子,心急如焚,却拿我没辙。可以想象,亲友或乡邻一旦问起他们儿子的情形时该如何作答,他们的心情决不会比我好受的,因为我给他们丢人现眼了啊。可惜我当时并没有多想父母的感受。

往事不堪回首。好在心头的乌云早已驱散。而在这其中父母忍气吞声,东奔西走,找关系托人情,求爷爷告奶奶,为了我这个没出息的儿子不知饱尝了人间多少辛酸冷暖,还要担忧我的病体,强作笑脸安抚我,现在想来他们实属不易!而我竟依仗自己翅膀硬了,全然不顾及旧情恩念,为家庭琐事跟他们赌气翻脸,抱怨他们不顾及我的感受,甚至心里还责怪父亲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对我冷眼相待,不给我“疗伤”,而我明明知道他木讷寡言,不善沟通!从父母的角度看,我又何尝考虑过他们的感受呢?我节假日不记得问候他们一声,离家这么近也懒得回去探望他们,他们年老了,体弱多病了,我心里牵挂过他们几回?真正关心过他们没有?想想我发病的时候,父母陪伴在我的身边,呼唤我的乳名,抚平我的创伤,从他们焦虑忧愁的眼神里可以感受到他们无尽的爱意。而我却一而再地伤他们的心,我于心何忍,我良心怎安?即使病愈的时候他们还得为我担惊受怕啊。可不是吗?听说吃胎盘对治疗癫痫有效母亲就通过熟人四处打听给我采来了胎盘,怕我难以下咽还亲自为我烹调,尽量加工得好入口一些……

如今父母已届古稀,我也成了19岁儿子的父亲。父母在我生命的艰难时刻没有嫌弃我,在我人生的十字路口没有袖手旁观,在我生活陷入困顿之际默默支持,毫无怨言。他们留给我们的时日已不多了,做儿子的唯有多陪陪他们,生活上多关心照顾他们,尽自己一份孝心,让他们安享晚年。借此机会我要对父母说一声:爸妈,以前儿子不孝,让你们操心了,惹你们生气了,儿子知道错了,我没有设身处地站在你们的角度去明辨事理,我不该有私心杂念,不该任性伤你们的心,不该对你们这样那样的苛责,更不该不闻不问冷淡你们。从现在开始,我一定要改变自己,回报你们的养育之恩,让二老的晚年过得舒心幸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