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母爱

2015年06月0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_上海市宝山区 桂超翔

我和母亲都患有精神疾病,下面是我还没有得病,学生时代的故事。那时候,我真有点自卑,因为母亲,不过她给我的爱比常人高出100倍……

一次,在公园参加朋友的生日聚餐,大家齐唱生日歌时,我无意中发现母亲也在公园徘徊。她穿得脏兮兮的,手里拎了个破包,鼓鼓的,很是扎眼。

我不想叫她也不想让她认出我。于是我有意闪躲她的目光,尽量避开她的视线,但不巧,她还是看到了我。我俩对视了一秒,她似乎知道了我的心思。原本步履蹒跚的她加快了前进的步伐,想快速离开这里,离开我。

这时,路边正巧有个塑料瓶,她露出喜色,大步流星地走到那儿,俯下身,眼疾手快地把瓶子装进破包中。

说来也巧,我的朋友中有人目睹了我母亲拾废品的全过程。他就叫开了:“快看!小桂子的妈妈在拾废品哦!”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认错了吧,我妈才不会干这种下三滥的事。”其实我心里知道她就是我的母亲。

他狡黠地一笑,说:“不信,咱们过去问问?”听到这句话,大伙儿兴致骤起,都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我母亲,我是不是在吹牛。于是向我追问不休。我本想搪塞过去,大伙儿自然不同意。无奈之下,我只好唯唯诺诺地答应了。

大伙儿走了过去,一人主动上前搭讪道:“阿姨,你是不是小桂子的母亲呢?”她顿时语塞,呆了片刻。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母亲千万不要承认啊!

“你们搞错了,我不认识什么小桂子。”她“嘿嘿”一笑道。

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一脸惊喜:母亲你实在太聪明了!

很快到了我过生日的那一天,我也办生日聚餐在一家便宜的小饭店,朋友请得不多。这顿饭足足花了我135元,相比之下,我的这点钱比上次的花费只能算个零头。当然钱是父母给的,他们知道我是要面子的。

吃完饭,我和朋友又闲聊了一会儿,回到家,天已很暗了,母亲却一直坐在椅子上等我,因为她特意为我15岁生日准备了一份礼物——一部我梦寐以求的手机。

我顿时笑逐颜开,惊讶地问:“妈,你哪儿搞来的手机,不会是山寨的吧。”

我这一句话把母亲气得急瞪眼,但她还是温和地说:“翔翔,这是我捡了3年的垃圾换来的血汗钱,从你3年前无意中说想要一部手机的那天起。”

被母亲这一说,我陷入了沉思中:3年来母亲起早贪黑,不怕刮风下雨出门是去拾废品,但在她口里却说:“我出去锻炼身体,早上傍晚空气好。”那天在公园……我应该早点猜到。

现在听我父亲说,当时家里特别苦,我下岗,你妈病退,两人加在一起一个月就500元,还要养你,供你上学。但给我过个生日父母居然……

为了我的面子,母亲不认我;为了我的尊严,从不撒谎的她头一次说了谎。母亲对我从来没有过分地苛求或太多的奢望。相反,我一直在吸取她们的“心血”。

母亲对我煞费苦心,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每当放学,饥肠辘辘的我回到家,一顿朴素的晚餐已准备好了,而我对此一直无动于衷,认为是父母该做的事。母亲总亲切地鼓励我:“翔翔,你要认真学习,将来才会有出息……”而我却……

想到这些,我一把将母亲拥进怀中,母亲脸上荡漾起一丝微笑,我则流下了眼泪……

10年后,回想起当年,母亲说:“当时她想过自杀。”我听到母亲这句话,说:“妈,为了我,你一定要活下去,你下半辈子我一定对你和爸爸好!”这时我看到母亲脸上的皱纹舒展了……现在父母双双退休了,我来到阳光家园进行康复治疗,一家子过得非常幸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