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母亲,是我“宣判”了您一生的“无期徒刑”

2015年06月0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于茗和母亲

作者_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 于茗

在我的面前,有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那是我亲爱的妈妈您刚刚参加工作留下来的影儿。那时您还不到二十岁,您那双明亮的眼睛含情默默,艳若桃花的唇略带微笑。这张青春的脸上写满美好的憧憬,带着阳光般的希望。您说,那时您不仅是单位里的三八红旗手,还爱唱爱跳,每回厂里举行文艺演出,总少不了您的身影。每到周末时,您便和同事整天整天地去逛商场,商场中的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您总也看不够。只是那时钱少,您一件都舍不得买。您要努力挣钱,将来当了妈妈,如果有了女儿,等到周末时要和女儿一起逛商场,和女儿一起交流购物心得,您还要为女儿买好多好多衣服,要把您的女儿打扮成一个漂亮的小公主,走在大街上,让所有人都对您的女儿驻足回眸。

结婚后,您像所有的初为人妻者那样,盼望能生个健康可爱的小宝宝,您像所有的母亲那样望子成龙,希望您的宝宝长大后能出人头地,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

然而,一切美好的愿望都在那一天残酷地画上一个终止的句号——1982年6月30日,是您分娩的日子。这一天,终于在您急切的盼望中姗姗而来了。然而,上天和您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改变了您那原本前程似锦的人生——由于难产,导致宫内窒息,您生下了一个患有脑瘫的女婴,医生断定这个女婴一生都要在床上度过,完全不能自理。听到诊断后,您完全吓傻了,您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为什么会是这样。有那么一段时间,您的思维出现了短路,就像电视节目本来演的好好的,突然没了信号,出现了雪花点。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抱起女儿的,只知道女儿对您很重要,无论如何您都要将我养大。亲朋好友、甚至连为您接生的医生都劝您把孩子放弃,而您却流着泪地直摇头,紧紧地把苦命的我搂在怀里。您低下头,亲吻着女儿可爱的小脸,心里默默地说,可怜的小闺女,妈妈会好好爱你,等你长大以后,妈妈一定要治好你的病。

然而,您怎么也想不到,选择了养育我这个残疾女儿,就等于亲手埋葬了自己的青春,埋葬了可贵的自由,您将自己的一生囚禁在无形的牢笼中,永无出头之日。

我不会吸吮母乳,您就把您充足的奶水挤在碗中,用小勺盛起奶水和着自己心痛的泪水一同喂进女儿的嘴中。由于我吃奶时也是不停地哭闹,因此我总也吃不饱,睡不了长觉,您总是把我抱在怀中,身体不停摇晃着哄着我睡觉。每当我睡着时,您想把我放在床上,稍稍地休息片刻,但我的脑袋一挨到枕头,就立刻从睡梦中醒来,哭闹不止。您只好把我整天抱在怀中,一刻也不能闲着。

我一岁半了,该上幼儿园了,但因残疾,园长拒收我。幸好那时厂里照顾您,您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带着我。每当做完本职工作,您都会搀扶着女儿,教我学走路。全国各地的有名医院您和我的父亲都带我去过了,江湖医生你们带我也拜访过,但总像有一盆凉水从你们头顶泼下,让你们整个身体都凉个透。花钱劳累不说,我还要遭受无尽的疼痛,结果一点效果都没有。每当看到我忍受疼痛时,您这个当妈的犹如万箭穿心地疼痛,泪流不止成河,使在场的人无不受其感染。所以,您和父亲对那时的医学彻底地失望了,只能依靠你们自己的力量改变我的命运。

您利用工作时空闲时间搀扶我学走路。记得那时的情景就像当年红军抗击日寇那样打了一场一连几年不断的“持久战”,您带着我曾冒着烈日,顶着严寒、风雨无阻地坚持了下来。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也许是您那颗不放弃、不抛弃的恒心感动上天了吧,使我在五岁那年终于能独自走上了一小步。

我会走路了,您就教我识字,算术。您发现我的思维没受影响,记忆力强,教过我的字我能过目不忘,教我的算术能举一反三。就这样,在您的指导下,我在二年的时间里就学会了小学一至五年级的全部课程。然后,您又手把手地教我握笔写字。当您看到我那比较灵活的左手食指因长时间的写字而磨出来的血泡时,您心疼极了,您多想阻止女儿不再忍受疼痛地练下去,哪怕我永远也不会写字,又能怎样呢?但理智最终战胜了那深深的母爱,使您没有阻止我练习写字。记得那时每当我写字时,您都把脸转向别处,不忍去看我。就在您的鼓励下,我用了三年的时间,将左手的食指磨出厚厚的老茧,才写出歪曲的字迹。

那几年里,您就像坐牢的犯人一样,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自从有了我以后,您几乎从没去过公园、没参加过同学聚会,除了给我买衣服外,您几乎不去商场。那时的您每天就像一台机器一样,时刻不停地运转着,没有一刻闲暇时间。您白天要一边工作一边帮我锻炼身体,晚上还要做饭,洗那些白天被我的口水浸湿的口罩,直到很晚才能躺下睡觉。从某种程度来说,您的境遇还不如一个犯人,因为犯人每天还有一个放风的时间可以自由活动,而您竟连一点出去“放风”的时间都没有。以至于您以前的那些同学见到您就问:“结婚后你到哪儿去了?怎么咱们同学总看不到你,还以为你失踪了呢。”每当您说完自己的境遇后,她们又会不理解地挖苦一番:“活该,你这么累,完全是你自找的,早知道这样,你当初就不该养她。你想过没有,等你老了后,谁来照顾你们,谁又会照顾她呢?”一连串的问题,让您不知如何去回答,久而久之,您已不去理会他人的提问与议论了,只是一如既往地宠爱着我,生怕您那宝贝闺女受到一丝的委屈。

在我10岁时,您就决定送我上学。可是这件事却遭到了多人的反对,就连我那亲生父亲也不止一次强烈地反对过。但倔强的您还是一意孤行,费了好大的周折才让我进了校门。

我一上了学,您的一颗心也跟着飞进了校园,且不说一天四次的接送我上下学,您还要在每个课间带不能自己方便的我去卫生间。那时,您的工作单位就在我的学校附近,以至于您在单位都没有心思工作,耽误了工作的进程。为此,领导曾经警告过您,还扣过工资,但您依然痴心不改,心系学校,心系着我。在一起工作的同事也被您那伟大的母爱深深地感动了,偶尔也会在工作上帮帮您。

每天中午和晚上,都是您接我回家的时候,也是嘲笑和讥讽四起的时候。每当我坐在自行车的大梁上,由您推着回家的时候,一些家长甚至有的老师,毫不避讳地当着我的面质问您:“你送她上学,她能学会啥,这不是在浪费金钱和精力吗?就是她学习再好,又能干啥,还不是要一辈子呆在家里吗?”一连八年,我们每天都是在这些嘲讽与质问中,“迎来送往”地上学回家的。面对这刀子般地嘲笑,我都有些动摇了,不想再上学了,但我不知道您是如何硬如钢铁般坚持下来的。整整八年,您从没让我落下一堂课。

99年,我因一场重感冒,终止了求学生涯,退学呆在家中,而您也提前内养,告别了您二十几年的工作岗位。在外人看来,退休在家的您这回能轻松不少了吧。实际上,您并没有真正地轻松下来,每天都因照顾我和这个家而忙得不可开交。您每天一睁开眼,就开始了劳碌的一天。做饭、擦地,帮我穿衣、帮我洗脸梳头、喂我吃饭、陪我出去散步……似乎您的一天都在为我忙,从不为您自己留些空闲时间。

现在,看到我的身体恢复得这么好,又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还在文学写作上得到了不小的收获,您脸上露出自豪的微笑。我发现,您在欣喜的同时已然老了许多,那头乌黑的发上增添了几丝霜色,原本光滑的额头上也略横过几丝皱纹。但现在您依然在为我操心,您希望我能找到人生的另一半,得到一个好归宿。

母亲,我亲爱的妈妈,您这一生为我这个残疾的女儿牺牲了很多很多,我却不知该如何报答您。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我们还能做母女。不过,我们的角色要互换一下,我来做妈妈,您来做女儿,您说好吗?那时我会像今生您宠爱我这般宠爱着您,为您献出我全部的母爱!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