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的蹲行侠妈妈

2015年06月0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QQ截图20150601120502.jpg

作者_刘爽

第一章 养育篇

我的妈妈是一位身体残疾的妈妈,她不能站立和行走,只能在地上近似爬行一样地蹲着行走。妈妈在她50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享受过挺直身子站立和大步行走的权利。她用蹲行的方式去走自己的人生,她还用“蹲行侠”给自己取一个网名。试想,这个世界谁如此有勇气和胆量?自己连站立都不能,竟然还高调又高昂地号称“蹲行侠”啊!一个“侠”字,怎么可能和一个重症残疾的人联系在一起呢?难道是一个病残的侠吗?是的,一个病残的侠,一个勇敢豪迈的侠!而且,还是一个女侠!

世上绝无仅有的“蹲行侠”!世上绝无仅有的“蹲行侠”妈妈!我幸运地成了“蹲行侠”妈妈的女儿,因此我也是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女儿!

24年前,身体严重残疾的妈妈不顾医生的劝阻,她就是想给我健康帅气的爸爸一个完整的家,让爸爸为人夫为人父、享天伦之乐。宁可“大命换小命”去逾越生命的禁区啊!当我生命的种子终于在妈妈的母体里着床时,她知道自己在命运面前,又一次胜利了!随着胎儿的日渐增大,妈妈瘦小的身躯不能承受,痛苦万分。她呕吐着,将刚刚咽下的食物全部吐出,连苦胆水都不剩;她的心脏本来就被变形的腰椎压迫得不正常,现在又多了我一个人的负担,妈妈常常头晕目眩、呼吸不畅;她总是从正在写作的桌上,摔落到地上,在地上都没有醒过来。我的父亲大惊失色,赶紧将她急送医院,好在都是有惊无险地过去了。妈妈蹲行时,隆起的大肚子,阻挡她的脚步,妈妈还骨溜溜从楼梯上滚下去。好在生命的顽强和妈妈的勇敢,我都在妈妈的肚子里安然度过。

在一个冬天的早晨,我终于降临这个世界上。妈妈欣慰地看到我是一个健康聪明的孩子,她曾经在无数次的噩梦里,梦到的是我可怕的样子。总是担心腹中孩子的残缺或者不好的遗传,现在妈妈终于可以放心了。她再一次证明自己是能行的!短暂的10个月的孕育后,妈妈更加漫长的对我的养育和教育开始了。爸爸为养家糊口不得不外出打工,家里只有我和妈妈了。在我还不能走路时,妈妈用一根布带子将我缠在她的背后上,蹲行着为我洗衣做饭。妈妈的奶水不够,她蹲行着来到厨房的灶台前,一只手按住一只脚,另一只手就按住方凳,将身子攀到凳子上。之后,才能打开煤气灶,热牛奶。有一次,妈妈因为在凳子上没有坐稳,手一动滚烫的牛奶泼在她的肩上。妈妈的肩上留下好大的一块烫伤疤痕,也成为残疾妈妈养育我成长的一块永不磨灭的印记。妈妈在冰冷的水池里,给我洗尿布,洗好后她一步一挪地将一大盆尿布往凉台送,她被地上的水滑到了。本来她顺势要后仰的,如果后仰的话就会伤到背后的我。妈妈为了保护我,用力将身子前倾生生地将自己的面部落地。落地后的妈妈,鼻子被磕破,牙齿也被磕松动了,满脸的鲜血。吓坏的我哇哇大哭,特别是妈妈回头看我时,那彤红的血已经使她面目全非了。妈妈顾不得擦掉血水,解开后背的带子将我抱在怀里安慰着。妈妈的手冰冷,妈妈的血流在我的脸上,我也用双手紧紧抓住妈妈不放。

我很快就蹒跚学步了,妈妈看着我两条健硕的小腿,尤其我站立的样子,她看到的是未来的希望。妈妈依然用那根带子揽住我,系在她的身上,妈妈在前蹲行,我则附在她的背上,稳稳地朝前迈步了。在我的学步过程里,有时我摔倒时,妈妈也会被我带倒和我翻滚在地上;有时我躺在地上耍赖不想走了,妈妈说:“听话,快快站起来,快快向前走啊!”她的话音不高,却是坚定的、不容有一丝一毫地拒绝。我抓住妈妈伸过来的手,一次次爬起来、站起来,又附在妈妈的背上迈步走了。

第二章  教育篇

妈妈是一位残疾人作家,她的作品《太阳诞生》是写我的出生过程的。也是妈妈给我来到这个世界最初的礼物。为了读懂妈妈写给我的作品,我很早就在妈妈的教导下开始认字。妈妈给我读她的作品,我也在磕磕巴巴地读着、读着,直到我全部读完读懂。《太阳诞生》是我人生启蒙的作品,妈妈是我人生的启蒙老师。妈妈已经写出百万字的残疾人素材作品,在青岛市的残疾兄弟姐妹中间,被称为他们的“代言人”。

妈妈带着我蹲行着走出家门,来到家门外的世界,于是我看到了世界的精彩和绚丽,同时也看到和听到了这个世界的灰暗和无奈。妈妈告诉我,这才是真实的社会和生活,需要我去面对的。和当年妈妈蹲行着走出家门一样,一群人围观着她、嘲笑着她,还指指点点地出言不逊:“快来看啊,有人像狗一样在爬行啊!哈哈哈……”如今,幼小的我和妈妈也被一群人围住了,我们娘俩被牢牢圈在里面密不透风。“瞧瞧啊,这个当年的狗妈妈竟然有了狗孩子呢!又出来招人显眼了啊!”妈妈紧紧护住我,她甚至还温和地回答着人们:“请朋友们说话讲礼貌啊!我们不是狗,我们是人,我的孩子还小,请善待残疾母亲的孩子,谢谢!”那些人听到妈妈的话,有人还脸红了,悄悄溜走了。也有人过来搀扶妈妈,拉起我,我第一次看到人们的笑脸。我就此画了一副太阳与笑脸的儿童画,妈妈可高兴了,称赞我画得好,还特别夸我有灵性有悟性,可以将生活里平凡的美好加以联想,吸收转化成属于自己的东西。妈妈的激励也使我从小就拿起手中笔,在我家小屋的灯光下,与妈妈一起写作。

我是来自一个残疾人家庭、来自以低保维生的特困家庭,在当今所谓的“笑贫不笑娼”的世俗环境里,我们也是倍受歧视和冷漠的。妈妈因为重症残疾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还要担负很重的医药费、治疗费和住院费等,家里已经债台高筑。我不能像其他健全人家庭的孩子那样,拥有好的衣服、想吃的好东西以及上乘的学习用品。在他们骄傲的目光和显摆的话语里,我远远地避开他们,避开他们的嘲笑和奚落。我只能用多读书多写作,来弥补我与他们的不足和差距。每多读一页书每多写一行字,我的内心就多充盈一份。妈妈也将我收拾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简单的布衣和麻花小辫,他们都说我就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

在我们最困难的那年,爸爸从所在的自行车厂失业回家,妈妈病倒在医院里。我们一下子没有了经济来源,家里残的残、小的小,所有希望都坍塌了。妈妈从病床上支撑起身体,对爸爸说:“你为这个家付出得够多了,我不想再连累你,你走吧!”爸爸果然走了,头也不回地将我们母女留在医院里。那时的我只有13岁,无助害怕极了,眼睁睁地看着越来越远的爸爸的背影。妈妈的泪水猛然间喷涌而出,她唯有能做的就是将我拥入她的怀抱,久久不肯松手。有妈妈在,我们的日子还要继续。直到有一天,病房的门开了,是爸爸回来了。他说,在他刚刚失业之际,的确无法承受。在他出走后的这段日子里,静思熟虑之后,不能没有这个家,更不能将残疾的妻子和幼小的女儿抛弃。自己是轻松了,而良心和道义上是无论如何也过不去的,这样的日子难以维系。爸爸将我们母女一手一个紧拉着、扯着,生怕一个疏漏就会失去我们似的。我记住爸爸的话:吃糠咽菜我们在一起,生生死死不分离啊!

我从小妈妈就告诉我,丫丫,在你将来的物质上,妈妈是给不起你什么的,我们更没有任何背景,无权无势,如果你要改变生活和命运的话,就要全靠自己!我知道更明白,残疾妈妈将我拉扯长大太难了,别人都对自己健全妈妈的养育说伟大,而我对妈妈却找不出任何可以表达我的文字。

QQ截图20150601120550.jpg

第三章 榜样篇

妈妈既是我的人生老师,也是我的人生榜样和力量。在我小的时候,还没有轮椅高的我就推着妈妈,走进她残疾的兄弟姐妹中间。很多人劝妈妈,不要让我接触残疾人,很丢人!妈妈就问我:“丫丫,残疾人阿姨和叔叔,你感觉怎么样呢?”我回答说:“他们和妈妈一样勇敢,疼痛了,也不哭!”妈妈在他们中间采访、深入生活时,我和爸爸一起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我可以帮他们提手包、扶拐杖、推轮椅,尽管我满脸是汗,但他们夸我妈妈有一个好女儿、一个残疾人很好的后代,我的心里很甜。

我目睹着妈妈给他们写出很多呼吁作品,使他们的很多困难得以解决。一位侏儒症伯伯的女儿考上大学,因为学费的问题几乎就要放弃,因为妈妈的呼吁。这位姐姐被一位好心人关注被资助,得以顺利升学。侏儒症女儿就读泰山医学院,成为当时青岛市轰动一时的新闻,也是一个特别的爱心故事。现在,这位姐姐已经成为广东中山医院的临床医生。妈妈还通过自己多年在文学界和新闻界的好口碑,利用社会资源给兄弟姐妹们办好事办实事。在残疾人婚姻难的今天,妈妈知难而上,力争给他们去争取,机会、机遇和机缘。一位残疾人阿姨是单亲妈妈,独自拉扯着上学的儿子,很是艰难。在妈妈提供的相亲会上,一位外地打工者看上她,很快组成新的家庭。在残联为他们举办的“鹊桥联谊会”上,我和妈妈参加她的婚礼。婚礼上,新郎新娘给轮椅上的妈妈敬酒,妈妈的笑容可美了。

关于妈妈12年里深入监狱帮教,关于妈妈被警察成为“行走在深牢大狱里的蹲行侠”是缘于妈妈与一个叫婷婷的小女孩。婷婷比我小一岁,在她三岁那年罹患白血病,她的爸爸因为她筹集医药费偷盗入狱的。上个世纪的1996年,7岁的我与妈妈走进婷婷的病房里。那时婷婷的家住在我们的市郊,她的爸爸远在山东微湖监狱服刑,家里只有她和妈妈苦苦度日。病中在化疗的婷婷,见到我和妈妈的到来就如同亲人一样,一点都没有陌生感。她投入妈妈的怀里,告诉妈妈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要早早见到爸爸。婷婷的妈妈也向我妈妈哭诉,孩子的医药费一次次告急,眼看就要停针停药了。妈妈也急得跟着哭泣,妈妈对我说:“丫丫,我怎么就可以帮到她们呢?”我说:“妈妈最好的办法,就是您手里的这枝笔啊!”妈妈开心了“还是我丫丫懂得妈妈啊!”

于是,妈妈在婷婷的家里、病房里开始实地了解和采访。后来,妈妈的纪实作品《告慰天堂女孩:妈妈和爸爸不分离》发表了。而此时,婷婷已经遗憾地离开人世,因为最终也没有见到狱中的爸爸而死不瞑目。我与妈妈见证了年幼婷婷去世的全过程,为自己的生命而倍加珍惜。因为妈妈的作品,婷婷爸爸在监狱里读到后,监狱领导在2002年的春天邀请妈妈前往监狱帮教。这是妈妈第一次走进监狱,在春寒料峭里妈妈和她的残疾朋友以及婷婷妈妈,在夜里搭乘一辆送货车踏上去监狱的路途。这也是妈妈第一次去往千里之外的地方,我和爸爸在夜色里为她送行,担忧无比恋恋不舍。尤其妈妈到了监狱,不能带手机进去,我们联系不上她时,心急如焚,我一夜都没有睡觉。妈妈的帮教取得成功后,她还于2002年12月26日成立“青岛市残疾人牵手帮教队”,迄今为止是全国首个残疾人帮教队。12年里,妈妈率领残疾队员拄着拐杖、转动轮椅深入全国40多个监狱帮教,受益服刑人员百万人次。妈妈已经成为青岛市道德讲堂讲师,是全市42万残疾人中唯一的残疾讲师。

我已经长大了,为了回报妈妈,也为了给妈妈挣得一个好的生活,我现在远在澳门打拼。我每月都给妈妈寄钱,希望她过得好一些,也希望妈妈好好为自己治病。我最大的心愿和妈妈一样,愿她早日站立起来。

如果您想更多地了解我妈妈的事迹,可进入她的空间。妈妈的网名叫“蹲行侠”,QQ号是2399127093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