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妈妈,是我的双腿

2015年06月0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_安徽财经大学会计学研究生 代响玲

二十四年前,我的母亲忍受着难产的痛苦,生下了我,将我带到这个世上。后来妈妈有几次不经意地提到:“你这丫头,当年差点把我搞死……”当时的我,听了之后并没有怎么在意,她也并没有过多详细地跟我描述当时的状况。可是现在想起多年前的“母难日”,我感到愧疚、心酸,也感谢她的努力和勇气。

我的母亲25岁才结婚,这个年龄在当时的农村来说,已经是非常之大了。她那时得了非常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需要人伺候饮食,关节变形,十指都伸不开,即使到了夏天还穿着厚厚的棉袄。她不愿因自己的身体情况耽误别的好男孩,后来便草草嫁给了比她大好几岁、长相粗陋、家境贫寒的父亲。她的婚姻是不幸的,但多年来一直苦心经营,任劳任怨地为着自己的家,为了自己的孩子而活。婚后的几年当中,她的身体居然奇迹般地好转了很多,她常常叹息:“早知道我的身体会好,我绝对不会嫁到这,我现在只是为了我的小孩……”是的,她为了自己的孩子选择了坚持下去。

虽然家境贫寒,虽然父亲脾气总是暴躁,但是母亲总是以她的孩子能够健康快乐作为她生活中的最大满足。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一场意想不到的灾难降临。那是2000年1月22日,我因一场火车车祸失去了双腿。这个打击无比沉重。命运拿着一把锐利的尖刀,狞笑着,将我的人生划开一个长且深的口子,再无情地撒上一把盐。我怎么可能会遇到这样的灾祸?我的心像被生生地从胸膛里面撕扯出来,接着被命运之手甩到了冰冷的大海最深的黑暗之处。命运,真的要如此弄人吗?出过事情后,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可她很顽强地擦干了眼泪,用她温暖、坚强的母爱来呵护着我,宽慰着我小小的受伤的心灵。我躺在病床上,觉得自己是像在做梦,真的是我吗,我的双腿真的永远消失了吗,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碰到了这种事情?这痛苦的呐喊和疑惑,在我的心里久久回荡,得不到任何应答。我想了很久,抬头看着病床边的妈妈:“妈,我以后可怎么办呐?”妈妈低下头,强忍着眼泪,用她的手握住我的手,摩挲着我的手:“我的孩子,这不碍事,你以后还要好好过,我们娘俩都要好好活,要活出一口气……”在医院里,妈妈怕我着急,虽然花销很紧张,虽然她一字不识,但她仍给我买来我爱看的图书,抱着我走了很长的路途到公园边看风景……那段日子,为了弥补花销,妈妈边照顾我边在医院里给其他的病人当保姆,以此赚取一些收入,为此她常常在我和别的病人之间两头跑。我那时小,受伤之后逐渐任性起来,妈妈在照顾别的病人时,我有时会大叫着:“妈,妈……”她不得不从别的病房跑过来看看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其实我并没有什么紧急事,只是看她照顾别人,心里有种受到冷落的感觉。有一次,我坐在病房里又大喊起来,结果她很长时间才过来,我很生气,大声朝她吼:“我叫你,这么久才过来,哼,我死了你都不知道!”妈妈却没有说什么,满脸歉意解释着原因,我拉着个脸,不耐烦地听她解释着。后来,一位同病房的阿姨责备我:“你怎么能那么说你妈妈呢,什么‘我死了,你都不知道’,这样多伤她的心啊……”我听后,沉默不语,可是我却受到震动了,对啊,任性的我怎么能那么伤害爱我的妈妈呢……

出院后,我还要继续上学,可是没了双腿,我怎么才能继续上学呢?妈妈为了我的学业,用她那孱弱的身躯开始背着我去上学。后来实在背不动我了,就改用三轮车接送。上中学后,中学离家有十几里远,而且路况也特别差,路面坑坑洼洼的,每到下雨天便泥泞不堪。每天天刚亮,妈妈就骑着三轮车,把我送到学校里,晚上则又把我接回来。我们晚自习下课时间晚,每天晚上妈妈接我都需要穿过一大片田野,田野寂寥无声,又散落着各个坟墓。那么晚的时间段,路上无一行人,我不知道妈妈是怀着怎样的勇气一次次地穿过田野而前行!实际上她很胆小,她也承认穿过田野时,她很害怕,可是对于女儿的爱又让她克服了一切恐惧和疲惫!到了初三那年,学习时间紧,我不得不和其他家远的同学一样住起了集体宿舍。一个冬日的夜里,下过晚自习后,我像往常一样进了宿舍,等着妈妈来给我送饭。可是左等右等,妈妈还是没有来,我不得不好几次问宿舍中有表的同学,时间是几点了。黯淡的灯光下,同学们嬉笑着,打闹着,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睡觉。但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我的心却沉得很深,不禁担心起妈妈来。外面的雪下得那么大,路那么远,夜那么黑,妈妈一人,身边也没个人照应,我心里是又急又怕。宿舍的门每开一次,我就忐忑地看一次,好希望是妈妈的身影出现!门“咯吱”一声开了,是妈妈!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那一刻心情既放松又心酸!她脸上围着围巾,雪花散落在她的头上、身上。她用手拨开围巾,露出亲切的脸庞,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来晚了,来晚了,等急了吧,走路上车子太难骑了,路不好走……”她一边说着,一边拽开胸前的衣服,从怀里掏出给我带来的馍馍,“外面太冷了,懂得人直打牙骨颤,我怕馍凉,到这就不热了,饿了吧……”接过热乎乎的馍,那上面有妈妈的体温。感受着那温度,我鼻子酸酸的,不知道该怎么承受这厚重的母爱。在我由小学升入初中以后,便有不少人在这样劝说我妈,别让你这个闺女上了,再上学也是没有用的,这世界上有多少健全人,更甭提你闺女是个残疾了。妈妈面对这样的劝说,并不放在心上,她对我说,你一定要好好上,只有上出来了才能有出息,上出来给别人看看,也给自己争口气……妈妈坚定着一个信念,无论多难,她都会陪着我帮着我把学业之路走完。我不得不说,我们娘俩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终于把初中的三年给熬完了。我的中考成绩当年是全校第一名。我觉得我们娘俩的付出是有回报的。

进入高中后,妈妈为了照顾我的生活,放下家中的一切陪读。到了市里上高中,花销增大了。妈妈除了在学校里照顾我,还在校园里捡破烂。她把捡到的空瓶子、废纸、塑料杯攒起来,然后换成钱,以支付一部分我们平时的花销。有一次,妈妈从外面回来,她进了宿舍,我看见她头发乱蓬蓬的,最上面那一层的一根根头发横七竖八地躺着,脸上明显带着风吹日晒的痕迹。她疲惫地坐在我对边的床上,低下头,悉悉索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钱很凌乱,有直着的,有卷曲的,也有半折着的……她一只手握住钱,用另外一只手仔细地摩平每一张钱,那沓钱全部都是五元和一元之类的零钱。我看见她凌乱的头发也染上了无情岁月留下的花白色,憔悴的脸庞上也刻下了充满沧桑感的皱纹,陈旧的衣服看上去也是很无力地耷拉在她的身上。生活的艰辛在她的身上留下了太多太多的痕迹……望着她,我也不知为什么,我的眼泪突然倾泻下来。妈妈抬起头,看到我流泪,有些惊讶,问我:“你怎么了?”我只是看着她,没有说什么话。她突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也没有说什么,又低下头去整理手中的钱。

从高二的下半学期开始,我身体状况突然变糟,不仅全身骨头常常会刺痛得难忍,原先截肢处的旧伤口也是特别不舒服。关节疼痛让我连笔都握不住,伤口疼得让我坐都坐不稳。在煎熬之中,我在日记中写道:“为什么上天要一次次地摧毁我的健康?我只是想快乐地学习,为什么还要夺走我学习的资本?”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高考之后。在这段难熬的岁月里,妈妈带着我到处求医求药。因为病痛的折磨,每天晚上我回到宿舍,都要躺在床上用被子包着疼痛难忍的身体。当心情落到最低点时,妈妈总是用温暖的话语鼓励我,一切朝好的地方想。在那段晦暗的日子里,我能坚持过来,是靠妈妈的温暖的爱。她一个字不识,却常常克服认知上的困难,为我办成种种事情;她身体也不好,却常常抱着我和轮椅,上下公交车,上下楼层;她也有沮丧的时候,却常常用最温暖的话语给予我信心、勇气和力量;她最为节俭勤劳,却常常尽力满足我的需求,不让我做什么……高三的最后一年,她以前落下的关节炎病情又复发了,不知是不是经常在外捡破烂沾凉水和被冻的缘故,她两只手都伸不直,关节严重变形,连锁门都锁不上。她全身疼,夜里有时会疼得呻吟起来。可是,我的妈妈,就是在这样的身体状况下,却用她最坚强乐观的态度坚持着一切,仍给我阳光的鼓励和支持。因为她希望我最好。爸爸在那一年也遭遇横祸,他早年眼睛就落下痼疾,视力很弱。在干活时,因眼睛看不清,爸爸不小心从高处落下,腿部被摔成了粉碎性骨折。这样的话,妈妈又承担起了照顾爸爸的重担。她拖着病痛的身躯,要同时照顾爸爸和我,艰难的情况可想而知!妈妈是家里的顶梁柱,是家里的守护神。她用尽全力,伸开受伤的翅膀,为我们遮风避雨。

我是火车造成的残疾,铁路上是没有赔偿的,家庭经济又十分困难,家里无力为我安装假肢。妈妈多年怀有一个愿望:希望我可以安装上假肢,希望我可以再次站起来!可是当愿望被残酷的现实一次次击碎后的这个过程中,是妈妈推着我的轮椅、背着我、抱着我,走过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她就是我的“双腿”。当她逐渐年老,我也渐渐长大,她慢慢背不动了我。上楼梯是个特别大的麻烦,每次看到楼梯什么的,我们都十分发愁。我对妈妈说:“要不我就直接用手撑在地上,自己爬楼梯……”可她一听,脸色一变,不同意。我知道她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布满灰尘的地上用手撑着残缺的身体吃力前移,她受不了。她宁愿自己多累些,坚持要用自己的孱弱的脊背来背我。每次背我,她都累得满脸通红,气喘吁吁,艰难缓慢地迈开每一步。等到楼上,把我放下,她都大口喘着气,说不出话来,身上冒着热气,歇好长时间才能走动。每次趴在她单薄的身体上,听着她喘着粗气上楼,看着她因为背我而被涨红的脸庞,我都心痛不已。今生我最亏欠的就是我的妈妈。有时,我很无奈和无助,感到残疾的自己特别无力,也为操劳的妈妈感到心酸,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经常别人会问我:“你怎么不安装假肢呢?”我就很难过,感觉到现实是如此的严酷,曾经是那么坚信自己能站起来,或许它只是一个看似很美丽的却时时刻刻都在幻灭的泡沫罢了。每次出行,遇到困难和障碍,没有妈妈的帮助,我根本不行!我觉得自己被残缺所打败,痛苦之流在我的心里汹涌,无助的伤感让我倍感无力。妈妈背着我走过了一条又一条路,抱着我和轮椅上了一个又一个台阶,背着我爬了一层又一层楼……每次我问她:“你累吗?”她坚定地回答:“不累!”我知道她是为了宽慰她的女儿,不想让女儿担心,想要让女儿放下心中的负担。

当我失去双腿后,周围的村民视我为残废,预测我将会一无所用时,是我的妈妈顶住了种种压力,坚持着信念,一路支持着她的女儿“走”过来。当年我出事时,我还只是小学三年级,而如今我也快硕士毕业了,面临就业和求学上的种种困惑,她仍然陪伴着我面对一切。这么多年,中间的艰辛和磨难,不经历过就不会知道!经历过了无数的伤痛和磨难,而今伤痛和磨难仍然在继续,将来或许也还会出现,可是我的母亲却教会了我保持一种坚强的态度,教我拥有了一颗感恩的心灵,教我对未来永怀希望,永不气馁。多少次,人们常称赞我乐观且坚强。只有我自己才明白,我并非坚强也并非乐观——我的母亲才是最坚强的!这些年,我获得了诸如“自强之星”、“杰出青年”、“优秀学生”、“残疾大学生励志”此类的荣誉奖项。我反思:我真的能配的上这些称号吗?思考之后,我得出结论——所谓这些“自强、杰出、优秀、励志”这些形容词并不归属于我,它们统统归属于我的母亲!回首这多年,绝望和希望、痛苦和欢乐、寒冷和温暖、晦暗和光明,我感到自己常常徘徊于它们的边缘地带,多少次,我要用绝望、痛苦来困扰自己,要让自己身处于一个寒冷和晦暗的世界中,妈妈总会用她那温馨的目光关注着我,用她那无修饰的双手拉我回到温暖和光明之中,用她那永远都不退让的母爱赐予我希望,使我乐观起来。是妈妈,作为我的双腿,扶持着我“走”过来,我的每一步上烙下的,都是妈妈的脚印。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